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如何趕上新加坡?

Share Button

2015-04-26 08:12:27 聯合報 文/九四三

new81-1

提到新加坡,政府效率和廉能是許多台灣人極有興趣的項目,每次踏上星島,除了大啖最愛的特色小吃,也常觀察新加坡的各項優缺點,思考台灣哪裡可以進步或需要檢討。例如新加坡的馬路感覺特別平,平常在台北,若在行駛中的車上寫字,必定因路面顛簸而寫得歪歪扭扭,但在新加坡 圖/Tank

 新加坡節省公帑有訣竅

提到新加坡,政府效率和廉能是許多台灣人極有興趣的項目,每次踏上星島,除了大啖最愛的特色小吃,也常觀察新加坡的各項優缺點,思考台灣哪裡可以進步或需要檢討。例如新加坡的馬路感覺特別平,平常在台北,若在行駛中的車上寫字,必定因路面顛簸而寫得歪歪扭扭,但在新加坡我卻能在車裡寫好旅行筆記。

最近一次去新加坡,是應三立電視行腳類節目「世界那麼大」之邀,前往擔任特別來賓,錄製「省錢玩新加坡」特輯。拜節目之賜,我隨著攝影團隊參觀了新加坡樟宜機場,機場人員介紹了不少內部令人津津樂道的旅客免費體驗設施,從腳底按摩機、電腦到拓印圖騰遊戲,機器和耗材都是由廠商贊助,新加坡政府沒有編列預算購買。「新加坡政府真聰明,都不用自己出錢!」同行友人讚嘆連連。

簡報人員解釋:「因為機場旅客密集度高,放在這等同高曝光展示,廠商樂於配合,政府也節省公帑。」

但素來自嘲「最愛抱怨」的新加坡人也會小小埋怨一下,試圖拉近與外國客人的距離,「每次遇到台灣人,你們每個人都說新加坡多好,不過新加坡也不是沒有需要進步的地方啦!」行程中接觸到的一位新加坡人這麼說。

「例如呢?」我問。

「比方說我自己吧,」他娓娓道來,「以前我是你們口中的『科技新貴』,是電腦公司的中階主管,但新加坡開放外來人才,被挖角來新加坡的高級主管只想聘任同樣從各國挖來的國際人力,不會想聘用當地人。像我這種從前坐辦公室、現在不得不另謀生路、不奔波就沒飯吃的新加坡人還真不少。本來是為了新加坡好,開放外國人才幫我們拚經濟,沒想到本地人卻被外籍兵團擠到薪水比較少的行業。」

「那在新加坡,什麼樣的人才可以成為公務員呢?」我問。

「多半是從小就領各種獎學金的高學歷菁英分子囉!」他說。

畢竟有效能的政府能吸引到全國最優秀的人才,國家挑人才豈可輸給私人企業?當然要挑學歷最高的。還有最重要的是榮譽感啊!日本也差不多是菁英主義。

「你們台灣的公務員應該會很羨慕新加坡的官員,」他補上一句:「我們的民意代表基本上只做選民服務,不需要質詢政府官員。」喔,難怪我到新加坡六次,每次都天天盯著新加坡電視新聞從頭看到尾,從未看過像我們國會殿堂那般劍拔弩張的重口味路線。

沒多久,一位路人聽到我們交談的內容,竟然上前和我們搭訕:「我是馬來西亞檳城人,我非常喜歡台灣,華人社會只有你們台灣人搭地鐵會排隊!」對方非常興奮的說。「謝謝,我也很喜歡檳城,食物超好吃。」我笑著回禮。

台灣改革來自民間源源活力

新加坡值得台灣借鏡之處非常多,反觀台灣可讓新加坡參考的地方,最明顯的應該就是環保了。

首次造訪新加坡時我就發現,新加坡政府的「住者有其屋」政策有目共睹,但在環境保護這個新加坡政府沒有帶頭衝的領域,當地很少家庭回收垃圾,只有機場等少數場所才看得到資源回收的垃圾桶。這對大多數從小習慣順手壓扁鋁箔包,隨時做垃圾分類、回收的台灣人而言,實在非常不習慣。

簡單的說,台灣的改革,大多由來自民間源源不斷的活力刺激政府往前,無論是環保、人權、公益、文化等議題都是。由民間帶頭的好處是多元且有民意基礎,普及的層面和長期深化沉澱的底蘊也全面、厚實。

有次我造訪馬來西亞,在檳城停留了幾天,一位檳城州政府人員告訴我,檳城的環保回收就是向台灣民間學習的。北捷和高捷的乾淨和效率,也是國外不少地鐵觀摩的對象。

最近台北市長柯文哲立志讓台北八年趕上新加坡,有人說:「不可能啦!台灣人考公務員都是為了福利和鐵飯碗,不是為了替國家做事的榮譽感,除非全部砍掉重練。」真的得整組換掉、從頭開始嗎?我問了不少身邊的朋友,有人同意,有人覺得不一定。

一位常跑新加坡的友人說:「以前台北市的公務員下午四點人就不見了,現在卻勤奮有禮,誰說非得全部換人?台灣的公務員得通過高普考,優秀人才也不是沒有。」

我則覺得,台灣民間的活力非常豐沛,動力及能量不輸新加坡政府的菁英和鐵腕,如果台灣這輛火車的引擎能搭配願意採納民意的公務體系,以民間力量為火車頭,運用此一能量,再以建立效率SOP的方式定軌,降低出錯機率之餘,融合社會力量與政府效能,就是馬力十足又不易脫軌的火車了。

過去台灣民間的反省和創意等改革力量,只能透過公民團體努力遊說國會,再經過漫長的立法過程成為法律制度,或偶爾在蔚為流行時被金字塔頂端的權力者揀取一二用以宣示。但若能倒過來,落實直接民權,運用新科技讓民眾意見得以呈現並決定公共事務,將權力直接還給金字塔全體選民,在網路世代,由下而上的草根實力將會比由上而下的宣導大得多。更何況,經濟不是唯一考量,在許多進步社會的指標上,讓民眾安居樂業的途徑有很多種,台灣或台北未必不能做出一番成績,前進的動力一直都在,端看引擎究竟要被掛在火車頭,還是車廂尾端而已。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