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評論:又是教育惹的禍?

Share Button

「教育失敗」、「都是教育出問題」,是不少人討論社會議題時最常脫口而出的答案,新北市長朱立倫日前就表示,當前社會所有問題,歸結起來都是「教育」出了問題,「與其怪孩子,不如怪我們給他這樣的教育」。

朱立倫市長看似權威的社會病理學診斷,說到底其實就是一種「唯教育論」,朱的看法清楚說明:即便身為舉足輕重的民選首長,高官對社會問題的見解似乎沒有超出一般人的認知。

我們以為,包括朱立倫在內,任何掌握政經資源分配權的政治人物,提不出解決國家困境的對策,卻以廉價的「唯教育是問」一語帶過,除自暴想要藉此轉移施政不力的意圖,無形中其實也反映了統治集團對教育本質與教育目的的想像,而這顯然比「唯教育論」更值得深究。

國家究竟哪裡出現問題?
在討論台灣教育前,必須先釐清的是,當前台灣社會究竟出現什麼問題?這些問題真的都是因為教育惹的禍?
如所共見,政治上,台灣已然陷入惡性循環的政黨惡鬥,在經濟發展與社會分配上,則有日益惡化的貧富差距、以及勞動市場的低薪化與派遣化,此外,世代正義問題、少子化與高齡化問題、土地正義、環境永續、住宅政策等,也都面臨極為嚴峻的挑戰,質言之,台灣已然面臨全面性的危機。
然而,究竟孰令致之?造成惡質政治、低能領導人、M形化社會、以及各種錯誤施政的根源,是國家發展方向?資產階級民主?政府體制?代議政治?政黨路線?政黨領袖?或者,真如朱立倫所言:歸結起來都是教育出了問題?
即便先不排除教育也是使國家面臨危機的原因,接著,不能不問的是,那麼教育又是哪裡有問題?是重大政策出錯?還是教育投資不足?或者,都是第一線教育工作者有問題?曾經擔任立法委員、行政院副院長、桃園縣長、新北市長的朱立倫,又對提升教育決策品質、增加教育經費有過什麼努力?這是朱立倫將社會問題歸咎於教育時,必須同時向社會說明的。

反思教育目的與教師任務
確實應該批判卸責又不以為恥的政治人物,但更有意義的反省是,要如何看待教育與社會發展的關係?如何看待教育目的與教師的任務?

或云,教育目的在於促進階級流動,學校教育在使受教者能自我實現,但對統治階層來說,更期待的顯然是學校教育發揮穩定社會秩序的功能,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學校教育傳遞的其實是符合統治集團與優勢階級的意識形態,而課程、潛在課程、教育過程則複製了、鞏固了、強化了既有的社會關係。

毫無疑問,透過學校教育與教師的努力,確實可以使「個人」循著一定模式在高度競爭的資本主義社會裡脫貧、翻身,我們也不乏可以舉出各種成功的案例,然而,也正是透過學校教育與教師的認真教學,既有社會結構與權力關係進一步得到了確認。

教師一方面是受僱者,一方面卻又被國家機器交付維持資本主義體制的任務,充分體現教師一職的衝突性與矛盾性,值得教育人員深思。

教育的積極意義在消弭不平等

因此,我們必須對教育有不同的理解與想像,必須對教育賦予更進步的意義:學校教育除了應該讓個人有自我實現的機會,更要嚴肅面對國家社會種種的不公義與不平等,教師並應透過教育過程翻轉師生的意識形態,翻轉既有的社會體制,使社會朝向更加公平正義的方向發展,這才是教育的根本目的。

相較於官方期待的穩定社會秩序,理想上,教育人員應該做的卻是致力改變社會,依此,我們對「唯教育是問」的說法,就不能只停留在對政治人物的批評上,而必須回到教育體制本身反省:教育是鞏固還是改善了社會不平等?教師應該充當國家體制在學校的代理人?還是成為挑戰優勢階級主流價值的公共知識分子?

對教師而言,要深刻反省「朱立倫們」的「唯教育是問論」,就不能不重新反思教師與統治者的關係,不能不正視社會的不平等,不能不去挑戰教科書裡的意識形態,不能不去反省教育與政治、經濟、權力的關係。

面對社會對教育的高度期待,教師或感壓力委屈,然而,教師並不渺小,教室就是改變社會的關鍵,教師對掌權政客最有力量的抗議,就是培養學生更多的批判思考能力,就是在教育過程中埋下消弭不平等的種子。(20140424天下獨立評論)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