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朗/悲觀與樂觀聲裡的台灣經濟

Share Button

【聯合報╱高朗】 2014.02.27 04:39 am

全球與區域經濟正在變動轉型,動盪在所難免。今年大家關心美國量化寬鬆政策,如何收尾?各種預期心理,為金融炒作提供了新的機會。那些外債較高、金融體系不健全的國家,今年一定是高風險期。

一般評估,今年台灣經濟表現會比去年好,可是夾雜了太多不確定因素,究竟好多少?民眾有感無感?還很難說。

值得注意的是民眾對未來的信心。民眾對經濟好壞瞭解,不是去看國際評比,而是根據近身經驗與街頭巷議。從民眾的感受來說,薪資水準未能提升,都市房價高不可攀,求職不易,都挫折了民眾的信心。

可是,台灣不是孤立個體,如果把台灣與其他國家相比,特別是相對於金融海嘯,摔得鼻青臉腫的歐美國家,台灣經濟算是穩中求進的。

我們經濟一些特質,很多國家非常羨慕,譬如台灣沒有外債,金融體系非常穩定,通貨膨脹控制良好,實質薪資雖然沒有成長,但因物價比許多周邊國家低,使得台灣民眾實際購買力可以維持一定水準,此也反映在台灣購買力平價指數比日本、韓國要高。

另外,台灣的社福體系,從全民健保、老農津貼、勞保年金、國民年金為台灣提供了社會安全網。中央政府的社福預算在各類預算中排名第一,比率達到廿一‧九%,對於經濟不景氣年代裡的弱勢團體,發揮了保障作用。

我們與別人比較時,容易注意別人有的,我們沒有,譬如韓國平均國民所得超過台灣,因而得到一種印象,別人過的比我們好。事實上,別的國家也有類似心理,看到台灣有的,他們沒有,也在羨慕我們。譬如香港人就很羨慕台灣的生活環境與物價,而台灣的全民健保,更是受到國際稱道。

從國際各項評比來看,台灣目前的表現還不錯,因為這是拿台灣與其他國家比,而不是拿台灣現在都市房價、薪資所得與從前比。這也難怪民眾對這些國際評比,毫無感覺。

民眾集體感受是重要的,「悶經濟」反映了民眾的這種感覺。這種感覺與國際評比的落差,主要是實質薪資沒有成長。台灣通貨膨脹低及各種社福政策,固然緩和了民眾的苦痛,卻沒有辦法帶給大家希望。尤其一九八○年代與九○年代,台灣經歷快速的成長期,那種明天會更好的感覺,很多人希望重新感受。

假如與過去比較,許多人生活比從前困難,自然感到悲觀;如果放在國際框架下,與現在許多國家比較,我們又會稍微樂觀。無論從哪種角度觀察,增進民眾生活是政府最重要的責任。如果台灣產業競爭力提升,薪資待遇獲得改善,國際評比與人民的生活就不會讓人有不同的感受,而都將變成樂觀的。

面對經濟挑戰,政府必須貼近民眾的感受,但又須看得比民眾更遠,因為政府擁有更多的資訊,比較容易做出系統性的判斷。今天台灣經濟處境確實危機四伏,交織著有利與不利的條件,夾雜著悲觀與樂觀的聲音,政府的責任是給民眾明確的經濟發展的路徑圖,鼓舞民眾拚鬥的意志。

經濟轉型過程是比較悶的,就像走一段艱險的山路,非常辛苦。民眾可以沒有信心,可以抱怨。政府則要像領隊,必須堅定、自信,想辦法不斷溝通、不斷打氣,讓大家攜手奮進。爬山需要耐力,經濟轉型更是如此。此時此刻,政府雖然不斷被罵,但不能退縮,不能跟著抱怨,因為意志堅定、方向明確的領導是帶領台灣走出困局的必要條件。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教授,香港中文大學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訪問學人)

【2014/02/27 聯合報】

全文網址: 高朗/悲觀與樂觀聲裡的台灣經濟 | 名人堂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