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開講》翁啟惠與台灣生技發展

Share Button

【自由時報  2017-04-04  梁耕三/前國家同步輻射研究中心主任】

台灣經濟發展在1990年代末期已呈現瓶頸,積極促成產業創新早是社會共識。在此時潮之下,中研院李遠哲院長早在1997年成立技轉辦公室,希望鼓勵基礎科學研究人員,對產業創新有所貢獻,也讓中研院走出學術象牙塔。2000年人類基因圖譜解碼完成草圖,中研院策略上著眼生醫科技的未來,籌設基因體研究中心。當時任職美國Scripps的翁先生在新藥開發已經很有名氣,他在2003年被李院長請回台灣擔任中心第一任主任,翁先生到任後,便積極落實中心的研究方向,並親自帶領一支四、五十人的研究團隊,培育人才,使基因體中心可以做為開發新藥的育成中心。

2006年翁先生接任中研院院長之後,更克服層層困難,在毗鄰院區的202兵工廠,建立生態、研發兼具的南港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做為基礎研究與尖端藥物研發的基地,他夢想將這園區推到世界上新藥開發的搖籃之一,便是中研院走出學術象牙塔,貢獻台灣最好的契機。這股經過一、二十年建立的創新動力,現在卻受困於浩鼎案,此動力可能就此逐漸流失。

台灣學術界隨著科技也在1970年代開始快速發展,迎頭趕上歐美。早期留學生的回流做了很大的貢獻,許多學術領域的領頭羊回來接研究單位的主管。然而學術研究成果要成為商業產品,進而帶動新的產業發展,必需藉由取得專利再技轉,此談何容易。翁先生是中研院第一位有研究發明技轉實績的院長,翁先生因他的醣化學專長可以有癌症藥物的專利,因有突破性的應用而讓中研院、發明人及國家賺了錢,今天此研究模式不也是科技部正要積極推動的嗎?台灣的產業要轉型到創新,不能把創新研究與賺錢畫上等號,倒果為因。,現在檢調對翁院長的貪污指控,不只對他個人的清白,也對中研院的信譽大大損傷。

翁先生為什麼選擇放棄在美國Scripps優渥的千萬美元講座,而回台灣中研院服務,這不是許多早期留學生鮭魚返鄉的最好寫照嗎?今天的南港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已經失去一位領頭羊,翁先生當時的重要副手也都已經換了位置,政府如何正視浩鼎案,讓生技界重拾信心,便是台灣之幸。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浩鼎&中裕新聞事件,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