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

Share Button

相對論 / 議題全覽 / 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

new34-1

歷史斷裂、自我綑綁與反民主的九二共識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上週參加國共論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引發輿論高度關注。朱立倫在會中將「九二共識」詮釋為「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但內涵、定義有所不同」,立刻造成台灣熱烈爭辯。

馬英九總統重申:要維持兩岸和平穩定,須堅守「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其更指出:雖然有人倡議建立新的兩岸互動基礎,但新主張尚未取得台灣共識,以及大陸與區域各方的認同信賴,現階段還是「九二共識」最受支持。馬總統不僅支持九二共識,也深信其代表台灣人民共識。

馬朱的詮釋,立即遭到泛綠陣營批判。在朱習會期間,台聯青年軍率眾到國民黨黨部,激烈抨擊「國共獨裁出賣台灣」、「馬朱集團出賣台灣」。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指出,國民黨與當初決策者都講不清楚,各自解讀沒有共識;全台灣也有七成人反對「九二共識」,為何國民黨要逼大家接受?在綠營眼中,根本不存在「九二共識」,接受「九二共識」更會傷害台灣利益。

藍綠對九二共識出現高度分歧,讓這場辯論更具時代意義。本文將指出,「九二共識」其實:一、欠缺穩定歷史連續性;二、定義權與懲罰權幾乎掌握在中共手中;三、使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空間籌碼盡失;四、更有違民主政治多元價值精神。因此,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

合憲和平、保障台灣利益的九二共識

兩岸現況發展繫於九二共識,正方要改變現況,須證明「九二共識」有極大弊害,拋棄後能獲得巨大利益;或提出更優秀具體、可落實的替代方案,為台灣找一條沒有九二共識的路。

本文將指出:九二共識的「一中原則」,符合中華民國憲法內涵,拋棄是違憲;九二共識創造兩岸和平、帶來發展利多,拋棄則一無所有;承受了九二共識的利益,卻放棄承諾,是不守信用的破壞正義;揚棄九二共識,兩岸必動盪不安。

本文亦將指出,正方提的若干論點不符事實,未提出如何面對拋棄九二共識所帶來的衝擊,亦無法提出能維持兩岸和平發展的替代道路。綜上所述,為了符合憲法規範及道德價值,為保障台灣的經濟利益與兩岸和平,我國不應揚棄九二共識。

兩岸關係現狀

「九二共識」涉及兩岸關係現狀,一旦誤判兩岸定位,則必然曲解九二共識內涵及作用。

在李登輝及陳水扁任內通過的憲法增修條文,序言就說「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顯示國家「須邁向統一」,只因尚未統一,在憲法上做出暫時安排。例如第11條,「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此為訂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的法源。從而可見,兩岸關係是「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的關係(一國兩區),而非「一邊一國」或「國際關係」。

揚棄九二共識,是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我方先前從「歷史斷裂、自我綑綁、反民主」三點,主張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反方則認為,拋棄九二共識即違憲,也違反忠信原則,並將造成兩岸動蕩不安。

作為回應,本文將論證:一、憲政主義保障國民有揚棄「九二共識」的自由;二、憲法從未明訂「固有疆域」;三、堅持「九二共識」侷限台灣國際參與;以及四、堅持九二共識,只造成台灣經濟過度傾中。最後,觀察近來兩岸發展,北京當局若干作為,不斷顛覆反方論證的「各自表述」;故我方重申:我國應揚棄九二共識。

揚棄九二共識違憲?

中華民國自1987年宣布解嚴、開放黨禁報禁;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1992年通過刑法一百條修正;以及1996年舉行總統直選以來,已然進入憲政主義階段。

憲政主義基本理念是「有限政府」與「保障人民權利」,也就是說:政府權力跟政治運作應受憲法規範,以保障人民的自由與權力。海伍德(Andrew Heywood)在《政治學的關鍵概念》一書指出,廣義來說,憲政主義是自由主義的基本政治原則之一,亦是自由民主政體(liberal democracy)的重要構成要件。由於權力帶來腐化,政府始終有走向暴政而侵害個人權利的傾向,而這正是憲政主義者所疑慮和防範的。因此,憲政主義是對個人自由不可或缺的屏障。

憲政主義的落實,可從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關注民主的國際非政府組織)所用的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s)與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指標觀察。政治權利主要表現於「人民有權組織與參加不同的政治或社團,並從事反對活動」;公民自由則是「表達與信仰自由、集會與結社自由、獨立與公平的司法制度、公民擁有自主性與各項個人權利」(李酉潭、翁柏萱 2009

總體而言,「政黨政治」、「反對政府」與「言論自由」為憲政主義具體的實踐。我國憲法第11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14條「人們有集會及結社自由」都是上述精神的體現。

如我方首輪陳述,「九二共識」至多只是國民黨的政治主張,或是與中共間的政治默契;其政治效力與合法性,應只及於國民黨執政期間的政策規劃與制訂。基於憲政主義與言論自由的精神,中華民國國民與任何政黨社團自有批評、拒絕或揚棄「九二共識」的基本權利,反方認為「拋棄九二共識即違憲」之說,是否將「九二共識」的政治位階置於憲法之上,反而限制了人民團體表達意見自由之權利?

憲法從未指明「固有疆域」

其次,反方從主權重疊、治權分離的立場,說明兩岸是「一個中國內的兩個政府」,推論「九二共識」為現行憲法規範兩岸關係的「政治解釋」。反方的立論起點,顯然是憲法第四條:「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其引述憲法增修條文,認定我國的「固有疆域」及於中國大陸。然而這樣的解釋,始終存在巨大爭議。

1993年,針對民進黨立委陳婉真等人提出的釋憲案,大法官曾在328號解釋指出,「中華民國領土,憲法第四條不採列舉方式,而為『依其固有之疆域』之概括規定,並設領土變更之程序,以為限制」;並認為「其所稱固有疆域範圍之界定,為重大之政治問題,不應由行使司法權之釋憲機關予以解釋」。

就政治發展的角度而言,大法官釋憲是憲政實施的補充,用以平衡「憲法最高性」與「時代意義」間的兩難,對民主政治內涵有積極意義。釋字328號則凸顯出,對於中華民國固有疆域,連職司釋憲之大法官都因有政治爭議,而無法正面界定;所謂「九二共識」也,僅能視為個別政黨之主張。

憲法學者李惠宗也曾在《憲法要義》一書裡主張,所謂「依其固有疆域」之規定,形同未有規定;因制憲之時,國土中尚有未定界之問題。憲法不能就領土問題無所置意,故只能採取象徵式之概括規定,但其實是將領土問題讓諸國際法上解決,此見實與前述大法官解釋意旨相輝映。

更重要的是,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第一條指出:「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於立法院提出憲法修正案、領土變更案,經公告半年,應於三個月內投票複決,不適用憲法第四條、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這意味台灣實行民主憲政以來,已將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台灣)的「人民主權」,置於固有疆域的概念之上。若把政黨主張視為唯一解釋或不可取代的教條,恐與前述精神違背。

九二共識侷限台灣國際參與

反方認為「九二共識」奠定兩岸和平基礎,有利於台灣的國際地位與經濟發展,因此基於「正義論」與「忠信原則」,必須信守「九二共識」的政治互信基礎。然而,我方對於這個判斷的兩個前提,也就是「九二共識提昇台灣國際地位、經濟發展」,均有疑慮。

在國際地位部分,我方認為,承認「九二共識」實際上剝奪台灣外交戰略縱深。

我方業已不斷強調,「九二共識」僅是國民黨對兩岸關係的主張,豈能將政黨片面主張,作為外交戰略最高或唯一的指導方針?國際局勢詭譎多變,國際政治的本質,本來就是現實主義與理想主義的混合;過於空泛的道德論,只會讓台灣欠缺戰略縱深。尤其「九二共識」的詮釋權,始終掌握在北京手中。

反方曾指出,邦交國鞏固與「外交休兵」,是堅守「九二共識」的意義與實惠;我方認為這是種自我滿足的解釋。反方以維持邦交國的現狀自滿,卻忽略台灣更需要的國際參與(這包括加入國際組織、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如同第一階段我方陳述,中共並未因為台灣接受「九二共識」,而放鬆對外交空間的限縮與打壓。

再者,北京當局至今未曾放棄,以武力作為解決兩岸關係的手段。部署在對岸的千餘枚中程導彈,也無撤除之意。面對這樣的不友好的國家,台灣堅持「九二共識」與「忠信原則」豈不過於鄉愿?

南韓政府曾在金大中時期,採取對北韓較為道義與友好的「陽光政策」,提出從「南北聯合→聯邦制→統一國家」的三階段統一論,並對北韓實行經濟援助。但是此一政策主張,到李明博後就嘎然而止。因為南韓發現「陽光政策」不僅未能從根本上改變南北關係,反而使朝鮮獨自發展出核武,使南韓國家利益受損。

若「九二共識」有助台海和平,反方須解釋:何以北京當局不願意撤離中程導彈?為何不廢除所謂的《反分裂國家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揚言,台灣不接受「九二共識」,未來兩岸關係將「地動天搖」,其憑藉的,不正是武力威懾與經濟制裁的恫嚇?

九二共識造成對中經濟倚賴

反方也認為,只有堅持「九二共識」,才能促進兩岸社經文化交流,帶來和平穩定與實際利益。但這跟若干實證觀察牴觸:

首先、2000年至2008年民進黨執政期間始,從未接受「九二共識」,也導致中方關閉兩會協商機制。然而八年間,兩岸經貿交流也未曾中斷,甚至持續深化(唯一曾中斷交流的,是2003年的SARS疫情)。

反方將大三通、陸客觀光的開放,歸功於2008年馬政府重新接受「九二共識」。但前者能順利推動,其實奠基於扁政府執政期間,從小三通、春節包機、貨運包機、人道包機的實踐基礎;而後者的全面開放前,也早有扁政府先從「第三類大陸人士」(旅外一年以上、有海外居留證)與「第二類大陸人士」(經第三國)開始的試行。回頭來看,國民兩黨執政期間兩岸交流都有進展,與我國是否堅持「九二共識」與否並無直接關係。

其次,反方一再強調,「九二共識」有利於台灣的經濟發展。由於馬英九總統曾多次把「兩岸簽署ECFA」詮釋為「九二共識下的產物」,我們就以ECFA簽訂前後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來檢驗。我們從四方面分析:

外資來台 :ECFA前,官方宣稱可吸引外人來台投資,有利台灣經濟結構轉型。 根據經濟部投審會統計,民進黨執政八年(2000-2007),外資來台平均每年71億美元,馬執政後七年(2008-2014),年平均只剩下54億美元,ECFA簽訂後五年,年平均更只剩下50億美元。

台資入中 :根據中國商務部與CEIC資料庫顯示,ECFA後,2010年來各國對中國投資占自己國家GDP的比率,日本維持在0.1%的水準,韓國維持0.3%以下,美國更是維持在0.02%;反觀,台灣從2009年0.47%,自2010年起暴增超過兩倍至1.56%,至今持續維持在1%以上。台灣資金不斷向中國流入,五年下來實際投資金額每年平均60億美元,高於日本的58億美元,更是美國的32億美元和韓國的30億美元的兩倍。

出口 :ECFA前,官方預計總出口量可上升4.87%-4.99%;ECFA後,財政部統計2011-2014年這四年間,總出口額增加392億美元,平均每年3.6%,對中國出口額增加100億美元,平均每年2.2%。官方數據不僅無法呼應原先承諾的4.87%-4.99%,對中國出口成長率更是明顯低於總出口成長率,可見簽訂ECFA後,銷往中國的路並沒有打通。

進口 :ECFA前,官方預計總進口量將上升6.95%-7.07%,ECFA後,財政部統計,2011到2014年這4年間,總進口額增加230億美元,平均每年2.2%,對中國進口額增加121億美元,平均每年8%。由此數據可看出,原先承諾的6.95%-7.07%已跳票,從中國進口的增加程度,遠遠大於總進口成長率。可見中國貨已經大幅傾銷到台灣。

上述的經濟數據顯示:兩岸簽訂ECFA後,外資來台漸少,而台資加速被吸入中國;對中國出口的通路沒有打開,反是中國或以大幅進入台灣市場。整體經貿關係,明顯朝向中國傾斜,這將出現什麼後果呢?

著名政治學者吳玉山在其著作《抗衡或扈從》一書中指出,國際關係的小國與大國的互動關係,只有「扈從」與「抗衡」兩種選項。前者意味小國外交政策,受制於大國,喪失自身的主權地位;後者則是擁有其外交自主性與主權完整性。不同的結果,關鍵在於「小國對於大國的經濟獨立與依賴關係」。

舉例來說,過去中亞五國、外高加索三國與芬蘭,皆過於依賴與前蘇聯的經濟關係,其外交主權地位因此受制於大國。若要改弦易轍,則恐面臨大國經濟制裁。例如芬蘭於1958年想調整外交政策,蘇聯認為這將損害其利益,發動經濟制裁,迫使芬蘭放棄初衷。

在目前「九二共識」與ECFA架構下,台灣對於中國經貿的依賴與日俱增。在面臨經濟制裁的風險下,將使台灣喪失外交與主權的自主性,不可不慎。

北京推翻「各自表述」

簡而言之,我方認為:揚棄「九二共識」並無違憲之虞,反是憲政主義與言論自由的展現,況且憲法也從未界定「固有疆域」為何。接受「九二共識」則將使台灣外交政策陷入被動地位,面對威權體制的威脅;經濟上也將更過度倚賴中國,增加遭到經濟制裁的風險。此時堅持「忠信原則」,恐過於一廂情願。

而觀諸近來兩岸關係發展,北京當局若干舉措,一再顛覆了反方在替「九二共識」辯護時,一再闡述的「各自表述」原則。

例如,日前中共在未經兩岸兩會任何諮詢協商的情況下,片面宣布將發行「電子台胞證」(即卡式台胞證),陸委會至今不知其詳。試問反方,這是否代表,所謂的「各自表述」與「治權分立」的認知,完全取決於北京的政治需要與單方面的認知?北京是否才是決定中華民國的「治權」內涵的主體?

又例如,中國人大常委會日前通過《國家安全法》,其中第十一條將台灣和港澳並列,規定「維護國家安全、統一和領土完整」是港澳台及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這意味著台灣的國家主權地位,已被置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內法」範疇,此舉恐是繼《反分裂國家法》以來,北京將兩岸關係「內部化」與「國內化」的最新作為,其直接將台灣人民,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法規規範的對象。這意味中華民國的「政府地位」只與港澳「特別行政區」相當,從根本否認中華民國的國家與主權。這顯然推翻了反方主張的「各自表述」內涵。

這些發展,讓我方對於繼續盲從「九二共識」,深感憂心。因此我方重申,我國應揚棄「九二共識」。

本篇發表於 2015馬習會相關新聞,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