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製作有多難?前線英雄吐辛酸

Share Button

Source : 遠見417期 Page120~Page123,Linknew1-1國產疫苗參賽,力拚下半年開始接種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21-02-24

新冠疫苗除了搶快、耗費大量金錢,還得與不確定性賽跑。各大生技廠積極研發疫苗,就像握有一張獎金上億的彩券,但能否對中頭彩,只能各憑本事。

台灣自製的新冠疫苗拚上市,正在爭分奪秒。

「壓力超級大,」台大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謝思民深吸一口氣說。他是高端疫苗公司新冠疫苗第一、二期臨床試驗的執行總主持人,從2020年疫情初起時,就開始討論到設計疫苗,至今超過一年時間都處於高壓之中。

根據統計,在美國,一種疫苗從開始到最終完成,通常需要10年,而90%的疫苗沒有跑到終點。偏偏,疫情緊迫,根本等不了10年、必須搶快,又肩負國人重望,令謝思民拿出個人最強健的心理素質,沒日沒夜地忙著。受訪當天,他甚至連中飯都沒吃。

謝思民回想起去年新冠疫苗第一期臨床試驗的經過,45位受試者聽起來很少,卻已是做得人仰馬翻。2021年1月19日核准進入二期臨床,1月22日當天早上打下第一針,得做3700人,而且要在3月底前完成收案,難度更高。

「我們來為國家創一個紀錄,」謝思民針對北中南11家醫療機構、參與這次任務的臨床試驗中心計畫主持人喊話,期望用30個工作天收滿這3700人,而且全數打完第一劑。

包括台大、三總、萬芳、北醫、林口長庚、桃園醫院、中國附醫、彰基、成大、高醫大等,各自分配到數百位「收案額度」,其中林口長庚更承攬了600個名額。有些醫院焦急得乾脆在院內四處貼上招募海報,以吸引病患家屬或院內員工來當受試者。

試驗得搶快,「只能賭下去」

但謝思民堅持,不能為了求快而降低臨床試驗品質,因為後續一定會被放大檢視。假使疫苗做出來無法取信於人,就等於沒有用,「我們要做,就要做出國際品質。」

進行中的二期,採雙盲、安慰劑的臨床試驗,每位受試者施打兩劑,期間間隔4週,將觀察安全性與有效性兩項主要指標。安全性看的,是3700人裡面發生「不良反應」的情形是輕微抑或嚴重;有效性看的,是受試者血清裡中和抗體的效價有多高,高到可不可以把病毒殺掉?

new1-2

另外,根據食藥署這一次對疫苗場的規定,所有受試者接種完第二劑後的一個月,而且是一半以上受試者接種完第二劑後的兩個月,才可申請「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

「老實講,我們是賭下去了,」高端疫苗執行副總李思賢表示,目前公司規劃是邊做臨床試驗,邊生產疫苗,必須雙軌進行,才能在食藥署發給緊急使用授權許可的隔天,可以馬上發貨。倘若一旦試驗結果不如預期,所有投入將付諸流水,「沒有人會幫我們扛這裡面的風險。」

可見,新冠疫苗的人體臨床試驗,是台灣史上規模最大、時間最緊迫,也最艱困的臨床試驗。最後會不會以失敗告終?誰也說不準。如,第一期臨床進度跑在最前面、號稱「疫苗國家隊」成員的另一家疫苗廠國光生技,就迄今未獲核准進入二期臨床。

台灣第二家進入二期臨床的疫苗廠、聯亞生技,受試者總數的要求更高,達3850人,試驗的計畫時間卻更短,2月7日到3月底,面對的也是一場硬仗。

因此,「手持平衡木走鋼索」,就成了聯亞生技集團董事長暨科學長王長怡,投入新冠疫苗開發期間,一直揮之不去的感覺。

今年69歲的王長怡,在《新英格蘭醫學》《刺胳針》《科學》等期刊發表過120多篇科學論文,是國際知名的免疫學專家,迄今為止擁有80餘項創新性科學專利。2020年春節,她留在台北過年,原本想休息幾天,但聽聞武漢封城、COVID-19肆虐,心想這是一個全人類面臨的巨大危機,立刻改變休假計畫,讀了100多篇新冠病毒的學術論文,動腦構思疫苗設計。

閉關兩週,寫出專利登記

幸運的是,2003年SARS爆發時,身為科學家的王長怡,就曾計畫開發相關的診斷試劑及疫苗。基於先前經驗的啟發,她閉關兩週,便寫出專利進行登記。

惟獨心情十分複雜。「不進入這個課題,對不起自己40多年來對免疫反應的領會,以及這些年來聯亞生技的投資,」但困擾王長怡的是,進入新冠疫苗開發的領域,實在不敢想像所需要的金援從何而來。

不得已,只好以「特殊項目融資」的方式,在美國新成立一家由聯亞分割出來的疫苗公司COVAXX(早於國際疫苗聯盟COVAX成立),尋找新的資金。並在女兒、女婿的奔走下,獲得美國投資人如知名對沖基金經理人艾客曼(Bill Ackman)等,陸續注入數千萬美元。

建立好分析方法,資金到位,動員台美兩地的科研團隊異地協作,一切進入戰鬥位置就定位,卻發現在台灣找不到願意合作的BL3實驗室。再三折騰,終於在境外找到可協助測試中和抗體效價的實驗室時,卻已接近4月底,耗掉了寶貴的時機。所幸,中研院的P3團隊及時接棒驗證海外的初步結果,從此合作無間。

後續的動物實驗數據不錯,5月19日,衛福部長陳時中帶領20餘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組員,包括台大副校長張上淳、前疾管局長蘇益仁前來參觀,這才知道台灣有這樣的生技製藥公司。

美歐雙認證,明年可達10億劑

更驚人的,是聯亞生技與COVAXX的全球綜合疫苗產能。王長怡預估,假定2021年6月底通過審批,7月立刻能製出2000~3000萬劑新冠疫苗,下半年則能產出1億劑,2022年更可達5~10億劑。

「全世界很少藥廠辦得到,這都是別人不敢相信的,」這位總是精神奕奕的科學家強調,若非聯亞生技長達21年來,不斷發展疫苗生產鏈的「基礎建設」,就算立刻給她2億美元,也供應不出如此龐大的產能。

所謂的「基礎建設」,包括旗下子公司聯生藥斥資15億台幣、花費3年打造的湖口廠,2017年開幕,通過台灣食藥署及歐盟雙認證,擁有兩條2000公升發酵槽,疫苗的蛋白質抗原產能堪稱台灣最大。另一家子公司聯亞藥,打造了無菌針劑分裝充填廠,也是疫苗產能大開不可或缺的助攻,則是通過美國FDA認證。

時間的緊迫、高昂的成本,以及過程中高度的不確定性,使每一種潛在有效疫苗,先是需要人力物力的超前部署,接著走過一條漫長曲折充滿挑戰和考驗的路,也難怪王長怡感嘆:「這就是不一樣的一條路,你要堅持,然後需要很多錢。」

本土自製疫苗聚集各家疫苗廠和醫學中心的能量,政府也扮演重要的角色,除了撥款補助廠商試驗所需的一部分經費,也啟動名為「CDE can help」的專案輔導計畫,以增進研發效率與成功機會,並破天荒啟動快速審核的機制。

new1-3

新冠疫苗人體臨床試驗主管單位、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吳明美說明,其中的創舉包括固定每星期與廠商開會,檢視疫苗研發的進度,「廠商隨時送件,我們隨時審查。」同時,在疫苗每個重要製程階段,必定派員駐廠監製,種種做法,都是前所未有的。

吳明美指出,按照計畫進度,第二期試驗在6月底結案,在疫苗品質確認安全有效的前提下,視疫情發展狀況,便會考量讓疫苗通過緊急使用授權許可。若一切順利,2021年7月,就能讓台灣民眾打到第一針國產新冠疫苗。王長怡表示,食藥署及疾管署與疫苗開發團隊在藥證申請部分通力合作,正是疫苗加速開發的必要條件。

「預採購」制,推動產業長久規劃

其實,這次新冠疫苗的開發競賽,台灣疫苗廠的啟動時間幾乎不輸國際大型藥企,研發速度卻大幅落後6個月。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李敏西分析,雖然「疫苗產業是國安產業」的呼籲,已喊了20年,但這次落後國際的主因,仍是缺乏對疫苗及製藥產業鏈的長期投資。

「都是有流行病的時候,才給一點錢做疫苗開發,疫情一消失就削減經費,」李敏西指出,歷任政府並沒有針對疫苗產業,進行常規性的長久規劃。

疫苗除了搶快、耗費大量金錢,還得與不確定性賽跑。能否研製成功,就像刮一張獎金上億的彩券。

前衛福部部長、長庚大學醫院系小兒科教授林奏延指出,當前各國開發新冠疫苗政策的主流趨勢是「PPP」(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就是政府與民間通力合作,共同負擔風險,共享成果。「預採購」機制,更是推動免疫社會的必備法寶,透過向疫苗廠提前承諾採購,以保障廠商的研發和產能建設動力。

「這一次,可不可以是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把台灣的疫苗產業真正做起來?」滿頭白髮的林奏延建議,台灣疫苗產業若要趁這個機會壯大,政府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購買國外疫苗預算的一半,拿來向國內疫苗廠商「預採購」。

新冠肺炎這場仗,人類還沒有看到反敗為勝的節點。疫情要找到解方,必須回歸疫苗。寶貴的人體試驗受試者、充沛的資金、彈性的政策,缺一不可。當然,還有破釜沉舟的決心。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公司新聞,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