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槍擊案釋疑

Share Button

imageimage (1)

 

 

若槍手在2004年總統大選前一天(3月19日)蓄意暗殺阿扁總統,而子彈只在阿扁肚皮上劃下一道輕傷,這種可能性比阿扁吃美國牛肉而得狂牛症的機率還低。

若請求阿扁拿性命配合演出槍擊案,阿扁也一定不幹。

如果,迫於執政成果千瘡百孔,選期即至又無計可施,在助選幕僚「保證絕對安全」的勸進下,若阿扁終於願意配合製造槍擊傷痕,則「確實保證作案絕對安全」仍然是一項難度極高的挑戰。況且,緊接著的問題是:「即使能安全製造出傷痕,要怎麼讓大家知道阿扁已經挨了槍呢?」

其實解套的方法很簡單:讓呂秀蓮真實挨槍,然後由阿扁說「我也中槍了!」

當年,有些綠營人士對呂秀蓮的言行作為以及堅持競選連任副總統極為不滿,有除之而後快的傳言。因此,呂秀蓮被子彈打得哇哇叫後由人揹進醫院,符合事實也大致上符合陰謀者一石兩鳥的設計。但是,如何能在短短數分鐘內製造阿扁身上的槍擊傷痕,迄今仍無令人信服的說法。

有鑑於此,作者特此提供下列「絕對安全的作案設想」,供讀者們參考:

首先,在「滅音手槍」前端加裝一截「加長槍管」。這個「加長槍管」的側方有一道沿著槍管走向的長條裂縫(約12公分長,0.3公分寬)。因為裂縫開口細長,可以保證子彈在經過「加長槍管」時不會從細小的裂縫跳出。作案時,槍手把「加長槍管」橫擱在「挨槍者」肚臍的下方約5公分,使長條裂縫部份緊貼肚皮,然後開槍作案。在這種情況下,子彈不但能夠在圓柱型的肚皮上製造出爆裂開放性的「直線傷痕」,而且傷痕可以超過十公分。相反的,在一般正常射擊情況下,不論彈道走向如何,都無法在圓柱形的身體上產生這種傷痕。

只要配套行動準備週全,如此作案可在數分鐘內搞定。「挨槍者」可站立或躺下挨槍。如果是躺下作案,則站立起來後,肚皮上的「直線傷痕」可能會因肚子往下垂而變形為「微笑型曲線」。

須注意者,由於子彈射出時會迸噴出很強的氣體與顆粒,在近距離內會產生灼傷,甚至更嚴重的傷害。要避免受到這一層次的傷害,可減少火藥量以降低子彈速度,或者在槍管上開出氣孔等防預性手段。

阿扁在26年前為槍殺警察的死刑犯伍戚傳辯護時,曾經做過彈道重建。他知道在一公尺以外射擊只會產生傷口,在三十公分之內射擊則會留下燒焦痕跡。無巧不成書,隨行扁側的簡雄飛整形外科醫師與李昌鈺的法醫均先後證實,阿扁肚皮上的槍傷竟然也有燒灼的現象,並且傷口有焦黑的含鉛物質。

許多人不認同李昌鈺博士過去對319槍擊案所做的鑑識報告,主要是因為沒有考慮到李博士是美國公民且必須配合美國政府立場的緣故。如今美國政權已經轉移,他的立場當然會有些許調整。值得參考的是,李博士在交出報告後一再提示:「傷口與低速度彈頭所造成的新槍傷相符」、「政治謀殺不會使用這樣小火力的射擊工具去打無關緊要的部位」,以及「以現在的角色,有些事不能討論」。更值得注意的是,該報告發現阿扁的襯衫有六處割下與剪下的不明小破損。依常識推斷,這很可能是為了剪除噴射在襯衫上的火藥污點所致。

阿扁會有作案的動機嗎?選情不妙且選舉日在即,這種壓力眾所周知。原先指望將某一國民黨經濟要犯從加拿大引渡回台灣,從而製造「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競選對手連戰的興票案」的計劃,竟然意外落空,這種壓力則知之者少。從阿扁在卸任前大量購買碎紙機以銷毀文件的品性作為看來,若他在319有狗急跳牆式的作案,不會令人感到意外。從他不積極揪出殺害他的兇手、阻止真象調查,以及願意承受「當槍擊案受益者」的種種批評看來,若阿扁涉及作案,亦非難以置信。

子彈在劃過阿扁的肚皮後,能夠穿過柔軟的內衣與襯衫左側,卻穿不過與內衣和襯衫緊密相連的夾克外衣,造成彈頭掉在夾克之內。誰能相信?況且此一彈頭竟然能停留在夾克之內(阿扁走進醫院途中,以及醫生們翻衣搶救當中,彈頭都未掉出),等到照X光時才「驚奇地」被發現。依此看來,若能進一步查出誰有機會把彈頭偷放在阿扁的背後使其在X光片上顯像,便可追出共犯。

按常理,作案者一般會在第一時間消滅重要人證與物證。319迄今已逾五年,許多相關事項已經變形或消失,若仍一味地追尋槍隻與狙擊手恐怕成功的機率不大。其實,若能查出「誰負責使熱區大放鞭炮不斷,讓煙霧濃密到看不清候選人」便可揪出共犯,因為槍手的開槍位置已事先設定,槍擊時絕對要有鞭炮聲及硝煙的掩護,並要求車速減慢。調查時可從熱區的沿街商店住家開始,找出一再催促他們務必放鞭炮的人員,核對鞭炮買賣記錄,然後往上追查,可能要經過數層才會找到主要共犯。

最近阿扁與呂秀蓮對319的發生過程發表了南轅北轍的敍述,但是對「別人對我開槍」倒是一致描述成「為台灣人民犧牲以及展示國家領導者風範的偉大表現」。從案情方面考量,阿扁說他為了趕場,提早十五分鐘出發到台南拜票。是否因作案迅速超乎預期,或因傷口關係急於解脫?阿扁又說擦藥膏無法止血,所以待衛長要求馬上送醫。然而,若當時已流血不止,又堅持緩慢步行進入醫院,為何內褲絲毫不沾血跡?呂秀蓮說她在為自己的傷口止血時,手臂踫到阿扁夾克的下擺,覺得有點黏濕。這時呂秀蓮和阿扁都還沒有看到汽車擋風玻璃上的彈痕,怎麼阿扁就已經上了藥膏了呢?如果夾克下擺的黏濕是流血所致,那阿扁的流血量可大了。

大體而言,319策劃者雖然具有相當的經驗,佈局層次也很高,但是這件槍擊案畢竟不是完美的犯案(This is not a perfect crime.)。我們有理由相信,真象終究會大白於世。

二OO九年十二月三日於洛杉磯          丘福隆作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三一九槍擊案釋疑,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