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動亂的前因與後果 — 丘福隆博士 撰作

Share Button

香港動亂屬於綜合性併發症,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無法見效,休克性療法雖可立竿見影,但可憐蒼生卻慘矣哉。

七月中旬香港「反送中」暴力衝突惡化,媒體傳出紐西蘭政府有擬定「從香港撤僑」的計劃。一般而言,撤僑表示僑民在僑居地的人身安全堪虞,必須保命為先,顧不得僑民在當地的事業與不動產。如此層次的計劃當然震驚全港,故撤僑消息一出,暴亂程度漸趨緩弱。

不是情報大國的紐西蘭政府如何獲得足夠的資訊與情報而做出撤僑準備,不得而知。如果紐西蘭的資訊與情報來自大陸當局的刻意餵授,那可是外交情報界的一手高招。

香港現行司法制度使執法的警察易受重罰,而襲警者反獲輕判。心有不甘而又無奈的警察遂參與設計7月21日的元朗白衣人恐襲事件。當晚,白衣人羣在元朗各地區時聚時散,伺機而動,並配合警力的迴避操作。事發時,去而復返的白衣人們不分青紅皂白地逢人就打,警方接到報案後則遲遲回應。究此事件,其目的大概有二:(1)亂打民眾以模糊作案動機與針對性;(2)讓人們領教警察的重要性,希望從而支持警察。縁此,雖然打人者眾,迄今警方僅以暴動罪起訴兩個白衣人。

香港是全球金融、洗錢、間諜、情報、物流、人流等匯流中心之一。1997年回歸中國時人口約600萬,如今約750萬。除香港出生者外,回歸後的外來者大都不愁就業與住房問題。他們很多是外國公司派駐香港人員、大陸富豪或高幹親屬、特權人士、資優學生、有特殊技能或任務的人物等等。在憤怒的香港青年人眼中,外來者與港商把房價炒高到使他們一輩子買不起住家;外來者消耗香港資源並使他們喪失優越感;香港政府無能製造充分就業機會;大陸遊客的瘋狂掃貨行為改變了社區商店結構並影響日用品的正常供應。這是眾多港青參與遊行原因之一。

另方面,香港人士來自五湖四海龍蛇混雜,各行其是行之有年,可謂較一般民主國家的人民還要來得自由一些。確實,香港社會與法律有很多灰色地帶,在不違反香港明訂法律之外,許多港人的作為恐怕或多或少干犯了一般正常國家具有的法律,但在香港則相安無事。他們擔心如果送中法律一旦通過,便宜行事的活動若浮上檯面會有理說不清,那還了得。人人自危之下,他們支持學生抗爭,甚至親自走上街頭,從而形成逾百萬人遊行抗爭人潮。

眾多港青奮勇上街,甚至暴力洩憤,認為當下抗爭乃忍無可忍的伸張正義行為,並已獲港民與國際支持,義無反顧。他們不了解遊行抗爭僅屬香港綜合併發症的主要發病現象,沒有簡單快速的解決辦法。若參加抗爭者堅持硬幹到底,寧可「玉石俱焚終身遺憾」也不願「半途而廢遺憾終身」,抗爭者與警察雙方的傷痛與挫折勢必迭增,與仇恨形成惡性循環,到頭來將以悲劇收場。

雖然香港不繳稅給大陸,大陸當局也可不管動亂而使香港人民自作自受,但是這麼做有違對待同胞以及香港屬於中國的原則。目前香港反送中活動已發現有「台獨因素」的注入,諸如許多活動要角與民進黨人士過往甚密、支持台獨者教導抗爭技術並提供人力與物力支援、鴉圖破壞中出現台獨抗爭中特有的「支那」字眼、數十名活動要角當下已避走台灣等。因大陸當局已認定台灣為亂源之一,故立馬斬斷大陸人民赴台自由旅行,毫不猶豫。這種可以隨時翻轉的務實因應政策,除具懲罰性質外,亦令港獨份子今後赴台更為明顯、突出,也更為困難。

中國共產黨是意志堅強能屈善變的政黨,大破大立與實事求是的作為使中國迅速崛起。過去指責蘇聯共黨為修正主義者,如今中共許多作為反而比資本主義者還資本主義,例如強調國際多邊協商與反對保護主義;過去曾經飽受盜用國際專利的指責,如今則因自家研發出許多創新技術,故轉而強調遵循國際組織法規與保護知識產權。換言之,大陸當局發現,走資本主義精華路線是使人民脫貧致富與國家復興強盛的捷徑,而維持既得利益與安定社會的最有效辦法竟然是推行民主法治。另外值得注意者,中共雖然一黨專政,但重大決策仍須經過不同意見與不同理念的反對派挑戰。如果沒有事實證明或合理可行的論述,會因沒有說服力而難以對人民交代,亦將使政令窒礙難行。

在美國與西歐強權注視下,俄羅斯回收統一克里米亞,大陸看在眼裏。這次香港「反送中」事件結束後,大陸將獲知總體經濟損失、美國的反應與實力、國際的反應與副作用、大陸與台灣的民意走向等資訊。這些實質證明與經驗,均有助於大陸當局的未來對台決策與推動速度。

美國軍費每年約7160億美元,不是為了保疆衛土、宣揚國威,或免費為全球提供保安服務,而是為了製造美元優勢與獲得經濟利益。大陸國防預算每年約1776億美元,當然不是旨在耀武揚威或國慶閱兵,維護國家利益與促進國家統一才是主要目的。因此,基於大陸當局同意臺海兩岸關係以及統一形式都可協商,但台獨議題則無討論餘地的堅持,若香港動亂受國際或台獨因素影響,不幸升高到必須動用軍隊的層次,那麼鑒於過去因政策搖擺不定而造成傷亡慘重的教訓,大陸很可能會順水推舟,趁勢終結台獨勢力。

有優越感者若實力堅強,浴火抗爭勝利後,各方面都將有飛躍性的進步,驕傲依舊;有優越感者若缺乏實力與潛力,奮戰失敗後,優越感將一去不復返,從此難以抬頭。無論如何,香港動亂終將過去,屆時港人中持有優越感者將何去何從?

2019831日於洛杉磯   丘福隆  撰作

補充參考:https://youtu.be/lkRlqdOgFPI     

除極少數司法長官規定必須有中國籍外,香港絕大部分大法官為外籍人士。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