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與時間競賽的戰爭 — 丘福隆博士

Share Button

川普經常整人,也被人整。他在野做生意時,在國際商場上有美國政府當靠山,在國內則靠鑽營法律漏洞投機取巧。如今他身為總統自己當家,做決策時已無山可靠卻習性未改,仍以做房地產企業的經驗與手法治國,其後果將只能由美國全民承擔。

川普靈機善變好大喜功,有CEO的敏銳與嗅覺。他相信現實與現金,不太相信口頭與書面承諾,往往不需文書保證便能決斷。以北韓廢核為例,他能很快確認金正恩決意廢核搞民生經濟現代化。因此他立刻轉移焦點,停止伊朗核子協議,同時不再花錢運送兵力與武器到南韓,去進行轟炸空無一人的荒山的聯合軍演。可是,傳統保守的美國國會認為北韓炸毀部分核武設施難免有詐;他們只相信「不可逆地摧毀關鍵核武設施或書面簽約」才是真正廢核,因為他們認為「簽約後,若你違約,我們便可出兵打你。」然而,北韓認為「我們已實質炸毀一些設施,而美國至今卻什麼也不肯表示或退讓。」因此,目前北韓核武問題難有進展。

上次「金川會」,川普一下子說要,一下子說不,到頭來還是與金正恩會面,言歡爭功昭示英明。這次「習川會」,川普一如既往,欲迎還拒,中美元首預計將於G20高峰會後協商。

傳統上,如果能夠掌控情勢,美國政府一向二話不說獨斷獨行,頂多事先照會,不會與你多談。狂妄自大的川普,最近一再強硬表態提高關稅,足見有現實壓力,或有所求,值得探究。另方面,川普針對中國「出口中低端產品的經濟體質」大肆撻伐,我們亦應對其佈局與策略有所了解。

首先,讓我們掌握一些宏觀現實:(1)美元與石油掛鉤;美國充分掌控美元。(2)美國以金融與服務業等虛擬經濟為主,實體經濟為副。(3)中國以實體經濟為主。(4)美國能操控國際大宗物資的購買力與市場。(5)中國內需市場仍然相對較小。

在上述情況下,美國對國際商品有養、套、殺的能力。加上時空因素,美國在貿易戰中擁有強大的優勢。例如:中國業者若依照市價與需求生產商品,等到議價時,美國能操縱國際油價使其大跌,致使產品價格下降。此時中方若不肯認賠出貨,則必須滯庫儲存並支付利息,同時還得面對金流與信貸問題。由此可知,美國最近竭力把國際原油價格壓低到接近每桶50美元,是一記狠招,有利於與中國貿易交鋒。

民以食為天,食、衣、住、行,在中國食居首位。但是,食在美國很容易解決。衣服保暖亦幾乎不成問題。住的開銷最貴,可是美國窮人很能將就,願與親人同住,或與朋友分租,能省就省一切從簡。反倒是行的問題非同小可;沒汽油便沒有逃避現實的自由,亦無法隱藏窮困。因此,為了選票,也為了上述的「有利於與中國貿易交鋒」,目前川普政府刻意壓低油價。

但是,壓低油價有副作用,因為在一般情況下,油價與建築製造以及工業生產有關,油價下跌表示石油供過於求或工商業蕭條;油價過低會衝擊成本結構,引發信貸問題 。所以,川普壓低油價的操作不會無故持久。

由於美元的可靠性與通用性最高,美國股市上漲時全球流動資金自然湧購容易變現的美股。然而美國科技股最近三個月大掉約25%,表示美國靠科技領先所創造的商業利益與前景不看好。這是相當嚴重的問題,因為發達國家人民與落後國家人民的「薪資與生活水準落差」主要由「科技落差」決定。換言之,如果美國「沒有領先的高科技產品,或者美國貨沒人買」,那麼美國人民的薪資與生活水準將會掉落到開發中國家的層次。

美元利率提高表示美元變貴了。此時,金主們認為凈收美元利息安全實惠,因此較不願意冒險投資;而業主們則因須增加基本開銷與借貸開支,經營變得較為困難。故此,美國聯準會提高利率雖然有利於吸收外國資金,卻不利於國內民生經濟,所以川普至少表面上一再反對。

川普政府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不一而足。當美國農民正準備議價出貨時,中方突然因關稅反制而不買美方產品,使農民立即陷入產品囤積、敗壞、破產等困境。川普的減稅政策亦造成美國經濟突然升溫與加速衰退,已使美國財政赤字與許多家庭債務惡化,未來通貨膨脹的問題會很嚴重。再者,企業家們最怕政經前景不明,而川普施政刁鑽無常且肆意放話,令他們對經營投資非常遲疑保守不敢妄動。大體上,川普當下的策略大都是權宜之計,其罩門為不耐久拖消耗;又因內外政敵環伺,更令其無法久戰。

顯然,這次「習川會」將是貿易戰第一回合交鋒的暫停點,而非終結點。中國當局雖然能承受貿易挑戰,卻很在乎貨不能暢其流而傷及民生經濟。那麼中方該當何為?基本上,平白讓利是最笨的方法。如果中方願意與美方以「兩黨政治的辯論協商方式達成共識」,因而「在雙方底線的折中之處」做出協議;如果中方也認同「美方雖具優勢卻不耐久戰」,因而堅持協議必須分段實施且逐步認定;若再加上日益精進的經貿知識與經驗,中方勢將立於不敗之地。

貿易戰短期內沒有贏家,嚴重的副作用往往在長期之後才顯現出來,它甚至能改變世界強權的興衰與勢態。悲觀地說,貿易戰火下產生的有害物質有如不利健康的粉塵,或可燃性氫氣,與時俱增。若不幸遇到星星之火,將會產生殃及全球經貿金融的慘烈氣爆。無論如何,中方若不幸大輸,仍有本錢與底氣變通存活。至於美方,破產經驗十足的川普,深知破產威脅之痛,理應不會把美國經濟也搞到破產的地步。但是,若賭氣好強一如既往,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2018年11月28日22:18:04於洛杉磯 丘福隆 撰作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