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屏專欄-如果希臘總理選台灣總統

Share Button

2015年07月16日 04:10 中國時報
劉屏

image
在希臘公投投票所,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神情輕鬆地投下自己的一票。(美聯社)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如果參選中華民國總統,一定會高票當選。他在希臘高喊入雲的種種口號,讓他贏得選舉,進而贏得公投。那些讓希臘選民意亂情迷的號召,在台灣可以替換為「愛台」、「抗中」、「什麼都不驚」……,在選戰中必然無往不利。

希臘公投,超過61%的選民說No。這個結果一點不令人意外(也許比例如此之高令人有一點意外),因為說No,就是向撙節開支說No,也就是向苦日子說No,所以公投結果出爐後,選民歡慶不已。其實,那分明就是賴債公投,何慶之有?

這個結果,齊普拉斯意氣風發,因為他贏了,進一步挾著全民意願向歐元區各國說No。

然而他真的贏了嗎?他個人是贏了,但希臘的國家前景變得更不可測,希臘的國家及人民形象更是全然賠上,還有比這個輸得更慘的嗎?

還真有,就是歐元區各國提出的最新方案。這個方案比公投之前的條件更加嚴苛,根本可說是最後通牒,包括希臘原先的加稅、退休金改革等條件必須提前實施;希臘日後重大財經決策須接受歐盟監管等,簡直逼著希臘交出若干主權。

最讓希臘人痛心疾首的,當是要求希臘把國有財產私有化,以籌措「償債基金」。這些國有財產包括島嶼、文化古蹟等,也就是說,要希臘人出售祖產。這根本是變相的割地賠款,難怪不但希臘人反對,其他國家也為之不平。
然而希臘還有多少討價還價的籌碼?從1970年代的政府文宣,到去年的「太陽花」運動,台灣很熱門的口號是「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然而今天希臘能夠救自己嗎?「最後通牒」出爐後,德國人60%支持,只有不到20%認為太過嚴苛;還有20%的德國人呢?根本反對濟助希臘,主張任其自生自滅。即將滅頂之人,還能計較救生圈的品質嗎?

其實,以希臘的經濟情勢,私有化能有多大成效,令人起疑。前幾年,希臘出售國有資產,以500億歐元為目標,結果乏人問津,只賣了35億歐元。令人想起冷戰年代的政治笑話,謂古巴革命後,經濟一塌糊塗,領導人卡斯楚發電報給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人民食不裹腹,運糧食來」。赫魯雪夫回電,「叫人民勒緊褲帶」。卡斯楚再致電:「運褲帶來」。從古巴到希臘,這種笑話真是悲涼。
公投說No後,希臘趾高氣昂,從總理到民眾皆然;然而不過10天,希臘垂頭喪氣,從總理到民眾皆然。因為如果再說No,希臘就準備迎接經濟的全面潰散了。這種公投,解決了什麼問題?誠如《中國時報》英倫特派員江靜玲所說,花了上億歐元辦這場公投,不如把這些錢用於解決實質問題。

但齊普拉斯這種操弄民粹的政客,重心在於爭(騙)取選票,不在於解決實質問題。他念中學時,主張學生有翹課的自由。至於學生有上課的義務,有認真讀書的責任等等,對這種人而言,既然無法挑動群眾情勢,當然擺在一邊。自幼及長,一以貫之。

讓人想起前幾年民進黨政府的「入聯公投」,不但在台灣價天作響,還把媽祖像請到紐約遶境,並且大張旗鼓的為媽祖像安排了機位。未知是否以「林默娘」之名訂位。
當時就有人說,即使公投結果百分之百主張入聯,台灣是否就能入聯?1971年,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時,難道是基於人民意願?「入聯公投」大搞一場,結果留下了什麼?

最近苗栗縣發不出薪水,未見徐耀昌縣長倡議公投解決問題。如果公投決定所有公共支出既由中央負擔,或全台各縣市預算一律提撥5%給苗栗,是否苗栗從此高枕無憂?看來台灣縣市長的智慧高於齊普拉斯。

去年11月,美國有4個城市針對行車超速照相舉行公投,全部以極大比例(大約8成)否決。曾有某州議會表決類似提案,結果州眾議院106比0,州參議院38比0,全部反對裝設超速照相。這種結果,早就可以預料到。

解決公共問題,公投未必有意義。至於民粹,那是亡國的捷徑,希臘可為殷鑒。(中國時報)

本篇發表於 希臘經濟,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