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自由、沒法治—台灣新文化

Share Button
【聯合報╱王緒/醫(美國紐約)】2013.11.25 04:13 am

台灣的新文化—只講自由,不談法治。是非不分,黑白不明。

台灣的新文明—媒體當檢察官,名嘴當法官,勇於鬧事者當指揮官,白癡盲隨者當侍從官。向下沉淪的台灣,不知何時才能覺醒。

二○一一年十一月,在紐約,我和太太高高興興的上飛機,期待回台灣度假,我們已經離開故鄉卅三年,我們就要回到成長的故里,多麼的快樂!

飛到日本大阪,必須下飛機過境。走下飛機時,不對,我告訴太太,我的右手右腳沒有力量,只能緩慢移動。隨即服務員推來輪椅,我開始坐輪椅。最後到達台北,立刻去醫院。

從此我是中風病患,躺在病床。每天面對的就是一個電視機。

我開始學習台灣文化。台灣電視超過一百個頻道,每天我對這電視轉來轉去重新學習台灣文化,畢竟卅三年的文化差距太大。

我每天對這電視,一個星期我就神經錯亂,我過去六十三年的價值體系崩潰,因為這個節目沒有是非黑白,可以胡說八道。

我開始自言自語,跟電視辯論,立刻精神科會診:診斷急性精神病,處方:不准看電視,吃鎮定劑。

每個人都笑我這個土包子,居然還相信電視,還會看出一個神經錯亂。

我沒有看過台灣這種電視如此亂七八糟,假如你當真你一定發瘋,我來舉例,台灣人覺得我大驚小怪。

第一,我們的立法院長,不管立法院的秩序。我們的立委在立法院胡扯、霸占主席台,立法院就不用開會。立委照常領薪水。還理直氣壯:都是馬英九的錯!

第二,我們都對,假如有錯誤,一定是無能的官員,一定要有人負責!有人下台就解除了民憤,事情就過去了。

第三,我們什麼都要抗爭,我們要讓馬政府聽到人民的聲音,知道人民的痛苦,好好為人民做事。多發幾個月的獎金,讓大家有錢過日子。

第四,我們是被壓迫的老百姓,因為決策錯誤,所以日子越來越難過。過不下去了,政府要負責任。電視上的專家講來講去,這麼簡單可以處理的問題,偏偏政府不做!

我看電視看來看去,問題越來越大,眾說紛紜,根本無解!你當真,你發瘋。

唯一辦法就像九成台灣人沉默,漠不關心。這就是台灣文化,見怪不怪。我離開台灣卅多年,要十個月才習慣,學習麻木,自己管自己,不要管別人的言論。

老實說,我不喜歡這種文化。因為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不是好事。

國家需要有是非黑白,那天在電視上看到學生在立法院罵教育部長,檢討現行制度,問題有夠大。

四十年前,我也是學生領袖,那個時代,我們乖乖做道德重整:誠實、純潔、無私、仁愛。

一個指頭指別人,三個指頭指自己。我們在要求別人以前先要求自己,這是我們當年的信仰與文化。

這個真理應是不變的,可是當今的台灣文化,就把這個基本真理刪除了。難怪台灣亂到不行。

我們再來一次道德重整運動吧!我們來一場寧靜革命!我發起自覺運動:

第一,我要求自己有道德,就是我誠實、純潔、無私、仁愛。

第二,當我一個指頭指別人要求別人的時候,別忘了有三根指頭指自己。我要先自我要求。

假如你贊同,就請你轉發給你所有的朋友,讓大家都來參加。假如你認為無聊,就不麻煩你。

這個國家是你的,是我們的。還有我們的下一代。

【2013/11/25 聯合報】

全文網址: 有自由、沒法治—台灣新文化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X1/8317726.shtml#ixzz2lhWXvHnq
Power By udn.com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