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興:台灣的發展 從來都不是靠「覺得有可能」才創造出來的

Share Button

江則誼、沈聰榮/台北報導

new7-1「在黨、政、軍、特都還牢牢掌握在手裡的30年前,有誰相信國民黨會向228悲劇道歉、賠償?」「花蓮的原住民占1/4,外省族群又1/4,再加上灑錢,有誰會說民進黨的人去花蓮選有可能贏?」第一個跳出來要求國民黨政府針對228事件道歉賠償的人權醫師陳永興,在一場演講中強調,台灣的發展歷史裡,從來都不是依靠所有的人「覺得有可能」才創造出來的!

他認為,就算環境再不利,譬如228、去花蓮播灑民主種籽…,只要對的事就應該堅持去做,「你去做了,就知道台灣的力量會和你站在一起,堅持的事情,也往往都因此會成功」陳永興說。

現任羅東聖母醫院院長與民報董事長的陳永興是在《民報文化講座》中以「一個精神科醫師的心路歷程」為題,從精神診斷的面向來看台灣的問題與出路。

確實,和陳永興醫師為舊識的吳念真導演,也在同一個場合說過類似的話:要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會有意義,去對抗體制(編按:吳導舉自己和小野進入中影改變體制翻天覆地的例子),能量是會累積的,否則,誰會相信國民黨會搞成今天甚至一度推不出候選人的窘境?

陳永興舉了一個他剛出道當個小醫師時代的實際例子,印證就算是一個小人物也具有改變社會的巨大能量。他說,他去向當時擔任立法委員的康寧祥借預算書,發現國家編列的社會福利預算,一半被退輔會拿走了,另一半又拿去照顧公務員,剩下真正照顧到弱勢者、殘障者的,根本所剩無幾,「難怪精神病患滿街跑」陳永興說。

他說,當時便做了兩件事,首先,立刻進行一項全國精神醫療院所的普查,把所有精神病院的問題和困境統統寫出來;另外,他在預算書中發現,為什麼同樣是國家級醫院,榮總一年的預算高達40億元,台大居然只有4億元!他因此提出質疑這其中是否牽涉到「省籍歧視」?最後,第二年的預算書出爐之後,陳永興說:「臺大醫院一年預算就變成40億了!」;至於精神病院的全國普查之後,集結成很多文章,最後,也因此促使了《精神衛生法》的立法通過。

後來,1987年他和鄭南榕、李勝雄等人跳出來要求國民黨政府道歉賠償並制訂和平紀念日,陳永興說那時全國各地巡迴辦活動演講,一天到晚被警察拿棍子打得頭破血流,可是社會支持的力量也很大,最後逼得國民黨真的道歉賠償設置記念碑並制訂和平紀念日。

對的事情就堅持去做!陳永興說他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他說日治時代的蔣渭水醫師就是這樣幹,就是因為蔣渭水如此堅持,做了那麼多衝撞體制、追求公義的事情,才會影響後來的台灣醫界有高度社會參與的熱忱與傳承。

陳永興也以他創辦《民報》作為例子,他說幾年前向許多朋友募款要辦報,可是朋友們都說:「陳永興,恁穩死ㄟ啦」,陳永興說他無奈回道:「就醫生的觀點,人本來就穩死ㄟ。但退一萬步看,就算穩死ㄟ,不然就當成包個十萬元白包好了,我們來試看看,看台灣有沒有創造另一種不代表財團的媒體公義的聲音!」陳永興說,兩年前《民報》就是這樣開始的,目前也許還有再改善的空間,但目標與誠意則是從來不打折扣的。

最後,陳永興還是強調,別認為個人無法改變社會,人不能這麼悲觀。只要這個社會有更多個人想要落實社會正義,堅持做他們認為應該做的事,那麼這個社會就還有希望。

陳永興表示曾有人問他,擔任精神科醫師連自己的病患都治不好,會有成就感嗎?「我的成就感就是做一件毫無成就感的事,」陳永興說,「這個社會需要多一些願意一輩子去做沒人想做的工作,注意沒人注意的角落,而且願意持續下去。」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