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黑鳥麗子》台灣若是「危城」

Share Button

中時電子報   黑鳥麗子

new5-1

哈佛教授麥可桑德爾的暢銷書《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有個「失控電車」難題,一輛電車煞車壞了,往前衝會輾死5個鐵道工人,另條相連彎道上則只有1個工人,如果轉向1人會死,但同時也救了5個人,你會怎麼做?電影《危城》正是一道難題。

民國初年,惡名昭彰的軍閥兒子少帥一身白衣、孤身進城,毫無理由槍殺了3個人,若為公平正義,理應殺人償命,但權傾一方的軍閥將血洗全城報復;若放了他,假裝沒事,就沒事。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一開始,守城的地保劉青雲堅持「規矩」,進城必須登記、殺人必須償命,因為他知道事情沒那麼單純。浪子彭于晏則冷眼旁觀,他武藝高強但向來不理規矩。地保的屬下們慌了,豈能坐視老大捅虎頭蜂窩自尋死路?城裡的富商氣了,一邊操弄居民情緒、一邊派人暗殺地保;百姓壓力太大,跪求地保快放了殺人凶手;甚至連少帥的軍隊也怕了,萬一遇到正義魔人處決少帥,他們也全得死。難怪飾演少帥的古天樂會笑說,「太好玩了!」

片中角色都有其「非如此不可」的難為之處,像吳京飾演的少帥馬前卒,知道少帥喪心病狂,可為了平步青雲,只能依附,但他是個人渣嗎?在首尾呼應的細節中、讓觀眾窺見另一個他。

彭于晏的角色討喜,在大正派劉青雲與大反派古天樂之間,他這自戀浪子帶來喜劇效果,對白也頗富趣味。

看完電影,一直想著若這事發生在今日,該怎麼處理?功利主義者會說,要追求「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因此難免少許犧牲,理當放掉一個殺人魔救全城!

大數據會說,城裡主流意見是放了殺人魔,你的親人都在城裡,能隨便血洗?不放人的那個才是食古不化!但如果擴大調查範圍呢?沒有社群力量,誰會關注一個不知道在哪裡的小城即將被屠城?就像誰還記得西非恐怖組織在兩年前綁架了200多個奈及利亞女學生?

香港導演陳木勝在這時候自編自導這樣一部商業大片,電影就是他說話的工具。誰該死?忍耐是對的?有強權就沒公理?越多人開始思考與行動,起碼殺人魔不敢再肆無忌憚地作惡。

台灣若是這危城,我們的地保會怎麼做?「馬地保」肯定要求依法行政而引發民眾抗議與名嘴攻擊,民眾霸占地保辦公室之後宣布人是馬地保殺的,都是馬地保的錯。「蔡地保」則會說,這是歷史共業,我們要盡速召開國是會議、凝聚社會共識,盡力協調,只要合理,都可以答應……你呢?你會怎麼做?

(作者為自由作家)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