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断有谁听 — 劉炯朗

Share Button

结交新的朋友,维持旧的友情,

    一种是银,另外一种是金。

    你,有几个好朋友?

    您有几个朋友?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回答:“不知道。”接着,多数人都会提出一个防御性的反击:“请先告诉我,朋友的定义是什么呢?”的确,让我们先谈谈朋友的定义。最后再回到“您有几个朋友?”这个问题。

    站在社会科学、哲学、人类考古学的观点,当我们探讨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时,朋友是个很重要的人际关系。首先,朋友通常指的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亲戚;其次,朋友是跟我们有双向互动关系的人,朋友关系的反面就是陌生。举例来说,对我而言,上个星期香港头奖得主是个完全陌生的人;即使一个我们崇拜的电影明星,一个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政治人物,一个伟大的作家,也只是我们对这些人单方面的观察、追随和向往的对象。我胆子再大,也不敢说英国女皇、日本天皇是我的朋友。那么敌人呢?有个看法是,敌人就是不好的朋友。在很多环境里,特别是政治圈,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交会时互放光亮


    孔子在《论语》里说过:“益者三友,损友三友。”意思是有益的朋友有三种,有害的朋也有三种。“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就是说正直的、诚实的和见闻广博的,才是有益的朋友;“友便僻、友善柔、友便佞,损矣”,是说虚伪的、奸诈的、谄媚奉承、花言巧语的,都是有害的朋友。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把朋友定义为一个人的分身,他曾说过:“Friendshipisasinglesouldwellingintwobodies.”(友谊是住在两个身体里的同一个灵魂)。当然,这是友谊的最高层次,从底层开始最起码的还有“泛泛之交”、“点头之交”。在公司餐厅里一起吃过饭的同事,飞机上坐在旁边聊得来的老外,都算点头之交。徐志摩的诗作《偶然》这么形容: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踨影。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亚里士多德说,朋友的一个层次是:工作或业务上的朋友,公司里别部门的工程师,产品销售的对象,替您送信的邮差,市场里卖猪肉的老板娘,都常常有往来,还加上礼貌性的互动。另外一个层次是一起开心快乐的朋友,所谓酒肉朋友、一起打麻将的牌友、打高尔夫的球友,特别是三不五时聚在一起,泡泡茶、摆摆龙门阵的老友,既只有过去的一份怀念,没有眼前利害关系的考量,正是可以一起共享快乐时光的朋友。有句英文老话:“Makenewfriends,butkeeptheold.Oneissilver,andtheothergold.”(结交新的朋友,维持旧的友情,一种是银,另外一种是金。)当然,朋友的最高层次就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友谊是住在两个身体里的同一个灵魂”,能够相互尊重、相互扶持、同进退、共患难、甚至为了朋友不惜牺牲自己,这就是“知己”。古人说过:“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有人会问,“友情和爱情,知己和情人有何异同之处?”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如果单是用性别来做分界,就忽略了许多人和人之间心理和感情的因素。我不敢冒然地回答这个问题,倒想趁这个机会解释两个大家常常使用的名词。一个是“红粉知己”或者“红颜知己”,“红粉”是女性用的胭脂,“红颜”是擦了胭脂的脸,代表女性,“红粉知己”在字面上是女性的好朋友,不过,一般解释是含蓄地代表男性的异性情人。在这个两性平等的社会,继“红颜知己”的说法后,也有人发明了“蓝颜知己”这个词,就是女性的异性情人了。另外一个词是“柏拉图式的爱“。柏拉图是古希腊的哲学家,他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的老师。柏拉图写过两本书,在这两本书里,他讨论爱的不同层面,包括肉体的和灵性的,如何从一个层面的欲望转移为另外一个层面的美。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劉炯朗博士文章, 專家筆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