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歷史巨變 台灣沒有猶豫空間

Share Button

new1-1

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CFP)

 主筆室

歷史的巨變,可能由重大事件塑造,例如蘇聯解體結束冷戰對峙;更多時候卻是演化成形,日後回顧才醒悟,新時代早已悄然啟動。現在,我們正目睹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國際秩序與政治版圖的重組,將逐漸改變我們熟知的世界。

帶來巨變的,是中國大陸的強勢崛起。冷戰前世局是美蘇兩極對立的格局,蘇聯瓦解後美國獨霸,如今中國大陸全球影響力大幅提升,成為區域最大強權,打破美國單極的舊格局。要求全球航空公司更改台灣名稱是最新且最有指標性的例子,這樣的事前所未有,中國可以靠著龐大市場的商機,加上強悍意志與嚴厲懲罰,令全球業者配合其政策,連美國政府也無法保護自家企業免於壓力,這樣的意志貫徹與強大影響力,連美、蘇也做不到。

從2010年中國GDP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2013年起積極在南海擴建島礁,中國一步步確立自己在亞太的勢力版圖,成為美國無法壓制的區域最大強權。隨著一帶一路的布局,中國也進一步對外投射力量,從南亞、中亞一路向西挺進,11億人口的龐大商機,更讓全球逐利者畢恭畢敬。好萊塢大片裡華人從反派變共同拯救世界的英雄,正是中國商機改變世界觀點的示範。

未來的國家競爭很大程度取決於科技的進展,高端科技競爭往往是贏家全拿,在科技研發上能取得領先地位,便可以將優勢極大化。中國大陸在這方面的發展有相當成果,除了本土人才,還吸引大量外來菁英及外國公司投入,雖然強制技術轉移及不當取得技術之爭議浮現,成為美國打貿易戰的理由之一,但無可否認的是,大陸投注在未來關鍵科技發展的資源與意志都極為驚人。如果能在人工智慧、綠能、醫療等尖端關鍵產業占得先機,未來全球產業與經濟面貌將很大程度由中國決定,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總統川普要鎖定「中國製造2025」計畫作為主打擊對象。

中國對世界帶來的改變不只如此,更重要也更深遠的,是建立了一個不同於西方體制的發展模式。其實威權發展型的「東亞模式」早有先例,例如新加坡和過去的台灣、南韓,但西方國家對自己的體制有強大的優越感,堅信民主自由的絕對價值,如福山的「歷史終結論」,認為民主是人類文明必然歸向的終點。西方自認體制最完美,對態貌不同的便認為是次劣品,即使新加坡的治理與清廉令很多國家望塵莫及,仍然常遭到譏諷。

但事實證明,民主自由中對人權的尊重,雖然的確是人之基本渴望,但在治安、收入、生活水準、經濟發展等多項考量中,西方式的民主不見得是絕對的信仰,而可以只是一種相對的價值。何況,即使是民主,在不同的土壤、歷史脈絡、文化與內外環境下,也會長出不同樣態的成品。中國大陸已經建立了一種威權型發展模式,在政治嚴控下大力推動經濟發展,強化效能集中力量帶動整體國家成長,打破過去以西方體制為唯一理想、以民主自由為絕對價值的信仰。

另一個值得觀察的變數是川普,狂打貿易戰的他讓美歐關係出現裂痕,沒有美國老大哥支持的歐洲,影響力為之削弱,加上英國脫歐、德國總理梅克爾自顧不暇,歐盟近來消沉茫然,在國際社會中不復往昔銳意鋒發。川普一味追求「美國優先」,令盟國失去信任,將嚴重傷害美國在國際社會的領導威信。

川普一意孤行,但他同時也積極試探與俄羅斯發展特殊關係,並與歐洲發展新貿易關係。雙普會成效尚難預測,但川普日前與與歐盟委員會已達成貿易戰停火協議,將讓中國面對更大的談判壓力。無論如何,世界秩序從兩極變單極,未來將走向美、中、俄、歐四柱式的平衡與相互結盟競爭之局。

歷史正在急遽改變,大陸必須審慎處理可能的反彈與震盪。坦白說,中國近兩代人一直處於成功道路上,逐漸膨脹的自滿與民族情緒,無論對社會安定或施政空間,都造成變數與壓力。即使勢頭強勁,也應該時時虛心自省,抓住歷史機遇,走穩改革開放道路。對台灣而言,迎接改變更沒有猶豫的空間。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