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李家同》台灣真正的五缺

Share Button

new1-1

很多企業主認為我們國家有所謂的五缺。(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很多企業主認為我們國家有所謂的五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假設以上的五缺都解決了,我們的工業就會起飛了嗎?我看不見得,因為我們國家在文化上,對工業而言,有另外的五缺:缺野心、缺信心、缺耐心、缺專心、缺決心。

我們實在不夠有野心,和我們成尖銳對比的是韓國。我們的公司如果能和一家外國高科技公司合作就很高興了,韓國卻擺明的要超過那家公司。我常常去韓國,每次去都對他們有一些反感,因為他們常說一些當時在我看來不可能的事。可是現在回想起來,這是因為他們極有野心的原因。三星開始的時候,我們國家有和他完全同等級的公司,現在我們國家的公司還在原地踏步,三星已是世界級的公司了。

我們的信心也不夠,比方說我們不敢發展非常高級的通訊設備,總認為以我們的市場,這種高級設備不可能有什麼銷路。可是芬蘭只有500萬人,卻發展了相當高級的通訊設備,現在Nokia也是世界級的通訊公司了。他們如果沒有信心,大概也不敢發展這種向全世界挑戰的設備。

我們的耐心更是不能談了。政府對於所成立的研究中心絕對會要求他們在短期內有不錯的結果,但是很多工業產品從有觀念到商業化,都需要很久的時間。我們的研究單位常常因為研究沒有成熟而被迫放棄,韓國和我們同時開始,可是他們很少放棄,最後是我們羨慕他們的成就。

我們的工業研究有一個時尚問題,政府官員自己沒有把握,只好聽從海外學人或媒體的建議。政府常常提出重點計畫,對我們的研究人員來說,這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做奈米,明天做雲端,後天做物聯網,大後天做人工智慧。結果是十八般武藝樣樣學過,卻無一精通。研究人員無法專心,實在可惜。

政府下不了決心,這是相當嚴重的事。政府官員知道該發展什麼樣的技術,可是他們會顧及一些立法委員對這些科技的了解,比方說很多官員知道類比電路的重要性,可是他們也知道很多握有權力的其他官員根本不懂何謂類比電路,只聽過數位電路,因此也就不敢鼓勵國人在類比電路上下功夫了。

孫運璿院長由美國引進半導體技術時,我國沒有一個懂得半導體的工程師,當然也就沒有一家半導體公司,這充分表示我們國家在當年有野心,有信心,也有耐心。我們目前之所以有世界級的半導體工廠,乃是因為我們有很多專心工作的工程師。當然,最該感激的是當年政府的決心。

我寄望於我國下一代的年輕人,希望他們有足夠的雄心壯志,時時想將台灣建設成一個強大的國家,在工業技術上,決不能落後於韓國。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榮譽教授)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