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管中閔主委談經濟治本之道

Share Button

工商時報 編輯部 2014年02月25日 04:10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日前表示,由於星、港、韓三小龍快速成長,台灣與他們的差距愈來愈遠,早已沒有亞洲四小龍這件事了。此話一出,引起外界不少議論。

台灣近年的經濟表現確實不如星、港、韓,就以最簡單的人均GDP來比較,依國際貨幣基金的資料,去年台灣2.1萬美元,不但低於新加坡的5.2萬美元、香港的3.8萬美元,也不如韓國的2.5萬美元。若以出口、薪資等數據來比較,台灣與他們的差距也漸行漸遠,管主委有此一嘆,不難理解。

不過,有意思的是,過去我們聽到台灣在四小龍裡表現最差這件事,多半是來自輿論的揶揄,而政府總會強調台灣的優勢。例如在2010年底經建會依據國際貨幣基金最新預測發布新聞稿指出:「依購買力平價(PPP)計算的人均GDP,台灣將於2010年首度超越日本。日本與南韓兩國每人名目GDP雖較我國高,但因物價長年偏高,實際生活水準未能與名目所得相當,購買力水準反而不及我國。」

依據去年國際貨幣基金推計的購買力平價人均GDP,台灣仍持續領先日、韓,2013年台灣4.0萬美元,日本與南韓僅3.7萬美元、3.3萬美元。這意思是說,從表面看台灣的所得不如日、韓,但由於台灣物價相對便宜,我們的收入所買到的東西反而比他們多。

持平而論,三年前經建會這則新聞稿持論尚屬中肯,並未有誇大的用語,直到如今,台灣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的人均所得仍在日、韓之上,相信管主委對此應是了然於胸。但何以日前管主委對四小龍的發言會如此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管主委於次日發表聲明表示:「有關四小龍的發言,係希望喚醒國人的危機意識,凝聚朝野共識,落實國內經濟自由化與國際化之推動,尤其是服貿協議的通過與TPP的加入,進而帶動國內產業升級,方能讓台灣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與韓國、新加坡等競爭對手國一較長短。」

行政院長江宜樺也在立院解釋,管主委意思並非台灣不在四小龍之列,而是說台灣如果不努力,不儘快加入區域經濟整合就將被淘汰。至此,我們終於明白,原來管主委此一震聾發瞶的發言意在點醒大家,以將社會導入正向循環。如果以安倍三箭來比喻,管主委第一箭射出,引起輿論如此多的議論,已屬成功。但接下來政府該採取什麼策略,如何提升政府的執行力,應是剩下的兩箭,成功與否,全繫於此。

有關該採取什麼策略以解決台灣今日的困境,管主委在過去公開演講已做了不少的提示,例如落實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動產業創新、改變輸出策略、推動法制革新及擴大人力資本。我們認為這些確實是切中時弊的作法,惟從過去的經驗可以發現,方案固然重要,政府的執行力更重要,沒有好的執行力,終究無法成功。

過去十多年來看出台灣困境的人不少,提出的行動方案不少,開過的全國會議也不少,而有關法規鬆綁這十多年來每任內閣都在檢討。歷任閣揆、總統也都看出行政程序繁複大大影響了投資意願,但是任憑每次大會得出數百項共識,做了多少宣示,但最後繁複的行政程序依舊讓投資者卻步不前。由此可知,這顯然不只是法規鬆綁、自由化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而是和官僚體制有關。試想,任憑法規再怎麼自由,終究要由人來執行,如若政府各級首長畏於負責,一份公文東會西會,無人勇於任事,如此怎能吸引企業投資?

我們認為,如果以喚醒危機、提出策略及貫徹執行為三箭,以管主委的聰明才智,前兩箭談笑間庶幾可成,惟第三箭並非易事。十多年來多少閣揆都為繁複的行政程序震怒過,但震怒過又如何?事實上,早在民國四十八年,當時的行政院長陳誠也曾為投資的行政程序繁複費時說過重話,他說:「法令的繁複和行政程序的苛細,許多人都已提出指摘,輿論也一再有所論列…,試想,一個投資案件要完成這樣多的手續,怎不使投資人趑趄不前!難怪一個投資案件,輾轉經年尚未確定。這種行政上的缺點,實在是政府負責人的恥辱,也是無能的表現,我們必須痛加自省,力謀改正。」

陳誠震怒後,行政部門做了不少改善,吸引不少外資,惟數十年後,無效率的情況又重現。上述談話雖在五十年前,但於今日依然適用:「這實在政府負責人的恥辱。」管主委向有財經諸葛的雅號,我們深盼管主委在道出台灣經濟困境、提出因應策略之後,尤需在執行力上多下工夫。執行力到位則台灣經濟仍可做凌雲之想,否則全屬空談,依然無法和其他三小龍一較長短。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