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專欄:范疇》台灣不能只換外套 更要換內褲

Share Button

 范疇

new1-1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左)、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右)。(中時資料照)

如果我說,不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都是共產黨的同路人,這句話你能接受嗎?嚇到你了嗎?請先收起情緒,聽我道來,再下結論不遲。

表面上看起來,共產黨在與台灣鬥爭,民進黨在與國民黨相互鬥爭,但只要細細體會,我們可以察覺到一個微妙的細節:不管是共產黨以消滅中華民國為最終目標,民進黨以建立台灣共和國法理獨立為最終目標,或是國民黨以保持中華民國的事實獨立為最終目標,它們三者的訴求都只限於台灣換一件外套,而沒觸及台灣換內褲這層次。

而事實上,台灣最需要做的事是換內褲。換了內褲,台灣不管將來政治定位如何,都會是一個欣欣向榮的社會;反之,若不換內褲,台灣即使法理獨立了,在內也是資源內耗、人民不樂,對外也是其味難聞。

所謂「內褲」,其實就是兩件事:大而無當的體制,以及肉桶政治的結構。

體制問題,作者過去已有數本專書和無數文章論及,此處僅簡要歸納如下。台灣小島僅僅36000平方公里、2300萬人,穿在身上的卻是一件當年國民黨從中國大陸帶來的施於1000萬平方公里、5億人的大政府大衣,此件大衣就是橫跨20幾個部會,縱含7層行政級別的「中央/地方」體制。台灣的政府比美國的政府還大;在「政府就是用來照顧人民的」虛偽儒家口號下,實際上是束縛了人民的活力和創造力,龐大的機構消耗了大部分的稅收,造就了超額的除了靠搞政治吃飯就別無謀生能力的群體,所謂的制度和法治,往往變成了政治寄生蟲的上下其手、見縫插針的工具。

再來,橫向20幾個部會乘上7級行政金字塔,就是超過170個的「權力尋租」小方塊。原本是美意的民主一人一票,變成了方塊權力尋租客的樁腳地盤,長年下演變成「中央以財政劃撥攏絡、箝制地方,地方以地盤選票威脅中央」的生態。「中央/地方」體制加上一人一票,不但沒有為台灣帶來真正的人民作主,反而成了民粹的催化劑。

這就是台灣的體制內褲,使得台灣成為一個「上下交相賊、左右來回推」的內耗系統。奇美企業的許文龍先生著書聲討「大政府」,台積電的張忠謀先生拜託政府放下「5+2」的身段,多將精神和資源放在為民間企業移除政治障礙,不是沒有道理的。

再來談肉桶政治這件內褲。肉桶(pork barrel)政治走到極端就是制度性的自肥和分贓,它在台灣無處不在,躲藏在政黨、機構和利益綑綁幫派中。簡化而言,包括了:一、國營企業體系中的肉桶;二、國家補助的各種「亦公亦私」的組織如工研院、資策會長年被少數幫派把持的肉桶;三、各種大型「公益團體、基金會」的實質肉桶行為;四、中介剝削外勞體系的跨政黨共犯結構大肉桶,還有高等教育系統和產、官之間的研究經費肉桶。說起來,實在是族繁不及備載。

要清洗肉桶內褲,極為困難,因為已經深入肌理、枝葉繁茂,內行人說:派系太多,現在已經分食得很難看,殺得刀刀見骨。另方面,某些肉桶的形成有其當年的背景,甚至是當年的善意政策在時空變化之後成為了惡習。然而正如那句名言所說:「壞人做壞事不可怕,可怕的是好人在制度習慣下不得不做壞事。」今日的肉桶若不除,或至少加以控制,不但台灣的政治無出路,經濟也不可能好。

這也就難怪為何中國共產黨只強迫台灣換外套,從來就不觸及台灣的內褲問題,馬可以照跑、舞可以照跳。一方面,台灣倘若自力更生地清洗了體制和肉桶的內褲,那就是真正民主了,就具有對中國大陸「和平演變」的軟實力了;另方面,台灣只要不換體制和肉桶的內褲,那麼對台灣上下其手、見縫插針的機會就很多了。

台灣的兩大黨,民進黨及國民黨,為何也都不急於換內褲,而只在換哪件大衣上打得死去活來,道理其實也是不證自明的:對許多搞政治的人物,體制和肉桶就是他們寄生的母體、奶水的來源,怎麼可能「弒母」呢?

看來台灣還需要幾次世代翻轉才能得到救贖。青年世代,若你們看得懂,就隨時準備翻轉吧!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