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青年改變世界的新力量

Share Button

【聯合報╱社論】2014.05.31 04:14 am

從去年的「發現台灣社會企業」,到最近推出的「社企,讓青年圓夢」系列報導,聯合報系願景工作室見證了社會企業在台灣百花綻放的軌跡,並看到許多有創新能力、願意為台灣社會「共好」而付出努力的社企創業家。聯合報系也承諾,要以媒體角色成為推動社企的引擎,致力於台灣的正向改變。

「社會企業」是國際近年受矚目的新興領域,特色在於:第一,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的,讓「世界更美好」的使命遠在盈餘及股東利益之上,「股東資本主義」進化為「公益資本主義」。第二,社會企業以創新為基礎,尋找嶄新的經營模式;「開店賺錢」是收入來源,不接受捐款、不販賣愛心。「自給自足」是社企與傳統公益組織有別的基本判準。

也因此,帶有「淑世」理想的社會企業,與「千禧世代」的價值觀十足對味。新世代相信自己能做出改變,他們對網路、科技工具的掌握及跨界運用能力,使他們有優於上一代的創造力。最近台灣的學運,讓人們看到了這點;而年輕世代訴求更均衡的經濟發展及世代關係,或許也更能使他們思考社企精神,並找到本土化的發展模式。

改變世界有許多路徑。社運是以群眾力量直接壓迫體制,要求權力機構改變作為;社企則是以商業模式彌補政府失能、市場失靈的空缺;其行動對策是創造、解決,而非衝撞、破壞。這樣的「寧靜革命」,是用耐心、智慧來改造不良體制。

美國青年布雷克‧麥考斯基看到阿根廷貧童無鞋可穿,他的對策不是控訴,也不是募鞋捐贈,而是做起賣鞋生意:每賣一雙就捐一雙給貧童,六年已捐出兩萬雙鞋。

從非洲到南亞,各國社企人以創意及新科技改寫商業效益定義,其領域從環保、教育、就業、農業到保留文化記憶等,無所不包。社企創業家「發明」新職種、新產品、新經營模式,隨著不同地方的需求而彈性裁製;社企創業家看到社會的需要,將它變成「一門生意」,自己在其中安身立命,也幫助社會解決問題。

這場行動革命也正在台灣風起雲湧。根據調查,台灣約一成五的社會企業是由年輕人組成,卅五歲以下的青年世代,比起上一代更可能投入社會創新與實踐。除了知識與熱情,青年投身社企,更需要政府因勢利導,使「青年+社企=社會共好」的方程式能夠運作。

此次本報「社企,讓青年圓夢」採訪團隊走訪亞洲社企發展的領頭羊:南韓、新加坡、香港,三地的共通特色是皆由政府扮演推手,提供法令、建構制度、給空間、給資源連結,遂能在數年間取得不錯的社企榮景。馬總統近日宣示制定社會企業專法的必要性,行政院也將提出「社會企業行動計畫草案」;對此,我們期望政府要掌握四大原則:

第一,務必提高負責層級,整合政策工具,勿僅將社會企業視為解決青年失業的救急工具,那只會使社企做小。最近行政院出面,在勞動部之外,拉入原本興趣不大的經濟部、衛福部,擴大視野,這是好的開始。

第二,修改公司法或儘速訂定專法,給社會企業適合的法律位格,協助NPO(非營利組織)、NGO(非政府組織)轉型社企,以減輕社福補助負擔。民間人士建議,可在既有的商業公司、社福組織之外,再加上「公益公司」的選項,類似美國「Benefit Corporation」,明文要求定期發布公益報告,從公益觀點評估績效,以確保「公共利益大於股東利潤」的初衷不會變質。

第三,要有新思維,勿重蹈南韓以證照制度箝制社企態樣、又以補助及津貼扭曲其原應自立的商業模式,以免扼殺了社企發展的多樣性。

第四,納入企業角色,讓企業有適當管道提供經營智慧,乃至參與資助社企創業者的「第一桶金」。

我們樂見政府將社會企業列為馬總統任期最後兩年的重要政策,將社企視為解決社會問題的夥伴,並支持民間豐沛的社會力。我們也希望在野黨有此共識,勿杯葛相關修法,以便使青年改變世界的理想與熱情能找到實踐的出路。

全文網址: 社會企業:青年改變世界的新力量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8711892.shtml#ixzz33HXkb68a
Power By udn.com

本篇發表於 佳文共賞,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