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社評》富人群體的眾善 社會進步助力

Share Button

new1-1

崔永元爆料演藝圈「潛規則合約」,對象疑暗指范冰冰。(圖/崔永元微博)

大陸名嘴崔永元「手撕」藝人范冰冰,揭發演藝圈陰陽合同避稅內幕,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話題持續多日後引起國家稅務部門介入調查。從民意來看,挺崔派占大多數,對以演藝人士為代表的富人群體提出質疑與撻伐。

質疑的關鍵在於,普通工薪階層交稅幾乎一分不少,為何高收入群體竟可「避稅」。這一質疑正當、應該,同時值得關注的是,輿情中出現不少仇富言論。仇富心理固不可取,但是應當探究為何會有仇富心理的集中出現。富人天生該被仇嗎?這背後,有貧富分化日益擴大的社會背景,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部分富人行為失當。

隨著大陸國力增強、市場開放,富人群體呈現爆發式成長。統計顯示,截至2016年,大陸千萬富豪超過400萬人,億萬富豪15萬人,已形成全球最大的高端財富增長群。這一群體頻繁走出國門參與全球互動,更成為國家形象的代表。所以,大陸到了思考富人群體要如何為富的階段。我們認為,為富要仁。

中國傳統智慧,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伴隨著物質財富的增加,精神財富應與之匹配。精神財富的核心是仁。仁首先意味著要守法。做為公民,應遵守國家法律。不能無視規則,利用金錢及特權抄近路、創特例,破壞全體公民同屬的規則框架和共同信賴的法治精神。仁者愛人,仁還意味著要行善,以公德心回應、回饋社會。在拜金主義、實用主義驅動下,不少人將比富、炫富做為成功的目標,背離仁、義、禮、智、信為代表的中華文明傳統道德觀,亦激起民眾對富人貪婪的仇恨,加劇社會心理失衡。

在大陸,經濟發展具有非同步性,改革受益人群亦具有明顯的階段性特徵。即鄧小平所說,鼓勵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達到共同富裕。在改革開放之初,為了消除計畫經濟下效率低下和絕對平均主義的問題,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有一定的歷史合理性。這也意味著先富者優先享受了制度紅利,有義務反哺後富者。

因而,在國家層面,政策著力點應該轉向防止兩極分化和使民眾共用發展紅利,大陸正在大規模展開的扶貧工作意即在此。在個人層面,先富起來的人應該先善起來。富裕人群幫助後來者有現實基礎,包括物力、財力、能力和影響力。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多次表明,個人是改革開放受益者,應當回饋社會。除了給中國人民大學、清華大學共捐資5億人民幣外,劉強東帶領京東團隊在全國832個貧困縣踐行「互聯網+扶貧」之路,透過電商讓農戶致富,已產生良好的實際效益。

孔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在大陸經濟高速成長40年以後,平均主義思潮再次回到中產和底層民眾當中。實現國民收入的再分配、公平化需要國家稅收等政策調節,更需要透過公益慈善,即富人群體自發自覺自願的高尚方式來消除或減少差異。值得欣慰的是,大陸富豪的慈善熱正在興起。哈佛大學和瑞銀集團一份新的報告中說,如今大陸的慈善事業正處於擴張、試驗和演進的狀態。該報告顯示,2016年大陸排名前100位的慈善家捐獻的資金總額已是2010年的3倍,達到46億美元。在大陸最富有的200人中,已有46人設立慈善基金會。

富人天生在聚光燈下,擁有更多的社會關注。富人身分本身就是一把雙刃劍,可以成為社會榜樣,也容易成為眾矢之的。富裕階層如果不能起到良好的示範作用,反而因為自身品行不當,損害社會成員之間的基本信任,加劇社會不公平感,就會招致強烈的仇富心理。

反過來,富人的利益格局,從個人擴大到社會乃至國家,則是多贏。在全球,財富與慈善幾乎是一對連體嬰。無論是出於扶貧濟困的初心,還是形象塑造的考量,在回饋社會上身體力行的富豪常常贏得好口碑。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讓科技創新成果惠及全球各地的窮人,提高了貧困人口的健康水準和生活品質,成為青年追求的企業家楷模。大陸94歲的著名古典詩詞研究學者葉嘉瑩近日宣布將自己所有積蓄近兩千萬人民幣全部捐贈給南開大學,設立「迦陵基金」,支持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研究,獲得更多的敬意。

富人,本該是個很好的詞,代表著富裕、大方、優雅、責任,而非今天所浸染的驕橫和精緻的利己味。富豪與土豪,仇富與羨富,僅在富人的一念之間。中華文化追求流芳百世,畢竟這不是金錢可得,仁心才能種下長久的福蔭。富人群體的眾善,無疑是對社會進步的重要助益。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