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的迷思 — 丘福隆 撰作

Share Button

從立委、政客、學者、名嘴等公眾人士在媒體上的言行表述可知,他們的能源常識與觀念大都茫然失據欠缺不全。若任由他們瞎猜、主導或制訂能源政策,國家一定要糟。本文將就他們常犯的一些謬誤迷思簡述於下。

迷思一:政府一再恐嚇人民會缺電,但十多年來缺電預言從未成真。

解說一:政府的預測基於正常經濟發展與用電成長。不幸的是,過去十多年來台灣的耗電產業持續出走,經濟成長低於預期,造成就業率與實質薪資下降等嚴重問題的主要原因之一。遭逢逆境,拼經濟之心不可無,在推動再生能源與節電措施努力有成的情況下,缺電雖未發生,政府仍應以經濟向上用電量增加做預測。因此,政府的缺電預測並非蓄意欺騙恐嚇。

迷思二:太陽提供永無休止的免費熱能。只要架起太陽能板電能即來,既不排碳也不生毒,是一切能源的首選。再者,近年來太陽能技術精進,成本下降,更應大力推廣。

解說二:日照強弱有無立即影響太陽產能,故太陽能不能做為穩定可靠的基載電力;太陽能的轉換、運輸、儲存、配電等設備系統昂貴,故目前太陽能發電成本高出核能數倍;太陽能板怕颱風、水災、沙塵,其維修、替換、廢棄等成本均高;太陽能板占地廣大,地主們無架設意願;製造太陽能設備時,所產生的高污染與毒性問題解決不了,大量廢蓄電池亦無法處理;太陽能板架設後還有觀瞻,生態,環保等顧慮;歐美太陽能產業迄今一片哀嚎。

除非太陽能電價已低於核能電價,否則即使太陽能技術日益精進亦不應大舉推廣,理由是:“技術日新月異的產品必定更新快速,一代比一代便宜又好。若最早一次大量買入,非但當上高價購買的冤大頭,並且當上處理大量淘汰舊品的大笨蛋。”

美國教科書對「富人對社會的貢獻」有如此讚許的描述:“創業者大都財力薄弱無法量產。其製品或許新奇特異,但單價甚高。這時,只有好奇炫富的富人們會以高價購買使用,從而為創業者帶來收入,予其生機。”

當然,政府在能力所及下仍應協助、鼓勵、輔導國內再生能源產業,這與政府堅持識大體的能源政策並不衝突。

迷思三:如果十年前下決心加緊發展替代能源,提高能源效率,或許今天就沒有核能的爭議。

解說三:美國所有的電力公司都已耗費鉅資研發替代性能源逾半世紀,迄今仍得核能與水力最為廉價、高效、穩定、可靠的結論。因此,台灣研究院所在十年之內便能突破極限,研發出可行的替代性能源而造福全球人類的機率甚微。

迷思四:能源就是能源,無好壞優劣之分。只要總電量足夠便不缺電。

解說四:核能產電可以開之即來關之即去,小大由之,全天候開工,不看天吃飯。黃昏時分,瞬間萬家燈火齊開,核能發電可以應付這種突然用電量爆增的挑戰;再生性能源則無此穩健可靠的應付能力。

核能好比球隊中傑出的主將,他每場都得派上戰場;如果全派副將上場,則幾乎每場必敗。在價格上亦如此,每度電務必含低價的核能供電,否則電價會較高,增加人民的負擔,進而造成萬物齊漲民不聊生。此外,高電價亦使製作出來的產品難以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形成惡性循環。

換言之,電價高時多做多賠,節省用電不能解決賠錢的本質。

迷思五:核災太可怕,又不能做到零風險,核能電廠都必須關掉。

解說五:居家、外出、坐車、上班都有風險;風險是生命的一部份。吃西餐時,被旁人用刀叉殺傷的風險不是零;有生之年,地球被大隕石擊中的風險也不是零。因此,瞭解風險的機率有助於有效規劃人生,從而改善生命的品質。

依機率推論,海嘯發生在核四廠附近的機率低於萬分之一;若海嘯已經發生,襲中核四的機率也低於萬分之一;若海嘯已不幸襲中核四,會造成核災的機率亦不過萬分之一。總而言之,有生之年核四被海嘯摧毀成災的機率不逾兆分之一,而地球暖化的災難則現在已經發生。

迷思六:核安是騙人的把戲。理論推測無用,因為事實上核能先進國家,美國、蘇聯、日本,都已發生核災,台灣遲早也會發生核災,不能倖免。

解說六:事實記錄顯示,全球核能後進國家並未發生失控核災,充分證明只要按照規定操作,核能非常安全。美、蘇、日三國發生核災都是不守規矩官僚獨斷的人為因素所致。台灣核能廠作業人員素質優秀,操作記錄精良,核安程度超越一般國際水準。

進一步說,核子航空母艦與核子潛艇均以核能為動力,船上人員須終日與核能設備咫尺為鄰。這些艦艇亦須隨時面對軍火襲擊、海面碰撞、海下觸礁、天候洋流等威脅或意外的挑戰。由此可證,核能發電是極為安全成熟的技術與設備。

迷思七:馬政府下令核四「停工」而不是「停建」,一定又在搞名堂。

解說七:核四停工後,核四仍在臺電的資產賬上;若核四停建,違約賠償、法律纏訟、材料報廢等諸多問題立刻襲來,增加全民沉重負擔。

不由分說,政敵的態度往往是「那裡會使執政者傷痛,便往那裡使勁」。雖然,爭取選票與執政應憑仗有利於全民利益的政策論述,但是,這顯然不是當前在野陣營能力所及,也不是他們的政治素養。因此,人民不可把政治性批判當作科學性論述考量。

迷思八:既已決定核四停工,何必再花錢安檢後封存?再者,不放入燃料棒怎能做安檢?可見政府又在騙人。

解說八:安全檢查分很多層次,包括原物料、半成品、組合系統、局部結構性能、模擬測試等。譬如高鐵、飛機、導彈或衛星,在啓動前都必須做周全長久的多層次安檢,核電廠亦然。

封存核四前的安檢與封存高樓大廈前的安檢有類似之處:“把最後一塊磚瓦,一片玻璃,一扇大門等補齊,免得風灌雨漏雜草叢生;把安全系統裝上鎖定,免得盜賊侵入毀損國產。”這是屬於必要的小額投資,藉以確保未來有運用必要時,可節省三千億元資金以及十年以上的寶貴時間。

若按原先計劃,核四運轉每天收入約一億元。如今被迫停工,於是封存起來以便讓未來有選擇的餘地,當屬經濟合理。再說,若核四就此停建鏟平,那豈不是成全那些名嘴人等,讓他們的謬誤迷思得到毀屍滅跡的大好機運?

2014年5月14日於洛杉磯                           丘福隆 撰作

本篇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