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海外看台灣洪案民情

Share Button

陸軍下士洪仲丘在禁閉操練期間死亡。按理,操練過度頂多不支倒地、昏厥或休克,離死亡還有一段可以救治的餘地,不致很快產生腦及全身浮腫、多重器官衰竭以及血水灌滿肺、腹、胸腔的慘狀。因案情詭異,台灣民情激憤輿論大嘩,指責軍政體制作為未符民意。

若無陰謀,洪軍士可能因哮喘發作處置不當,引發高燒缺氧惡性循環。又因過度操練、極度疲勞、睡眠不足、汗疹遍佈、體型肥胖、瀕臨中暑等原因使其體質羸弱垂危,造成生理機制全面崩盤。至於多重器官衰竭死狀悽慘,可能是因凝血機制不良卻進行插管輸血所致,造成血水灌入第三空間。再者,哮喘本身或救治藥物的副作用亦可能引發致死病情。

若有陰謀,滅頂式灌水、主動大量飲水(可導致肌肉痙攣)、毒品、過敏藥物、激素等亦可能製造不幸。尤其是下藥最為容易且不著痕跡,清除證據亦易。若如此,下手者必定在犯案現場工作;教唆者必定在第一時間獲得犯案通報。

本案主謀是誰?542旅長雖不見得是主謀,卻是唯一能確保禁閉成案付諸實行之人。至於使269旅配合執行則至少需有副旅長的層級。犯案動機為何?若為教訓洪軍士,禁閉操練足矣,軍士之死則屬意外;若為滅口,禁閉操練非但難竟其功,反可導致洪軍士退伍後反彈爆料,故必須及時殺滅其口。若如此,則犯案動機必涉重大軍心、軍譽、軍機、軍需或軍備事件。

洪軍士為何惹眾怒?或許其智商很高卻情商不足。從他發求救簡訊給政戰主任卻傳到旅長手機一事可知(故意作為?!),他既不知軍令系統與政戰系統彼此的抗衡性而挑動敏感神經,亦不知日正當中的主官最痛恨身邊人員私下傳遞私密信息。和大都數涉世未深的耿直青年一樣,洪軍士不識「小公司的大毛病可立刻斬除;大機構的小毛病卻不易更正,因為這些毛病均歷經考驗挑戰」,以致為撼動不良體制付出生命。

軍檢單位處理本案因循苟且,專注於大事化小維持軍譽,大體上只進行紙上作業,幾乎没有科學辦案調查以逐項釐清疑點的能力作為,因此給予名嘴們爆料發揮的廣大體材與空間。

洪案傳聞爆料不斷,有指稱洪遭人灌水且有數位不能入鏡頭的長官袖手旁觀,故監視影帶被刪。偏巧此時名醫柯文哲又以鈉離子濃度過低,估計洪有可能被灌水8.4公斤。名嘴們大喜過望,立即鼓吹洪遭灌水虐殺,引起民情沸騰。為挽救聲譽,柯文哲頻頻出面解釋灌水之說不可能,定調洪為中暑致死。於此同時,他亦為同行設下防火牆,強調「洪之死,非醫療作業之過」。

名嘴在民調中的可信度一向不高,品質良莠不齊。較糟糕者有三類:(1)把評論當三民主義考題發揮,所謂「敍述文畫人,議論文畫鬼」,前言不符後語鬼話連篇。(2)以高亢聲調唱衰政府,口不擇言怒駡反對派,有紅衛兵情節。(3)引報據典挾洋自重,往往以「蘇格拉底昨天又請我吃飯」之類語言抬高身價,繼而百遍叫賣「墨菲定律、瓦倫達效應、創造性破壞」(作者按,墨菲定律不是物理定律,版本很多,意如「夜路走得多,總會碰到鬼」;瓦倫達效應也不是物理效應,是洋人嘲諷用語;創造性破壞原意為「先有創意,故進行破壞」,不是盲目破壞。),甚至鼓動民眾走上街頭抬棺抗議,效法茉莉花革命(按,這是資本主義國家鼓動的革命,旨在解決金融危機。)。大致上,這三類名嘴的通病為:“只知民主有「享權利」的內涵,卻完全忽略亦必須「盡義務」的真諦。”國家社會因此遭受額外動亂損失。

馬英九總統行事風格予人「但憑一己之力,爭取歷史定位」的印象,致使全國人民成為冷眼旁觀者。其怯於下放與分享權力的結果造成友者成敵,敵者大樂。八月三日逾20萬人走上街頭,反馬勢力與社會不滿情緒大結合,予馬政府當頭棒喝。隔日,馬總統遂決定親赴洪家弔慰,展示強烈意志作為。雖遭民眾噓聲重嗆,仍然表達更改「管教不當」之初衷,以「禁閉決定、操練執行、急救過程,三者皆有嚴重缺失」為洪案定調。馬在洪家宣佈政策並回答問題,較之過去確是一大進步。可惜仍未藉此情以動之感動洪家,爭取主導民情之尊。總體而言,此行對馬應該是利大於弊。

真相只有一個,若軍檢與控訴律師不能舉證有滅口行為,被告蓄意殺人將無法成立,罪名可能降至過失致死。又,集體作案不易,若控方強調被告集體犯案,被告刑責反而較輕。不論如何,法庭必須依與案情有關的證據做判決,不能為道德標準做判例,也不能藉此處罰被告過往不良行為。誠然,洪案是台灣民主司法極為昂貴重要的經驗。

2013年8月8日於洛杉磯      丘福隆撰作

本篇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