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柯建銘在立院「審問」檢察總長

Share Button

【聯合報╱社論】
2013.09.27 04:48 am

檢察總長黃世銘在立法院遭到廿多名朝野立委輪番砲轟,被形容為一場「公審」。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在詢問關說案監聽譯文的內容時,還向黃世銘說出「你死了!」的話。這場「立委拷問司法」的大戲,不僅嚴重踐踏了司法的尊嚴,也讓立法院的粗暴鄙陋暴露無遺。

一般人或許以為,立委在立法院質詢官員,本是天經地義;也因此,柯建銘以立委身分在委員會質問黃世銘,自是理所當然。但其實不然,在此時此地,柯建銘無此資格。原因是,柯建銘是黃世銘及特偵組偵辦關說案之主要當事人,他和黃世銘是「被偵查者」與「偵查者」的關係;如果主場換到立法院,兩人的地位隨即因此對調,立法委員反過來就自己所涉案件質問司法人員,勢必形成「反偵訊」的倒錯態勢,對司法造成侵害。

亦即,其他立委可以質詢黃世銘,但柯建銘應該以「利害關係人」的身分,主動請求迴避質詢,這才符合角色分際,避免以「立委」身分對特定司法辦案人員構成不對等的威嚇或侵犯。然而,當天柯建銘不僅搶先登台質詢,並先後四度上台搶攻,甚至對黃世銘說出「你死了」這樣的威嚇言語。其作法,將「立委才是老大」的霸道心態表現得淋漓盡致,對自己所涉的司法關說則沒有絲毫悔意。

試想,立委如果可以用這種公審司法人員的方式,來抹掉自己的汙點或罪行,台灣的司法還有什麼陽光和希望可言?如果司法人員接受這樣的公然威嚇和侮蔑,司法還要向誰訴說尊嚴?

事實上,可議的不只是柯建銘,整個立法院的運作也充滿「為柯建銘作球」的偏頗心態。黃世銘之所以前往立院,並不是立法院邀請他去作專案報告,也不是立法院決議就關說案成立特別調查專案,而是民進黨立委以特偵組和廉政署「疊床架屋」為由,提案修改「法院組織法」六十三條之一,要求廢除特偵組,指名要他備詢。然而,在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這場長達八小時的輪番質詢中,主要焦點幾乎全集中在關說案,不僅柯建銘赤膊上陣親自「審問」偵辦其案件的檢察總長,更不斷有各路藍綠立委為他跨刀助陣,殺聲震天,立院簡直把自己當成「圍黃救柯」的戰場。

這「政治霸凌司法」的一幕,教人看得毛骨悚然。二○○六年,立法院修改「法院組織法」將特偵組法制化,並規定檢察總長由「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任期四年」,當時領銜的提案人就是綠營立委蔡啟芳,民進黨難道忘了嗎?當年一月十三日法案三讀通過時,立法院還宣稱特偵組將專辦「部長、院長、總統」等高官的重大貪瀆違紀案件,媒體還誇讚此舉「為我司法改革跨出歷史性的一步」,大家都忘記了嗎?那麼,為何特偵組連陳水扁總統的貪瀆案都能辦了,如今,只不過拔了王金平和柯建銘幾根虎鬚,民進黨即急著要廢特偵組;難道王、柯比總統更神聖不可侵犯?或者是民進黨在幫扁家向特偵組報一箭之仇?

立法院公然上演柯建銘質問黃世銘的戲碼,毫不避諱的政治干預司法,說明當前國會不僅是非不分,更到了假公濟私而不暇遮掩的地步。試想,多少攸關國計民生的重要法案無故遭到擱置,而今天一個「廢特偵組」的法案,就為了幫柯建銘和王金平的關說案護航,立刻優先重裝上場;立院的厚黑戰術,令人三嘆!

同樣讓人好奇的,是在近廿天的關說案紛擾中始終保持靜默的司法界,是真的無話可說,或者對這樣的政治凌辱只能唾面自乾?如果此案只是純粹的政治鬥爭,司法人員避免捲入,自是明智之舉;但此案涉及諸多司法獨立性和程序公正性之爭,民眾聽到的都是片面的政治語言,而缺少專業的司法見解作為辨正,在這種情況下,社會的是非價值要如何建立?看到黃世銘在立法院遭到不當對待,還有檢察官指責黃世銘未向主席提出程序抗議,請求裁示柯建銘是否適宜質詢,有失鐵漢風骨。這個提法是對的,但責備對象卻是錯的;如果黃世銘當時這麼做了,他恐怕得準備迎接襲來的鞋子,還下得了台嗎?

黃世銘在立法院有多窘,只是他個人的感受問題;但被柯建銘和眾多立委作踐的,卻是台灣的司法和社會的是非。

【2013/09/27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看柯建銘在立院「審問」檢察總長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8188617.shtml#ixzz2g6TYHgYk
Power By udn.com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