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觀察/廢核,德國憑什麼?

Share Button

記者江睿智

馬塞海姆鎮擁有一座太陽能發電廠,在夕陽照射下,與鋪蓋在草地上薄霜,相互輝映。

廢核,從來不是一場政治嘉年華會,絕對不是趕流行,更不是把核電拉下馬後,就拍拍屁股沒事了。理性、重思辯的德國人十分清楚,能源轉向是要付代價的,德國人民選擇忍受高電價,並願意花費一兆歐元、約占德國三分之一的GDP,以長達40年時間來完成,並得力行節能。

台灣人對德國推動能源轉向的印象是:再生能源蓬勃發展,到處見得到風車和太陽能發電,可以自己選擇電力公司及發電能源,甚至在家裡發電、賣電…這些美麗又進步的思維,一直為台灣人所欽羨。

在長達20多天採訪旅程中,聯合報採訪團隊拜訪反核家庭密特勒和霍爾徹家,在他們家,反核不是口號,而是生活方式,身體力行節能,寧願享受少一點。

飄著雪的冬天,我們拜訪馬塞海姆小鎮,聆聽布朗鎮長細數小鎮如何一點一滴力行節能。儘管只有五千居民,布朗鎮長一點也不小看自己,他說,「廢核,小鎮和老百姓也要自發性參與」。

即便抱怨高電價,德國民眾沒有激情謾罵,更沒有因此而拒絕負擔廢核代價之意。我們來到富裕繁榮的巴登符騰堡邦,讓人意外的是,這裡是「務實的綠黨」在執政,他們沒有關閉火力電廠,甚至還興建火力電廠、天然氣電廠,從法國買電,只為確保該邦的經濟發展及穩定供電。

德國人一向務實。廢核不是一時興起、不是莽撞,不是流行的口號,而是有計畫、按階段的落實,早在2000年之前,就開始推行再生能源,為廢核鋪路,並擅於利用位在歐洲中心的優勢,盡所有努力在經濟發展、電價上漲及穩定供電之間,保持動態平衡,德國人廢核,但是並不盲目。

即便能源轉向在執行上出現落差,包括電網建設不足、再生能源收補貼過高、民生電價高漲等問題,但從官方到民間,執政黨到在野黨,從不迴避艱難問題,更不會刻意遮掩某些事實;因官民有高度共識,能源轉向遭逢的各種艱難,必定會找到解決的方法,最終達到廢核目標。

我們看到德國人廢核的決心,從政府、家庭、企業,鄉鎮都全力以赴,全民都參與其中,共同承擔一分責任。

在結束採訪任務,搭上回台的飛機時,問號突然浮現眼前:台灣人是否具備了如德國人民堅強意志與決心?是否準備好要承擔代價?你、我是否願意奉獻一己之力於其中?廢核之後的「真實的台灣」,我們是否願意、並學習如何去承擔?

弗萊堡可容納24000人的足球場,屋頂上2200平方公尺,裝滿太陽能光電板,賣給電力公司。

“若對環境好 這電價不算高"

寒冷又灰暗的空氣籠罩大地;去年大選期間各政黨政治人物熱烈談論著要抑制民生電價上漲,口沬橫飛的景象早已煙消雲散;就在冬天飄下第一場雪前,眾所周知,今年德國電價將繼續上漲。

德國民生電價是歐洲第二高,僅次丹麥,2013年每度電達新台幣11.5元,是台灣3.7倍,高電價在德國已成政治議題。因為政黨間無法達成共識,德國四大輸電網營運公司已宣布,今年電價帳單上再生能源附加費,每度將調升0.96歐分,對於一年使用3500度三口家之家來說,將增加34歐元,約新台幣1393元的電費。冬天的柏林威丁區、老舊公寓的霍爾徹家,客廳昏暗,只在角落工作桌開一盞小燈,透露出主人的節電習慣。霍爾徹家一家三口,住在86平方米公寓裡,全部採用綠電,一個月電費76歐元(約台幣3136元)。

在公家機構上班的男主人堤爾曼說,「我們用電非常少,都是買節能效率最高的家電,不用洗碗機、烘衣機,因為太耗電」;這家人也不買車,而是採用car-sharing(類似Youbike概念,租車並可在定點取車)。太太多琳娜在NGO上班,她教導3歲的艾利亞反核與節能的觀念,也鼓吹親友改選用綠電。

來到柏林的市區,密特勒家住公寓頂樓、凱瑟琳和先生丹尼爾擁有一對可愛兒女。他們對目前民生電價高漲有很多批評,認為是電力公司未將利潤回饋給消費者。然而密特勒家仍然堅定反核,夫妻倆都有節能意識:採節能家電;頂樓閣樓開天窗,減少用燈;客廳玻璃換厚硬的隔熱玻璃,以防熱能外洩。

凱瑟琳說,暖氣只有早上起床到八點才啟用,溫度設在19度C;直到小孩下午三、四點放學後才再開暖氣,「晚上睡覺不需要暖氣,因為都在溫暖被窩裡」她說。

弗萊堡有德國「永續之都」美名,在社區Vauban,房屋之間、門前不作停車場,留給小孩和行人。

綠電保證收購 全民承擔

即使生活中落實省電,電價仍是全民面對的事,德國聯邦經濟部不願具名官員表示,不用核電,以再生能源替代,電價一定會上漲,「未來德國電價不會便宜,只能穩定,少漲一點。」

「電價每年漲,每次漲完,很快宣告另一波漲價,」31歲的瓦勒莉(Valerie Modes)不禁抱怨,「電價漲,瓦斯、暖氣也跟著漲,接著又是火車,漲得比電價還多。」瓦勒莉在大學擔任助理工作,高漲電價對她已形成負擔,「我改用節能燈泡,白天也經常不在家,但每年還要補繳500多歐元電費。」

德國經濟研究所(DIW)能源專家肯佛(Claudia Kemfert)分析,德國電價高漲,主因是發展再生能源,對綠電生產者提供20年固定價格的保證收購,這就像揹了一個包袱,在德國家庭電價帳單上,每度28.73歐分電價中,再生能源附加費為接近1/5的5.28歐分。

德國再生能源多在北部,有競爭力產業多在南部,必須興建超高壓電綱將北電南送,要廣建中高壓電網聯結,在北海發展離岸風力發展,也須興建海底電纜,將海上電力送往陸地上。根據德國經濟部估計,德國需要興建2800公里長的全新電網,升級現有2900公里電網,估計未來十年須投資1000億歐元。負責興建電網並確保能源供應的德國聯邦網路局長荷曼(Jochen Homann)不諱言指出,這些費用將轉嫁到電價帳單上。

德國已宣示2022年將全面廢核,德國聯邦經濟部在其新能源政策白皮書中明白表示:「能源轉向不是免費午餐」。除了部分反映在電價帳單上外,德國政府亦編列其他預算投入能源效率提升、家庭設備節能與更新、以及新能源開發等等。

儘管德國人民負擔高電價,依然堅持如期廢核。「2022年一定要廢核。」56歲裁縫師傅領班洛夫(Rolf Schlegel)堅決地說,「為了廢核而導致電價高漲,是可以接受的,就像吃東西一樣,吃什麼選什麼,選擇品質較好的,就比較貴。」他認為,「若是對環境好,以德國目前電價不算高。」

31歲的物理學博士馬漢寧(Markötter Henning)是個堅定反核者,他的收入稱得上不錯,他和妻子及剛出生女兒,一家三口住在56平方米閣樓,省吃儉用平均一個月電費是40歐元(約台幣1655元),「電費占生活費用比重很小,」馬漢寧說,「目前電價可以接受,其他項目漲得更厲害」。

德國最大風場Havelland,在這片原野有壯觀的86支風車,年發電量可供約6萬戶家庭全年用電。

2022廢核 政治民氣合一

德國社會反核意識其來有自,1986年車諾比核災事件幾乎是德國人心中共同的陰影。當時小學四年級的彼得(Peter Spengemann)印象很深刻,「不能出門,很怕淋到雨,不能喝牛奶,必須要拿去檢驗,十年內香茹都不能採…」。

聯邦網路局長荷曼表示,德國長期以來都有反核情結及運動,車諾比事件讓民眾感受到不安全,2011年311福島事件,讓德國人民馬上意識到:「不要核能!」反核情緒馬上被挑起,政治只是反映了老百姓的要求。2011年日本福島事件發生後,原本要將核電廠延役的梅克爾政府,一夕轉向,宣布在2022年全面廢核。「這目標在政治上已然確定,老百姓也全然了解,一定會達成,」荷曼說。

去年八月大選前德國聯邦消費者保護協會發布一項民調顯示,仍有高達八成二德國民眾認同能源轉向。德國廢核,已沒有回頭路。荷曼說,「對德國來說,艱難的是,廢核已花掉大把銀子,如何有經濟、有效率方式達成,讓大家少付一點錢」。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