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專訪 馬英九:登太平島傳達主權

Share Button

2016年03月26日 13:24 中時電子報
即時新聞中心

image

馬英九總統日前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針對我國南海主權、兩岸關係與大陸政策及我經濟發展等議題回應媒體提問。《CNN》在今日播出,節目由名主持人克莉絲汀·阿嫚普(Christiane Amanpour)透過越洋視頻專訪總統馬英九,阿嫚普提出太平島主權、兩岸問題及對蔡英文期許等問題,馬總統指出,他在總統任期內登上太平島,是向全世界傳達中華民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並希望蔡英文審慎思考「九二共識」,與中國陸有更和緩關係。

專訪內容如下:

問:馬總統,歡迎來到我們節目。先讓我們從最近發生的一個新聞開始。目前在臺灣周邊有幾個國家都對於在太平島的這些動作都感到不太高興,這週還讓一團國內外記者,也包括CNN登島採訪。請問目的為何?

馬總統:我們這次安排國際媒體到太平島去訪問,主要是希望讓大家充份瞭解這個島嶼在南沙群島當中的地位。尤其是它不但有充分的淡水,能夠耕作農產品,並且有他自己的經濟生活。我們不希望中華民國的領土-太平島在最近這段時間當中,被降格為一個「岩礁」。因此,我在今年1月28日登島,接著安排國際媒體去採訪,主要就是希望讓世界瞭解這裡的真實情況。不要再被誤解、不要再被歪曲,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我身為中華民國的總統,我必須這樣做。

問:總統先生,您說這是您必須要做的事,當然您也知道關於這個島的議題有許多爭議,例如菲律賓及越南等國均批評您的登島之舉,美國也說這樣的舉動對於整體情況沒有幫助,我的問題是,您是挑釁呢?還是按照中國大陸的吩咐才去做的?因為只有大陸沒有批評這項舉動。

馬總統:中華民國在1946年就已經收回了太平島,在當時,不論是越南或是菲律賓都沒有表示任何的意見。我們自1956年開始在島上駐軍,一直到現在,我們有效統治太平島已經有60年的時間。因此,其他對於太平島提出主張的國家,都是後來才加入的,他們在早期根本沒有提出任何的主張。而我們經營這個島這麼多年,全世界都知道這是中華民國的領土。實際上,從歷史上來看,早在19世紀,英國的海軍經過這個地方的時候,就知道這是中國人的島嶼,這個事實應該非常的清楚,其他的聲索國都是在比較晚的階段,才對太平島提出主張。我覺得主權是一個問題,但是我們去的主要目的,有更重要的一個任務,就是不要讓它被別的國家,或者是國際仲裁法庭把它降格成一個岩礁,那是一個非常錯誤的看法,我當然要藉這個機會把它說清楚。

更重要的是,國際社會從來沒有媒體到南海的島嶼去訪問過。我想這是第一次把南沙群島當中唯一有淡水的島完全的公開,這點非常重要。而從昨(23)天他們回來之後的各國報導來看,我相信確實是發揮了很大的說明效果。我想未來如果還有人對「它本身是島而不是礁」有任何懷疑的話,我們應盡可能地安排他們去訪問。

事實上,昨天我也公開表示,我歡迎菲律賓政府派代表、或者是律師到這個島上去訪問。我也很歡迎荷蘭海牙的國際常設仲裁法庭的仲裁員、也就是法官,能夠到這個島上去做實際的訪問。這樣的做法也是仲裁法庭的規則所允許的。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全世界能夠瞭解事實的真相。

問:總統的任期剩下兩個月,請回想一下為何您的所屬政黨這次選舉會輸?是不是因為總統的大陸政策,與中國大陸簽署了這麼多貿易協定,引起人民的反彈?

馬總統:您剛剛說在臺灣有些人反對我們的大陸政策,當然是有,不過不是多數,尤其從今年1月16日舉行的大選中看得非常清楚。我們在過去將近8年中所打造的一個現狀,實際上獲得絕大多數人民的支持,就在兩天前陸委會所做的民調還顯示,有86%的人民支持維持現狀,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這次大選中的三個候選人,不論是執政黨或反對黨,都主張維持現狀,而這個現狀是我們在過去7年多所創造出來的。也就是因為大家都主張維持現狀,所以這項政策在這次大選當中並沒有進行太多辯論,大家就視為當然了。

這點很有趣,因為在全世界的總統選舉當中,反對黨候選人很少主張維持現狀,他們應該都會主張要改變,否則他為什麼要參選呢?可是就這個議題來講,這次大家都主張要維持現狀,可見大家都知道我們近8年來所創造的現狀符合臺灣的利益,而且8成以上的民眾都支持。
問:所謂「現狀」是重申「一個中國」政策嗎?另外,新選出的總統蔡英文也贊成維持現狀,但是民進黨在這次大選中取得立法院多數席次,且民進黨傾向臺獨,在民進黨的執政下,現狀是否能繼續維持?

馬總統:我要稍微糾正您一點的就是,我們的政策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而不是只有「一個中國」政策,這點非常重要,因為海峽兩岸對於什麼叫做「一個中國」持有不同看法,雙方在1992年時達成的一個共識,是雙方都堅持「一個中國」,但是雙方所賦予的涵義各不相同,可以用口頭方式各自表達,但我們表達的「一個中國」當然就是中華民國,我們「一中各表」的政策,是過去8年來能創造此一現狀非常重要的關鍵。

至於說我的繼任者願不願意繼續這樣做,當然她會在未來向大家說清楚,不過,就我們所了解,在中國大陸方面,因為在1992年與我們達成了這個共識,過去8年中雙方都把它當做一個共同的政治基礎來推動兩岸關係,才能夠達成現在的成果,假如說這個共同的政治基礎不存在,是不是還能維持現在和平、穩定、繁榮的現狀?我想我們不能說完全沒有疑問,所以我們希望未來的繼任者,應該在這個問題上非常審慎,選擇一個對臺灣有利,而且符合雙方在過去達成共識基礎上的態度,這樣才能使得臺灣在未來的發展中,不會因為兩岸關係的不確定,而遭受到許多障礙。

問:蔡總統當選人從來沒有公開表示是否正式支持「九二共識」,總統認為當蔡英文在兩岸關係上的看法與您有所不同,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如何解讀蔡英文的勝選?

馬總統: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先生在過去1年當中,也多次強調「九二共識」的關鍵,我相信大家都瞭解,他最近還特別強調過,大陸堅持「九二共識」的態度並沒有改變。這裡我要特別提醒您,「九二共識」不是中國大陸提出來的,是在1992年由我方提出,而中國大陸接受並且支持的。換句話說,「九二共識」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所發展出來的一個兩岸共識,不是他們要求我們、我們接受,而是我們提出來,他們接受的,所以實際上對我們是有利的。因為在「一中各表」的前提下,臺灣會有一些發展空間,這就是為什麼「一中各表」的「一中」如果是中華民國的話,這個政策獲得一半以上臺灣人民的支持,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我們當然希望繼任者能仔細地考量支持「九二共識」的做法,這樣會使得兩岸關係非常平順,使得臺灣不論是在發展國際關係或在其它方面,都會有一個更友善的環境。

問:儘管大多數臺灣人的感覺如此,但是否年輕一代的國家認同比較強烈,希望有一個成熟的民主體制,您認為未來會有所改變?還是會維持現狀?

馬總統:我相信臺灣人民大多數都支持一個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也希望中華民國一直維持自由民主的狀態,但是我們在發展與大陸關係的時候,一定要能建立雙方的共識,使得這個關係能順利而且和平地發展。過去20多年的經驗顯示,最好的辦法就是把當(1992)年我們提出來的主張「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繼續維持下去。實際上,即使在選舉之後,我剛說過,如果「一中各表」的這個「一中」是中華民國的話,支持率還是超過50%,當然,這些支持的人當中一定有很多是年輕人,因為這是對臺灣最有利的一個方向,也唯有這樣,才能維持兩岸的關係,而且能讓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有一個外溢的效果。我們過去近8年來與美國、日本、歐盟與東協等國的關係改善,跟這個都有關係。所以「九二共識」不只是兩岸之間而已,它基本上還有國際上的意義。

問:總統先生,您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在新加坡有了歷史性會面,與習近平先生見面是什麼樣的感覺,你們如何稱呼彼此?兩岸領導人兩岸分治這麼多年後第一次會面是不是一次平等的會面?可以請您說說看嗎?

馬總統:我在去年的11月7日到新加坡與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先生會面,這是兩岸隔海分治66年來的第一次。最重要的意義是兩岸雙方的領導人能夠在不計較國名、不計較頭銜的情況下,坐下來共同為兩岸的和平及臺海的現狀達成共識,把過去所建立的「九二共識」更加以強化,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意義。

這場會面的意義不只是象徵性的,因為在其他的一些方面,包括大陸旅客中轉、大陸的專科生到臺灣來升學,又比如說,加強貨貿協議的談判,都有一些具體的成果。而且我也在習先生的面前,正式提出來大陸對臺灣的軍事部署以及國際間的打壓,是臺灣人民沒有辦法接受的,希望他們能夠提出具體的改善措施。我相信在這個場合,雙方很坦率地把雙方問題提出來,並且希望對方能夠努力地往更好的方向邁進,我覺得這個機會非常好。尤其是當我建立了這座兩岸高層之間的跨海和平大橋,之後,往後中華民國的總統都有機會利用這座跨海和平大橋與對方的領導人進行最高層次的溝通,我相信這對臺灣是非常有益的。當然,要做到這樣的話,雙方對一些共同的政治基礎一定要有共識才行。

問:您的印象是習近平先生會盡全力維持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to keep Taiwan a really part of China)?還是會維持「一中」的「虛構」(one-China fiction)?

馬總統:我與習先生在討論的過程中都非常瞭解,海峽兩岸目前並沒有進行統一的條件。但是我們也讓習先生瞭解,我們主張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不會表述為「兩個中國」、「一中一臺」或「臺灣獨立」,我們表述的當然是按照憲法規定,只能是中華民國。事實上,這一套理念、這一套論述為過去將近8年的兩岸關係提供了非常適當的基礎,讓雙方都可以接受。中國大陸當然希望要統一臺灣,它從來沒有放棄過這個想法,但是他們為什麼願意在「九二共識」基礎下,與我們和平發展,而不是馬上利用和平或者非和平的方式來促進統一呢?因為它知道那樣子做的話,不但沒有辦法達到好的效果,反而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可是它也不能不和我們達成這樣的一個協議,讓雙方都能夠在這個基礎上,和平繁榮地往前發展。

Amanpour女士,您大概有讀到,馬習會之後,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的專欄特別講到,這次的馬習會是中國大陸從1980年代以來,就兩岸最核心的主權議題上所做的最大讓步,這也許是雜誌的看法,但是也有很多人確實是這樣認為。因為過去中國大陸的領導人從未願意與臺灣的領導人坐下來,忘記國名、忘記頭銜,稱彼此為先生,還能夠談上一兩個小時,且對具體或理論的問題都能夠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我覺得這一點對臺灣、對區域、對世界,應該都是有益的。所以當我完成與習先生的談話之後,美國國務院立刻發表歡迎的談話,因為兩岸關係能夠改善,也是過去8年來我們與美國改善關係很重要的一個因素。這當然不是唯一的因素,可見兩岸關係的改善有很好的外溢效果,如果能夠掌握這個訣竅並適當發揮的話,對臺灣、對區域、對全球應該都是正面的。這也是為什麼馬習會之後,大部分的評論都是正面的。
(中時電子報)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南海主權, 政治觀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