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他,手機就是個炸藥包!從小有閱讀障礙、54歲才研究鋰電池…97歲諾貝爾獎主傳奇一生

Share Button

new1-0 new1-1

new1-2

97歲,他還奮戰在科研一線。

John B. Goodenough,人稱「足夠好」老爺爺,剛剛加冕諾貝爾獎。

10月9日,2019年諾貝爾化學獎頒向鋰電池領域。

Goodenough與M. Stanley Whittingham,以及日本科學家吉野彰(Akira Yoshino)共用了這一獎項。

以表彰他們在鋰離子電池領域作出的貢獻。

諾貝爾評獎委員會稱,三人的研究使鋰電池的使用方式更加穩定,從而開啟了電子設備便攜化進程,為打造一個無線網路的社會奠定基礎

引用果殼更科普化的解釋,如果沒有他們,我們每天形影不離的手機就是個隨時可能點燃的炸藥包。

而且Goodenough今年加冕,也刷新諾貝爾獎新紀錄——以97歲高齡,成為最年長的諾貝爾獎得主。

在此之外,他還是美國國家工程院、美國國家科學院、法國科學院、西班牙皇家科學院、英國皇家學會會員,撰寫了超過550篇文章、參與85本著作的編寫,是2009年費米獎得主、2017年威爾齊化學獎得主,還獲得了英國皇家學會的科普利獎章。

但這還不是Goodenough令人稱奇、敬佩的全部。

當他獲獎,外界關注他的履歷,才發現其充滿坎坷和跌宕的一生,簡直就是傳奇的一生、榜樣的一生,勵志的一生。

很難想像,這位鋰電池之父患有閱讀障礙症,成長家庭並不和睦,大學歷經二戰,30歲才拿下博士學位,年過半百才正式研究電池材料。

之後一路開掛,58歲發明鈷酸鋰電池改變世界,75歲以磷酸鐵鋰電池再度改變世界,90歲以後開始研究全固態電池。

至今如此高齡,依舊每週上班5天,仍舊有新研究成果問世。

如果你會有「現在做XX是不是太晚」的疑惑,一定要看看Goodenough這傳奇的一生。

如何成為鋰電池之父?

我們先從Goodenough如今成名作說起,看看他的科研之路。

Goodenough的博士本身讀的是固態物理,30歲從芝加哥大學博士畢業,之後去了MIT林肯實驗室,研究記憶體的材料物理和固態陶瓷。

24年之後,Goodenough進行了人生第一次「跳槽」。

那年,牛津大學需要一位能教無機化學,同時也能管實驗室的教授。

Goodenough雖然研究的是物理,但他本科的時候為了湊學分學了兩門化學課,就因此意外的被選中了,進入牛津大學任教,並成為無機化學研究負責人。

正是這一次跳槽,讓Goodenough終於在54歲的年紀開始了一項改變世界的研究。

Goodenough在牛津主要研究的課題是可用於能量轉換的新材料。當時他初到英國,英國化學家、和他一起獲得諾獎的Stanley Whittingham發明了最早的可充電鋰電池,借助鋰能嵌入二硫化鈦層間這一特性,用二硫化鈦做正極,用鋰做負極。

當時的消費電子產品只能使用不可充電的碳鋅電池,雖然已經有了可充電的鉛酸電池,但畢竟用在電動車上的鉛酸電池那麼笨重,是沒法拿來做消費電子產品的。

而Whittingham的這項研究,不僅可以靠鋰離子的運動進行充電,還能用在小型設備上,並在室溫下運行,解決了兩種電池的痛點。

但Whittingham的研究是沒法直接用的,因為有一個大bug:安全問題。

正極,二硫化鈦,在空氣中是非常不穩定;

負極,鋰,這種金屬是易燃;

而且,在充放電過程中,鋰會快速沉積產生枝晶,這樣就容易讓電池短路,這也是現在電動車自燃的元兇之一。

所以Whittingham發明的這種電池雖然原理可行,但容易爆炸,是個危險品,完全沒法應用,需要把正負極的材料都換掉才行。

這個時候,學了30年物理的Goodenough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把鋰換成氧化物吧。

他判斷,氧化物可以讓電池在更高的電壓下進行充電和放電,根據物理學原理,這種電池會產生更多的電量,並且揮發性會更小。

於是他測試了各種氧化物,發現如果把鈷這種元素放進去會比較穩定。

終於,在Goodenough到達牛津的4年後的1980年,57歲的他和水島公一、Philip Jones、Philip Wiseman共同發現了鈷酸鋰這種物質,讓Whittingham的鋰電池變得穩定多了

在他的實驗室外面,英國皇家化學學會樹立了這塊藍色的牌子,紀念鈷酸鋰的發現。

不過,鈷酸鋰中的鋰和金屬鋰的化合價是不同的,鈷酸鋰在電池裡是一種正極材料,為了湊成一塊電池,還需要找一種負極材料。

這個時候,日本的索尼出現了,他們發現了石墨可以拿來做負極材料。

然而在英國,因為此前發生過爆炸事故,大家聞鋰電池色變,甚至Goodenough工作的牛津都不願意幫忙申請專利,而是讓英國原子能研究機構申請到了這個專利,後來被索尼買走。

於是,索尼成功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並和自己研發的負極材料放在一起,創造了新的電池,並將之商業化,用在了各種各樣的電子產品中。

而Goodenough,甚至沒有從如今這價值350億美元的鋰電池市場中賺到錢。不過他本人後來在接受c&en採訪的時候反而很淡定:「我當時並不知道它會值這麼多錢。」

雖然在57歲才發現了讓他名聲大噪的鈷酸鋰,但Goodenough似乎就是一個耐久型選手,後來還發現了許多種電池材料:1983年,61歲的他發現錳尖晶石正極材料;1997年,75歲的他發現磷酸鐵鋰正極材料,這些都是電池正極的升級替代品。

甚至,為了持續做研究,他還打了牛津退休政策的擦邊球。

本來,牛津大學要求65歲強制退休的,但Goodenough不想退休,於是他在64歲的時候又跳槽了。

這次,他回到了美國,在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當機械工程和材料科學教授,繼續做研究。

閱讀障礙症患者,文學少年讀物理PhD

Goodenough出生於1922年,這是一個科學蓬勃發展的時代。

在這一年,法國醫生卡雷爾發現白血球,加拿大科學家班廷製成人造胰島素。

波爾因關於原子結構以及原子輻射的研究獲得諾貝爾獎。

之後,費米、薛定諤等量子物理領域的大佬開始展露鋒芒。

兒時的Goodenough,雖然家就在耶魯附近,不過出生在了一個學文科的家庭,似乎離這些自然科學家們有些距離。

但數十年後,他也將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當時,擺在他面前的,是怎麼克服自己的閱讀障礙症。因為閱讀障礙症,在小學和中學時代,他受到了不少同學的戲弄。

但在求學過程中,他也慢慢從大自然,以及詩歌和宗教哲學中獲得了力量,贏得了學校的獎學金。

▲耶魯大學校園(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Public Domain)

1940年,18歲的Goodenough考入了耶魯大學。

對於他來說,這種對家庭的逃離讓他鬆了口氣,因為他父母關係並不好。

就在考入耶魯大學之前,他的父母離婚了。他父親(歷史教授)很快就與自己的研究助手成婚。

這個環境讓他頗感壓抑,而且他與自己父親的關係並不怎麼好。

他去耶魯讀書的時候,只從家裡拿到了35美元的資助,而耶魯的學費至少每年900美元。

好在他有獎學金,校長還幫忙安排他去給有錢人家的孩子當家教,靠著半工半讀養活自己,他再也沒問家裡要一分錢。

用Goodenough的原話說,就是「每週工作21個小時掙自己的21頓飯。」

進入耶魯之後,Goodenough還是遵循著自己的興趣,先是選了古典文學,後來轉到了哲學,期間還學習過化學。

之後,在一名教授的建議下選擇了數學專業,並堅持了下去。

但這一路也頗為坎坷,就在讀大學的第二年,珍珠港事件爆發了。

Goodenough選擇了主動申請服役,三年後才回到耶魯大學完成了學業。

畢業之後,他再度返回戰場,加入了美國空軍。

本打算和朋友一樣去報海軍陸戰隊,中途被數學老師叫去說「不要當大兵,我們需要懂數學的人做戰爭氣象預報」,於是沒有上前線,而是負責在一個太平洋的海島上收集資料。

1946年,Goodenough迎來了命運的轉折。當時,美國政府出資,選派軍人去深造,獲得了耶魯大學教授推薦的Goodenough就在其列,他可以選擇在芝加哥大學或西北大學學習物理或數學。

▲芝加哥大學校園(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Public Domain)

經過重重考慮,他決定前往芝加哥大學攻讀物理學博士。

之前就想過考物理研究生,但被管學生註冊的人告知,物理學裡所有厲害的東西,人家在你這個年紀都已經搞完了,你現在才想著開始啊?

最終,他還是考上了芝大物理系,當時是恩裡克·費米在管,據說費米一上來就給新生安排了一個32小時的超級大考試,每天8小時,連考4天。

第一次考掛了,於是又考了第二次才過,總計64小時。

其後師從著名物理學家齊納,他30歲時發明齊納二極體。

在芝加哥這幾年,他主要的研究固態物理學,並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基礎,對於自己人生方向也有了新的思考。

在他求學期間,齊納也給他提供了很大的幫助,他曾對Goodenough說:「你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找到問題,第二個問題是解決問題……」

這一理念,對Goodenough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30歲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之後,經過在MIT的工作以及自身的理解,在牛津大學他選定了自己的方向——電池材料,並一直堅持了下去。

還能再戰,不想退休等死

直到現在,他還在科研一線繼續解決「問題」。

去年,Goodenough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談到了自己的問題,他說:

我想解決汽車的問題,我想讓汽車廢氣從全世界的高速公路上消失。我希望死前能看到這一天,我今年 96 歲,還有時間。

而且,解決問題並不僅僅只是靠口號。

Goodenough仍舊活躍在科研前線,就在最近,他和自己的團隊還發現了一種用於鈉離子電池的新型安全正極材料。

並仍舊有作品發表,比如這篇:

J.B. Goodenough, Personal journey into solid state chemistry, Journal of Solid State Chemistry 271 (2019) 387–392.

就在幾個月前,他還在採訪中說:

我不想退休等死,我想努力奮鬥,我相信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這些重要的事情有很多,比如他嘗試用自然界中存量更多的鈉代替鋰作為電池材料,以降低電池的成本。

再比如,如何用金屬鋰做正極,製造出更強大的電池。

還有電解質方面,Goodenough也在嘗試用玻璃固態電解質做出更安全的電池。

據說,「足夠好」老爺爺現在依舊精力充沛,有人在知乎上回答說,整個走廊都能聽到他爽朗的笑聲。

嗯,足夠好,還會更好。

參考連結:

https://cen.acs.org/people/profiles/Podcast-97-lithium-ion-battery/97/i35

https://www.guokr.com/article/442412/

https://mp.weixin.qq.com/s/XVqC0FBKXCYLnHZ6CjVyfw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ohn_B._Goodenough

http://story.kedo.gov.cn/c/2018-12-19/961042.shtml

 

本文獲量子位(公眾號QbitAI)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