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潘文忠辭教育部長,再論廢除教育部

Share Button

范疇14 Apr, 2018

new01

教育部前部長潘文忠。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潘文忠請辭教育部長,該追問的不是潘文忠是否適任適格,是氣節的表現還是應聲的表現,而該追問教育部是否應該廢掉。

2014年,連續寫過四大篇有關台灣的「教育翻轉思考」,四年來經各方轉載,總點擊率超過150萬人次,顯示台灣社會對教育現象如何的不滿,其中第一篇就是〈如果取消教育部,台灣會怎樣〉,文中詳述為何應該廢除教育部,或至少降格為教育署。文中論述甚詳,此處不贅。

值得補充的一件事是,在過去的一年間,我曾當面請教兩位大學校長,一位知名國立大學,一位私校,「要如何才能提高台灣大學水平」?不同場合,沒有串談,兩位校長不約而同的第一句話就是:

“廢除高教司,至少凍結高教司。"

管他姓誰叫誰這黨那黨?重點在體制

先聲明一句,撰寫此文的動機,和那位姓管的先生是否出任台大校長一事毫無關係;台大校長是姓管還是姓趙錢孫李周吳鄭王,在我看來和教育半毛錢關係都沒有,社會自有論述、法律自有流程,國際自有評價。

應該問的是,一位教育部長在和某人是否出任大學校長風暴中因為壓力過大而辭職,這算什麼教育「部」?台灣的教育「部」算個什麼玩意兒?台灣的「教育」,在政府體制內又算什麼玩意兒?

2014年,也就是四年前,台灣是國民黨執政,「教育部」這個體制被痛斥,2018年的現在,台灣是民進黨執政,「教育部」這個體制還在被痛斥,顯示「教育部」這個體制之惡,與哪個政黨執政無關。這道理有點像,一顆毒瘤是長在你身上或我身上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去了解毒瘤的病理學,重要的是長了毒瘤的這個人,是否進行手術或治療。

治療人的無知,調整人的生活方式,割除那些容許毒瘤繼續存在和壯大的下賤行為,才是治瘤之道。

當然台灣的體制問題不只發生在教育部,但以教育部為例。由於種種歷史因素,台灣的政府體制是個「大中央、大權力、大油水」的體制,本來我們以為這是個因「老賊」而來的體制,但經過了二十餘年的一人一票,三次的政黨輪替,人們這才發現,體制本身的權力和油水,足以在打倒老賊、老賊死光光之後,新一代的「老賊」還靜悄悄地存在,而體制的誘惑,使得中生代變成中賊,年輕世代變成小賊。

去山中賊易、去心中賊難

這證實了一句古話:「去山中賊易、去心中賊難」。老賊、中賊、小賊,在台灣的體制權力和油水之下,形成了一個「老中青」相勾結的自我循環。我們只能說這是一種具有台灣特色的不要臉和下賤,回想先賢,捨身取義的為了台灣的自由民主法治打拚,換來的卻還是這樣一種不要臉和下賤的自體循環,換來的還是這樣一種誰抓到權力誰就緊抱老體制威權和油水不放的老結構。

好的教育體制、對的教育理念,平庸之人來做也差不到哪裡去;壞的教育體制、壞的教育習性,孔子來做也沒用。潘文忠是誰?他上還是下,與我何干?台大校長是誰姓誰,與我何干?但當一個體制被權力和油水主宰的時候,就與你我有百分之百的干係。

2018、2020要選,就選政策!

台灣人、台灣媒體、年輕世代,有沒有用「病理學」的角度來對待、報導、分析決定台灣命運大事的能力,甚至意願,導致的就是你我的命運。

潘文忠辭職一事,我們不要費口舌去論枝微末節,要論就論背後的病理學。體制的病理學,權力和油水的病理學,最重要的,為什麼一人一票二十餘年、三度政黨輪替了之後,台灣還如此德性的病理學。

Hey,大哥大姐小弟小妹們,老共又實彈演習了,你們覺得台灣還有多少餘裕可以做真實的內部改造?2018、2020又有兩次機會,我建議你不能選政黨,因為以政黨為核心解決不了問題,甚至不能選人,因為人一進了老體制就會變成老賊、中賊、小賊。要選,就選政策!尤其是選那些說得出如何改造體制的政策。

當然,如果由我選政策,我會選那些贊成廢除教育部、至少降格為教育署的政策。再囉嗦一句,選擇政策的理由請看此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