看東看西》專欄 兩岸攜手 賺世界的錢

Share Button

謝永生/科技業者

台灣人的矛盾: 讓資金流出去,叫做淘空台灣; 讓資金流進來,叫做買下台灣; 讓人才走出去,叫做人才外流; 讓人才走進來,叫做木馬屠城; 人家賺你的錢,叫做欺人太甚; 人家讓你賺錢,叫做收買人心。

news1

民進黨雲林縣黨部為自經區開放農產品進口抗議。(許素惠攝)

據聞阿里巴巴擇定在紐約交易所上市,代號為BABA,預定八月八號上市。這件事情讓我十分感慨。

三十年前,我到華爾街上班舉目所望盡是歐美大公司,如今阿里巴巴的市值一上市就將成為美國第三大科技公司(僅次於IBM,ORCLE)。還有他的代碼為BABA,也明顯是紐交所特別給予方便,一般在紐交所上市的公司代碼都不會超過三個字母。我想對這件事情最懊惱的應該是NASDAQ,及香港交易所了。不過二十年的時光,大陸公司一躍而為世界之首,為各大交易所追逐的標的。撫今追昔,審時度勢,形勢變化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啊!

我也為台灣多年來在金融業缺乏作為,法令僵硬,自我捆綁,固步自封,早成亞洲第一大村落化產業而感到憂憤。每次與財金官員求取解藥,他們多半拿出自以為是的數據與小改變,拍拍自己的肩膀,恭喜自己,無視於自己目光如豆,視野如井底之蛙的事實。晚近,台灣的官員更是深怕與錢沾到邊,唯恐「圖利他人」壞了官箴。為官者無所作為,人民還能期待什麼大契機?然而台灣民情的荒謬也讓人不解,臉書上流傳著這麼一段話,很切實的描述了台灣人的矛盾:

讓資金流出去,叫做淘空台灣;讓資金流進來,叫做買下台灣;

讓人才走出去,叫做人才外流;讓人才走進來,叫做木馬屠城;

人家賺你的錢,叫做欺人太甚;人家讓你賺錢,叫做收買人心。

了解民情後,才知道「父子騎驢」的窘相,官員難為了。

台灣除了金融業早已被邊緣化外,沾沾自喜的電子代工製造業也都不再有優勢。台灣不能再瞻前顧後,躊躇不前了。台灣企業要埋首提高工業水準,發展關鍵技術。政府則要開放國際人才,活絡金融體系,帶動公共投資, 這樣也許台灣還來得及。昨天報載:這些年,台灣投資在大陸約有1200 億美元,而大陸只在台灣投資了10億美元。老實說,這不是人家不來,而是「熱臉貼了冷屁股」,是我們用盡各種方式將資金限制到沒有投資意義,不具任何營業商機可言。現在甚至嚴重到連政府自己也看不到投資效益,就更別提企業了。這些年台灣已是除了北韓之外,外資投資額最低的亞洲國家。每回我們討論對策,「逢中必反」的一方就別過臉裝作沒看見這個嚴重性。到今天,我們能不檢討過去的做法嗎?

台灣怎麼和大陸攜手賺世界的錢?

以中國的國家發展政策看,大陸肯定要扮演世界工廠的角色,以及發展以中產階級為主的內需市場。那麼台灣就要依此發展與大陸分工合作的模式。台灣要在工業上紮根,將關鍵技術做扎實了。這樣才能取代德,美,日為大陸提供生產時需要的關鍵的原料,精密的關鍵零組件。台灣現在談創新,但連關鍵技術及原料都仰賴進口,怎麼創新?我們也應該停止不斷地尋找下一個取代電子代工業的想法。因為製造業永遠在找更便宜的生產環境,往新興市場外移如水之就下,火之就燥,既自然又必然的選擇。以台灣現在的條件,怎麼贏?更何況產業空洞化正是台灣最嚴重的經濟問題,繼續發展代工業,只是延續問題而已。往下紮根,提升自家技術才是根本之道。台灣可以借鏡德國過去20年重振製造業的經驗,發展有優勢的精密技術,選擇有利機的產品,與中,印,及其它新興國家建構分工合作的模式。

張志軍說:「大陸領導人都願意讓台灣同胞首先分享大陸發展的成績,我們這樣做是真心實意的,我們並沒有任何一個想法要把台灣的經濟給吃掉」。90年代以來,台灣不斷的蹉跎先機,不斷的喪失主動權,以至於陷入今天的經濟困境。整天喊:「賊來了,賊來了」的人,至今也拿不出其他的辦法,只懵懂地說去哪裡都可以,就是不能去中國。開放誰都可以來,就是中國人不能來。請問二十年了,這樣的做法,給了我們什麼好處?台灣的經濟在1989年以前平均成長8.9%,之後平均成長不到4%。2000年以後更有兩年是負成長,導致老百姓薪資停滯,政府也不敢投資,企業出去了也不敢回來。我們究竟在堅持什麼?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