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蕩世局與未來走向

Share Button

不必瞎猜,只要綜合有關事實,就可得知北韓金正恩為何要求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

2001年911事件後,布希政府便有意攻打伊拉克以解決國內問題。在國際原子能委員會發現北韓有濃縮鈾計劃後,布希於2002年2月20日前往南韓,並以望遠鏡眺望北韓。接著,在美國壓力下,2003年1月10日北韓宣佈退出「非核子擴散條約」。這些事實將核武危機形成世局議題,並藉此說明北韓「真發展核武,卻又不肯承認」的現象 ,影射「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只是不肯承認」。即使如此,聯合國仍以「查無實據證明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為由,拒絕為攻伊背書。

由於美軍備戰已久,大量部隊久困於軍艦或沙漠之中,軍紀渙散,動彈不得。軍旅出身且深愛袍澤的鮑威爾將軍,不得已於2003年2月5日以美國國務卿身份,在聯合國安理會作證,為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背書(他事後後悔這項背書),故而布希於2003年3月20日下令對伊拉克開戰。

伊戰開打後,隨即有2003年8月27日由中國主導的「朝鮮核武六方會談」,但是美方旨在保持「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議題的造勢與壓力」,刻意反悔承諾杯葛議題,使會談在2006年破局。北韓因此遭受經濟與民生重創。

利比亞軍事強人卡達菲在美國設計下,首先放棄發展核武計劃,接著在2011年10月20日被叛軍酷刑凌虐至死,700億美元資產所有權瞬間歸零。有鑒於此,金正恩在發展核武成形後,能保不敗見好即收,要求「川金會」,避免被美國斬首。

川普招搖撞騙、藉破產逃避漏稅,是典型的奸商,也是性騷擾不斷的慣犯。他當上美國總統後,搖身一變為「心有祖國的奸商」

近代美國政治領袖都以軍事、經濟、政治、外交為後盾,以槓桿方式操縱世局圖利美國。因此,對外國發動戰爭、經濟制裁、外交施壓、扳倒強人使其喪失美元資產等,不一而足。川普是唯一深知經濟三昧,並能以「計量經濟」衡量與經營政治的總統。

他善於裝腔作勢恫嚇行銷,但注重現金與現實,也深諳見風轉舵與避免破局。他知道戰爭是一種投資,賠錢的機率高;在全球展示軍力是維持政經優勢的不得已花費;協商解決北韓核武危機是最省錢的辦法。所以,對金正恩在今年五月會面的要求立予答應。美國媒體則認為「未經協商定出框架便直接會談,快得出奇,風險很大」。

另方面,花了三代努力開創的核武能力,在毫無保證的條件下,金正恩有可能真的放棄嗎?現實上,美國一定不會拿出真金白銀補償北韓,況且美國曾經對禁核協商食言,致使北韓發生嚴重饑荒與凍斃,最後還是靠中國救援。因此,川金之所以能夠成會,除本文先前所敘述的原因外,其中當然還有中國的媒介與背書;亦因此,川普電謝習近平的牽成。

中國的背書也不是拿出真金白銀,而是願意以發展「一帶一路」的方式,協助北韓基礎建設與現代化,共創雙贏。金正恩曾經留學瑞士,知道北韓與先進國家的落差,他有年青人的直覺與血氣之勇,爾後北韓是否會南韓化,甚或進行統一,有待觀察。

換言之,「川金會」背後是中國請客吃飯。不知裏就的美國觀察家認為「美國竟然處處被中國帶著走,真可怕!」。

「一帶一路」不經過菲律賓。聰明現實的杜特蒂總統希望能趁「一帶一路」熱氣球升空時,順便把菲律賓的基礎建設也弄上去。至於中菲間的爭議,由於當前經濟與貧困問題嚴重待解,可暫時擱置。

「一帶一路」也不經過台灣,但是大陸近日宣佈對臺31項優惠措施,其中包括台灣人民可以參與並分享大陸重大建設發展的商機與利益。顯然,這是「以事實製造現實」的和平統一手段,讓台灣人民習慣於統一後的生活,也去除統一前的恐懼猜忌因素,一石兩鳥地解決了統一前與統一後如何化解統獨紛爭以及實行一國兩制的頭痛問題。

實質上,台灣不須擔心急速武統原因起碼有四:(1)推行「一帶一路」必須基於世局和平。(2)習近平與其父親主政大陸沿海省分多年,深諳台灣民情與臺商貢獻。(3)習近平可再三連任國家主席,時間壓力稍減。(4)完成脫貧與強國計劃為第一優先。然而,亦因此習近平有在連任內務必完成統一的壓力,因為「欲藉習近平的穩固政權強軍強國,能衝多遠就衝多遠」的理由固然很好,仍將難以杜絕「獨裁稱帝,違反民主」的批判。雖然民主歷史上美國總統羅斯福曾經四度連任,但他有領導第二次世界對抗大戰的重大理由。

民主主義與共產主義對中國來說都是舶來品。具有中國特色的共產主義確實為當前大陸人民創造出前所未有的福祉,但爾後是否能永續經營則仍有待考驗。顯然,世界各國勢將難以如法炮製全套的中國成功模式。亦因此,鄧小平提議以「一國兩制」處理兩岸關係確有過人老到之處。

台灣因應兩岸發展的實力如何?1945年時,台灣的民生水準在日本之與新加坡之後;1990年台灣民生水準雖仍在日本之後,但已超越新加坡、香港、韓國。據此,國民黨政權對台灣確有貢獻。然而,民進黨執政後反使台灣民生水準落於新加坡、香港、韓國之後,且每況愈下。據此,民進黨的執政能力不如國民黨。由此可知,執政必須靠能力、經驗、真誠努力、守法不貪污,諸此等等。

不論如何,民生水準會影響兩岸較量的實力與話語權,故台灣執政黨須特別努力。再者,國民黨畢竟曾經是遠大於共產黨的老大黨,代表台灣與對岸較量起來有歷史情節上的分量;民進黨則分量較輕,甚至不如日韓,這是必須體認的冷酷事實。

川普是不玩虛擬經濟的執行長。儘管他吹牛誇大品德不佳,卻是懂得權衡厲害與爭取最大現實利益的人。(He knows the calculated risks and gets the most out of it.)他在對北韓廢核不預設底線的情況下驟然答應「川金會」,雖然政治風險高,但也因沒有設限而有更大的進退空間。

北韓核武危機勢將逐漸淡化,對美國來說,今後將考慮政經效益最大化。對北韓來說,曾經被騙而摧毀核子反應爐,今後的談判將講究確實獲利。對中國來說,和平有利於「一帶一路」與「兩岸統一」,今後的努力將藉此增強國際關係,發揮邊際效用,從而促成台灣問題之解決  。

                                                         2018320日於洛杉磯        丘福隆 撰著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