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產業發展也需要核心價值與戰略目標

Share Button

2015年09月28日 04:09 工商時報 主筆室

new3-1

《產業創新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目前正在立法院等待朝野協商,如果順利,極有可能在這個會期完成三讀。根據立法院的議案文書顯示,這次修正的內容,幾乎都只涉及租稅獎勵條件的放寬,行政院遲至九月初才提出的「防挖角條款」尤其如此,其內容是希望藉由提供員工分紅股票時的所得稅優惠,達到挽留人才不要離開台灣的目的。

產創條例作為台灣產業政策的主要工具,實施成效如何,的確攸關台灣經濟能不能順利轉型、從容面對全球競爭,以及有效因應中國大陸紅色供應鏈崛起的挑戰。但無論是從原先的立法宗旨,或淪於枝微末節的修正方向來看,產創條例恐怕都難以承擔如此重責大任。

台灣在2010年訂定《產業創新條例》,取代了《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想法與作法確實都大有進步,包括降稅及獎勵內容從早期的投資、生產,擴及研發創新、無形資產的運用;涵蓋對象更跳脫以製造業出口為主,納入農業與服務業;政策重心也從工業區為主,提升到符合各種需求之園區。產創條例很明顯地揚棄了「產業別」的獎勵,轉而注重「功能性」產業環境的營造。

然而,產創條例因為欠缺核心價值與積極性的發展戰略,以致對近年來台灣產業擺脫轉型困境,幫助有限。特別是在政府財政日益困難的情況下,許多廠商必須朋分有限的租稅優惠,導致效果大打折扣。

以產創條例的立法宗旨「改善產業環境、提升產業競爭力」為例,雖標榜對各產業一視同仁,但因為缺乏核心價值,因而難以成為產業發展策略的指引綱領,很容易演變成什麼都要,但什麼也都做不成;因為國家資源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

這樣講,並不是主張要回到過去,繼續採用「選拔特定產業、廠商」,然後無條件給予優惠的作法。事實上,隨著市場的多元發展,自動化與數位化的生產技術進步神速,乃至世界貿易組織(WTO)對傳統產業政策的限制與約束,各國產官學界已紛紛對產業政策,尤其是國家在經濟活動中所應扮演的角色,都提出不少新穎但務實的思維。

其中,需求導向的研發與生產策略最受肯定。中經院第二研究所所長陳信宏就有一段相當精彩的闡釋:「在看待本土內需在科技創新的角色時,不宜只是以市場大小來解讀本土市場的價值,應強調其作為創新觸動者(innovation trigger)的重要性。應利用本土一些獨特或有特色的需求,結合先驅使用者,激發產業創新,進一步尋求對外出口的潛能」。國際間可以舉出的實例,包括新加坡缺水但發展出高效率的海水淡化技術;以色列的資安與節水農業,同樣先是滿足自身需要,最後也能出口。

道理相同,如果把上天給予台灣的條件、對台灣的考驗,盡可能都化作產業發展機會,誰曰不宜?包括防災、食安、太陽能、海洋產業,甚至日常生活裡的長照(輔具)、社區與城鄉改造,凡是可以提升生活品質,帶給人們安全、舒適、甚至美感的生活環境,都值得以國家資源有系統地大舉投入,並藉此培育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創造高品質的就業機會。

僅一味強調技術發展,高唱創新卻和本土疏離,甚至認為製造東西賣到國外,才是發展經濟硬道理的想法,其實早已不合時宜,而且可能也是造成今天台灣經濟發展陷入困境的一個源頭。

透過上述核心價值所篩選出來的產業,一方面由於接受市場的高度檢驗,必須發展出獨特的競爭力才能夠永續存在,另方面也因為確實回應了社會需求,更容易獲得民間資源的支持。在政府政策上,也可以藉由符合國際規範的法規協助與政府採購,對相關創新產業加以扶植。

在此同時,只要制訂並嚴格遵守產業「日落條款」,規定一定期限以後,必須退場並將發展機會讓位給其他新產業,也就比較不會造成經濟資源錯誤配置,出現「扶不起的阿斗」等後遺症。

我們認為,無論產創條例的修正,或今後其它策略性產業條例的制訂,都應納入此一戰略思維。(工商時報)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