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換軌,台灣不能再繼續空轉

Share Button
【聯合報╱社論】2014.02.21 05:00 am

近年台灣經濟持續低迷,政府對拚經濟每年都抱以高度期待,但從前年到今年,GDP成長率只能掙扎於保一、保二、保三等低度成長,難免讓人民對未來經濟信心喪失。經濟始終是台灣生存的命脈,如何重振經濟競爭力,擺脫低成長困境,無疑是當前最迫切的課題。

自二○○八年迄今,全球經濟歷經金融海嘯及歐債危機的衝擊,並出現兩次「換軌」:第一次換軌是美、歐、日本等工業先進國家經濟厲行去槓桿化,陷入低成長,新興市場(尤其是亞洲新興市場國家)成為全球經濟成長的主要引擎;第二次換軌是工業先進國家歷經數年的經濟變革及調整後,自去年開始已重拾成長動能,新興市場國家則因美國聯準會啟動量化寬鬆(QE)政策退場,過去幾年熱錢造就的短期榮景面臨大幅調整。《經濟學人》雜誌稍早即指出,二○一四年全球經濟將由美國、英國、德國、日本等「發達四國」再領風騷。

在劇烈變動的經濟時代裡,一個國家經濟興衰及競爭力強弱,往往取決於變革及調整的速度。在第一次全球經濟換軌過程中,相對於主要競爭對手,台灣宛如一輛怠速空轉的賽車,錯失最佳的變革及調整時機,以致競爭力日益削弱。

台灣經濟空轉呈現在五大面向:一是未能力圖改變側重硬體製造及代工出口、以效率驅動的經濟成長模式,以致無法肆應全球供應鏈的大幅改變,陷入被前後包夾、出口衰退危機;二是未能致力經濟結構調整,新興產業及服務業發展遲緩,民間投資及消費意願長期低迷不振,削弱內需動能;三是未能妥適因應兩岸經濟規模及經濟體制的巨大差異,導致台灣對大陸日益擴大的投資及人才赤字,以及兩岸產業從「互補大於競爭」轉變成「競爭大於互補」;四是政府失能,未能充分掌握內外情勢變化,經濟掌舵無力,政策反覆,夸談改革卻不能對症下藥,加深各種亂象;五是朝野不斷內耗,很多重大政策都在原地踏步,更陷經濟於空轉。

正因為幾年來錯失改革的大好時機,台灣經濟體質已大不如前,在全球經濟進入第二次換軌的新情勢下,更難有力應對潛在的風險和挑戰。

首先,美國聯準會可能在今年內讓QE全面退場,全球資金將從新興市場加速回流美國等,前幾年新興市場靠錢潮吹大的經濟泡沫將隨之崩解,拉丁美洲及亞洲等新興市場國家將受不同程度衝擊,台灣亦難置身事外。

其次,大陸正致力於深化經濟改革,又受QE退場的雙重影響,未來經濟成長趨緩將成常態現象;近年台灣對大陸市場依賴愈來愈深,故相對衝擊也愈大。

再者,台灣經濟迄今仍高度依賴資通產業出口,但無論品牌或專業代工業者近年皆面臨美、韓業者整合供應鏈的衝擊,這兩年更受到急起直追的大陸業者節節進逼。在全球經濟二次換軌後,資通產業競爭將更趨激烈,台灣業者危機迫在眉睫,也是未來最大變數。

鑑此,政府對未來經濟實無一味樂觀的本錢,尤其須認知台灣競爭力已落人於後的殘酷現實;因此,當務之急,須擺脫經濟空轉,朝四大方向致力經濟變革及調整:

第一,要有穩住經濟的立即行動。台灣經濟動能日益不足,極易受國際景氣波動衝擊,故政府須有振興出口及內需的短期措施,並應採即時對策協助資通產業轉型升級。

第二,要有改革經濟的通盤計畫。台灣須致力改變經濟成長模式,從「效率驅動」轉變成「創新驅動」,兼顧出口和內需,打造符合未來社會需要的嶄新產業結構。

第三,要有接軌全球的宏圖大略。台灣經濟要有活路,必須和全球緊密接軌,政府固須有加入TPP、RCEP的雄心壯志,但更須有突破國內外阻力的政治謀略及經濟對策,其規劃才不致淪為畫餅。

第四,要有磨合兩岸的深謀遠慮。兩岸經貿要成為台灣經濟發展的長期優勢,雙方「磨合」實至關重要,須及早建置兩岸經濟戰略對話及政策協調機制,才能建構可長可久的雙贏路徑。

以上四大方向,並非新論,但政府須有加倍決心和加倍努力,才能彌補多年空轉,再造台灣經濟生機。
全文網址: 全球經濟換軌,台灣不能再繼續空轉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