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一生 — 劉炯朗

Share Button

南非的民权运动领导人物曼德拉曾被囚禁27年,

    成为全世界道德和勇气的模范。

    印证了勇气和意志足以克服战胜压迫的力量。

    2008年7月18日,举世景仰的前南非共和国总统曼德拉先生欢度九十岁的生日。我想谈谈关于他的故事。

    南非共和国位于非洲南端,是欧洲和印度亚洲间的海运枢纽,天然资源相当丰富,特别是黄金和钻石的矿藏。总人口约四千七百万,有三个分别是行政、司法、立法的首都,有11种官方语言,也因此南非共和国有11个官方的名字。国民平均生产总值GDP大约一万美元,在全世界180多个国家中排名七十左右,算是在中间。它的吉尼系数(GiniCoefficient,贫富悬殊的量度)为57.8,相当地高。全世界贫富悬殊最低的吉尼系数约是25左右,最高的差不多是70。

    大约两千五百年前,当地土人就开始了农作、畜牧、狩猎的生活。葡萄牙人是率先从欧洲到南非的移民,17世纪中期荷兰人也到南非定居。18世纪末,荷兰海上霸权开始衰落,英国取而代之,英国人也移民到南非。荷兰人和英国人都从包括印度、马达加斯加和印度尼西亚等地,把当地人带来当奴隶。1910年,南非联邦成为大英帝国里的一个自治领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英帝国日渐式微,1961年南非共和国脱离了大英联邦,正式成为独立国。

    奋力争取自由平等


    南非的近代历史中,最重要也可以说是最沉重的一段时间就是1948到1994的40年里,种族隔离政策的形成,中间的争议和抗争,到最后的全面消除。

    让我们先谈谈一个似乎十分明显的观念——人权。联合国人权宣言里,开宗明义地说:“人类生而自由,具有同等的权利和尊严。”自由和权利正是一体两面;自由带来权利,权利彰显了自由。每个人都有同等的权利和尊严,也就是平等的真谛。在我们都同意“人类生而自由平等”的原则下,一个大家往往忽略的问题是:“为什么?”换句话说:“什么是导引这个原则的原因?”观点之一是,这是个自然的原则,因为平等和自由是天赋的权利;另一个观点是,这是个该有的原则,因为平等和自由是人类相处中合情合理的关系;还有一个观点是,这是个不能避免的原则,因为一个没有平等和自由的社会,必将是个纷争、动乱,充满了愤怒与仇恨的社会。

    在诸多关于平等和自由真谛的阐述方面,让我引用美国罗斯福总统在1941年的演说中所标榜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人类的历史,可说是一部争取平等和自由的历史。我们不禁自问,这么明确的普世价值为何如此难以了解、难以实行?历史上的法国大革命、美国南北战争、中国的国民革命、二次大战对纳粹的战争,以至公民的权利、妇女的权利、劳工权利的争取,更推而广之包括性向差异的权利、未生胎儿的权利、环境保护的权利,水和其他天然资源的权利,种种争辩都彰显了平等和自由的追求包含了许多因素和考量:历史传统、地理环境、军事和政治权力的掌握,经济和其他资源的争夺,加上人性里的野心、自私、固执和偏见等等。

    人权更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今天,当我们谈到几十年发生在遥远陌生的南非共和国的历史时,我们不要把它看成单一事件。当我们读历史时,的确会发现许多相似的人物、事迹,在不同的时空环境下总会一再改头换面、不断重复再出现。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劉炯朗博士文章, 專家筆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