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已經結束:總統候選人們,你們的麻煩大了!

Share Button

【蔡佑駿╱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new1-1

處在人口結構轉折點的台灣,即將在2016年迎來第一場人口負債期的總統大選。因為民間消費不振、投資大幅衰退、以及公共債務飆升,展望未來台灣其實已經沒多少選擇。這不僅會是新任總統當選人的考驗,也是所有台灣人必須共同面對的一道關卡。

2008年11月4號,歐巴馬就任美國第44任總統,不過他當時可能雀躍不起來,因為前任總統小布希留了一個經濟大蕭條的爛攤子給他。2008年美國道瓊指數跌破萬點,美國進入二次大戰以來最大的景氣衰退,失業人口從不到700萬,飆升到1500萬以上,而且許多聯邦州已經出現嚴重債務問題,像是美國西岸的加州,多次宣布進入財政緊急狀態,十多個州財政危機程度甚至更加嚴重,美國經濟經歷長期的房地產泡沫侵蝕,金融業和許多企業債務累累,高油價傷害民間消費,人民被房貸壓到喘不過氣來,美國隱藏多年的各種社會問題,在歐巴馬上任後,一年內全部大爆發。2009年3月,道瓊指數只剩6000點,美國聯準會(FED)被迫啟動前所未見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uantitative easing, QE)拯救美國經濟。

圖1:2008年道瓊工業指數走勢 資料來源:https://stock-ai.com

圖2:2007年至2009年美國失業人口 資料來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實施量化寬鬆一次不夠,聯準會又做了第二次,甚至最後做了第三次,於是歐巴馬成了美國歷史上舉債最多的美國總統,但當時他也無可奈何,因為2008年美國的人口結構面臨長期的人口紅利轉人口負債,地方債務惡化,炒房泡沫破裂,舉債救經濟是不得不採取的對策。

圖3:1981年至今美國聯邦政府負債金額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圖4:1950~2020美國人口結構 資料來源:聯合國

圖5:1950~2030台灣人口結構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

但這樣的場景,似乎不只出現在美國。2015年,台灣也開始進入長期的人口負債結構,2016年勞動人口比2015年少7萬,2017年比2016年少8萬,2018年比2017年少10萬,一年比一年減少更多。勞動力轉變成受扶養的高齡化人口,這是55年來台灣再度面臨人口負債結構的悲觀時期。進入老年化的台灣,中央及地方公共債務合計超過台幣6.5兆,台灣政府在債台高築的局勢下,繼續增額發行公債,從2004年至2015年,1年以上非自償債務實際金額,從台幣3兆8784億元暴增到6兆1205億元,而且金額未來勢必會持續增加。台灣經過10多年的選舉文化,地方政府為爭取選票虛擲公帑,財源收入只有固定稅收,地方首長卻為了選票亂開支票,擴大舉債,議會監督完全失能,加上中央地方財政收支劃分法早已過時,問題一大堆,中央政府也無可奈何,行政和監督單位無法互相制衡,債務當然不意外地扶搖直上。

圖6:1995~2015台灣中央政府年度負債餘額 資料來源:審計部、財政部

從財政部國庫署統計數據來看,中央政府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超過5.37兆元;短期債務未償餘額超過2600億元,而且這只有「公共債務法」規範的債務,如果加上中央與地方的長期債務、短期借款、非營業基金,舉債金額至少7.1兆;還有軍公教退休金8.7兆、勞工保險8.8兆,台灣政府總負債很可能已經超過台幣25兆,以台灣人口2346萬人來算,每位國民平均負債要分攤百萬元。

表1:台灣地方政府公共債務餘額(截至104年6月底止)

資料來源http://www.nta.gov.tw/default.aspx?isComputer=Y

截至今年6月底,苗栗縣1年以上債務占各該政府總預算67.67%,早已超過舉債上限50%,而宜蘭縣的1年以上債務占總預算則是63.9%,暫居第二名。舉債是為了追求未來經濟成長,提前挪用資金;但是當舉債是為了償還舊債,新建設大多也不是為了望眼未來經濟成長,只是為了暫緩眼前的燃眉之急,如同信用卡以卡養債,財政與經濟問題將永遠無法解決。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部門的債務成長全部大於經濟成長,債務未償還餘額占國民生產總額的比重越來越高,雖然台灣的債務比重和國際上許多高負債的國家相比情況輕微許多,但這不是長久之道,以債養債,未來必然走向破產之路。

許多地方政府雖然帳面的債務較低,但其實是透過土地炒作和買賣,掩蓋攀升的債務,只要房地產持續上漲,不只地方政府的債務不成問題,甚至台灣大多數人民的財富都會成長,這也是前苗栗縣長劉政鴻對於債務處理最有信心的原因:只要縣府標售土地成功,土地和房價炒高,債務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圖7:2011年國富毛額與淨資產分配結構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圖8:2012年國富毛額與淨資產分配結構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數據會說話。2011年底,台灣國富毛額187.1兆元;扣除折舊後之「國富淨額」為146.9兆元,是近2006〜2011年增加最多的一年,2011年台灣各地土地公告現值調升,就讓國家財富增加6兆元。另外建商蓋了不少房子,加上房價上漲也貢獻了2兆元,全台家庭的房地產價值為31.4兆,除以全國 805.7萬戶,平均每戶擁有的房地產價值是390萬元,平均每個家庭房地產價值增加24萬元,總計全國房地產價值至少高達105.2兆。

到了2012年底,台灣國富毛額197.5兆元;扣除折舊後之「國富淨額」為155.1兆元,2012年台灣各地土地公告現值調升0.9%,土地部分就讓國家財富增加3.6兆元,建商繼續蓋房子,房價繼續上漲,全民資產又增加了,全台家庭的房地產價值為35.3兆,平均每戶家庭資產1090萬,每戶擁有的房地產價值是420萬元。所以,只要房價年年成長,台灣從人民到政府,資產源源不絕的成長,那麼什麼債務問題都沒了。

圖9:2012年底家庭部門資產淨額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但如果房價不漲呢?

美國2008年或日本1990年代的房地產泡沫摧殘整體經濟的經驗,就會發生在台灣身上。房地產和土地不漲,過去以債養債的各級政府,還有背負大量債款的房屋持有者,甚至向銀行以房地產擔保來鉅額融資的資本家,很可能引發資本流動性短缺的問題,所以台灣房價不能進入劇烈的跌勢,否則就會有動搖國本的景氣蕭條期。

【本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138期:好日子已經結束:總統候選人們,你們的麻煩大了!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