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業要能傳承 才是事業

Share Button

2016年02月22日 04:10 中國時報 丁學文

new5-1

在美國念書時,我喜歡指著高速公路上一輛輛綠色的Evergreen貨櫃車,驕傲地向美國同學顯擺這是台灣企業。與台塑一樣,在台灣的發展中,長榮集團的成功故事也和我們的成長如影隨形。只是誰能料到隨著創辦人辭世,兩個集團卻不約而同上演一齣真實版的「台灣龍捲風」。撫古思今,內心特別難以接受,真希望台灣多一些能夠永續傳承的好企業,少一些本土劇似的扒糞談資。

台灣要有讓人尊敬的百年企業,需憑藉擁有大智慧的創二代英雄出現,不管企業本身多麼優秀,沒有接班制度的提早準備,再優秀的創二代也會損耗於內鬥紛爭。台塑、長榮的接班問題絕非個案,但為什麼諸如國泰、富邦,甚至中信金的接班能處理得雲淡風輕?我認為創辦人的未雨綢繆及資本運作的安排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要企業第二代完全接手第一代創業者的事業本就不易,加上時代變化,第二代還須肩負企業轉型的新任務,沒有事先安排,企業很可能走向弱化。針對這些,美國靠的是股權分散,相互監督,讓企業發展;而歐洲、日本則以股權集中,交叉持股來監督發展,各有特點及經驗教訓,但善用資本運作的事先安排絕對是所有台灣企業應嚴肅面對的重要課題。

弗洛伊德說:「家族與工作的關係來源於愛與工作之間的衝突,只有當兩者平衡,我們才能夠達到滿足。」家族企業如果想要永續經營,就必須把企業利益放在個人利益之前,不要為了爭權奪利忘了手足之愛,否則內耗不但傷身且令人傷心。大陸新希望集團劉永行也說:「家族企業的弊病在於家臣過多,但敢說真話的精英缺乏。」秉持皇家家天下的觀念只會讓企業如同歷史朝代更迭,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尤其現代企業管理往往牽涉到法令及股權治理,早已非一人之力可面面俱到,如果還妄想以一人意志、私相授受,只不過是徒增二代紛爭的過時想法。

這個世界上,能賺錢的是生意,能傳承的才是事業。在事業的傳承中,有眼力的父輩,有潛力的子女,有能力的教練,一個都不能少。長榮接班之爭給台灣家族企業最大的啟示是,培養下一代不能培養成依附的一代,不能培養成除了財富就不能生存的一代,不能把傳承看成是上一代對下一代的恩惠。

授予家族企業傳承的博弈不僅是第一代與第二代的博弈,不僅是兄弟姐妹之間財產權的博弈,也不僅僅是家族企業主與職業經理人的博弈,更是你到底是創業梟雄或是創業英雄的博弈。這是一個巨額財富容易被創造又會隨時被消失的時代,任何因為沒有事先規畫準備而陷於接班內鬥的企業,都如同把企業能否永續生存的博弈置於洪水之前而不自知。

(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中國時報)

校正編輯:黃柳璟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