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圆的 — 劉炯朗

Share Button

同时身兼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和人文教授的莱特曼,

  在一九九三年出版了《爱因斯坦的梦》一书,

  带读者领略在不同的时间观念下,会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最近我参加一个人文和科技的对谈,主持人选了一本很有趣的好书作为对谈的导引,这本书叫做《爱因斯坦的梦》。作者莱特曼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中文版译者是童元方女士,她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这两位作者的背景和经历反映了人文和科技的结合和交融。莱特曼在普林斯顿大学主修物理,在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天文物理学博士学位,然后在康乃尔和哈佛大学从事天文物理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同时也开始写诗和有关人文科技的文章,十几年之后,他到麻省理工学院任教,开授物理和写作课程,是该校第一位同时被聘为科学和人文两个领碱的教授。不过近年来,他把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写作上。   《爱因斯坦的梦》在1993年出版,现在已经有30种语言译本,童元方教授毕业于台大中文系,随后赴美获奥立冈大学艺术史硕士,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她还是一位有名的散文家,有本散文集书名是《水流花静》,副题是科学与诗的对话,书中提到包括爱因斯坦、麦克斯韦、杨振宁等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除了翻译《爱因斯坦的梦》外,她另外一本译着是《情书:爱因斯坦与米列瓦》,都反映了她对文学和科学的双重兴趣和体会。
  童元方教授的先生是陈之藩教授,他在北洋大学读电机,又赴英国剑桥大学拿到电机博士学位,曾在美国休斯顿大学、波士顿大学和中国台湾成功大学担任电机系教授,同时,陈之藩教授也是一位有名的散文家,他写的《旅美小简》、《剑河倒影》等都是流传很广很久的名着,多篇散文被收录在中小学国文课本里。

  陈之藩教授本身就在科技和人文两个领域驰骋翱翔,他和童元方教授的合作更让我们体会到人文和科技相遇时所激发的火花与灵光。陈之藩教授为童元方教授《爱因斯坦的梦》译作写序,他说作者莱特曼在书里描述爱因斯坦所做的30个梦,有时是用雕刻的艺术,把时间凝成永恒的石像;有时用图画的艺术,把时间绘成缤纷的落英;有时用音乐的艺术,把时间谱成一曲悠扬的歌,唱来哀乐却不由自主。他也说童元方教授译笔的洒脱,造句的清丽,节奏的明快,对仗的自然,使人一旦开卷就无法释手。

  莱特曼在书里描述了30个梦,都是以时间为主题。如果时间不再是我们习以为常一分一秒、规律地、无止地往前移动的一个坐标,而是一个圆;或者时间可能是三维的,会倒流,会凝滞不动,我们所感受到的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奇异美丽的一年

  莱特曼选择了公认的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作为这些梦的主人翁。时间是1905年四月到六月这段时间,地点是瑞士的伯恩。其实这些梦和爱因斯坦没有直接的关系,莱特曼的选择正呈现了一个物理学家的灵感与幽默感。当物理学家将时间作为一个科学上的数量时,爱因斯坦是最重要的一个人。

  1905年,爱因斯坦是瑞士伯恩专利局的一位小职员,他在这一年之内写了四篇物理学里被认为开天辟地的学术论文,分别是关于光电效应、布朗运动、特殊相对论和质能等价。这四篇论文奠定了近代物理的基础,引进对时间、空间和质量的崭新看法。物理学界普遍认为,这里面任何一篇论文都足以作为一个杰出的物理学家的终身成就。为了纪念爱因斯坦的贡献,物理学家称1905年为物理学“奇异美丽的一年”。

  在古典的牛顿力学里,三维空间和时间被视为四个独立的绝对坐标,每一坐标都是根直线的轴。一个物体的位置由它在三维空间的坐标决定,两个物体间的距离则由它们在三维空间的坐标决定。时间沿着时间的轴一格一格地往前移,对所有物体而言,时间都是一致的,就像在广场上挂了个大钟,每个人都看到同样的时间。但是,爱因斯坦在他的“特殊相对论”这篇论文中指出,当两个物体的相对速度接近光速时,距离和时间都不再是绝对的,两个移动物体上的时钟,快慢的速度不再一致,这就是所谓“空间收缩”、“时间扩张”的观念。

本篇發表於 劉炯朗博士文章, 專家筆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