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生技產業新聞

Share Button

*        專家觀點/藥廠要抓住優勢整併的機會 (經濟日報)

*        英國一名埃博拉患者使用中國藥物後痊癒 (國際日報)

*        浩鼎效應多頭指標掛牌 (先探投資週刊)

專家觀點/藥廠 要抓住優勢整併的機會

《經濟日報》‧口述/台灣東洋董事長蕭英鈞‧記者/黃文奇整理

我大學畢業後投入生技業,那時稍有名氣的歐美國際大廠超過50家,日本稍具規模藥廠,也不會少於這個數字。如今,歐美、日本大藥廠前幾名大者恆大,真的能排上前十大的,大多能把十名以後的公司遠遠甩在後頭。

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是因為夠聰明的藥廠懂得看準機會「優勢整併」。

去年11月間,有一家名叫Actavis的生技公司,用660億美元(逾新台幣2兆元)的天價,買下眼科與肉毒桿菌素製造大廠愛力根(Allergan),也寫下生技業少有的鉅額併購紀錄。這次交易,讓Actavis躋身全球前十大藥廠,一時之間鯉魚躍龍門。

相對於Allergan,Actavis名氣小了些。Allergan是一家超過一甲子的老牌生技廠,她是生產肉毒桿菌素領導品牌Botox的公司,也是全球在該領域的龍頭,聚焦且專業。反觀Actavis,來自愛爾蘭、成立於1984年,以學名藥起家,似乎少了些貴族氣息。

不過,Avtavis去年在全球的收購動作頻頻,今年,這家公司因為多次優勢整併的結果,營收可望突破230億美元,市值也早就跨越600億美元的大關,競爭力不可同日而語。

Actavis以30幾年的學名藥廠,吃下全球知名的大藥廠,如果要比喻的話,好像是一個出身平民的小伙子,娶了一個大家閨秀。不過,又有誰說腳踏實地的好人,不能抱得美人歸?當前的生技產業也是如此,只要刻意奮發,誰說不能聲價百倍。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前提是要有進入國際市場的準備,不管是娶得美嬌娘,還是把自己嫁出去,一定要先「轉換」自己的思維。

台灣的生技公司都還在起步的階段,經驗少、規模小,以東洋來說,即使把所有轉投資公司的營收都合併計算,年度營收規模大約在1.5億美元(約新台幣45億元)。

從台灣市場來看,算是「前幾大」,但放在國際版圖一比較,還真是「小菜一碟」。因此我在接任董事長以後,從來沒有停止過「進入國際市場」的準備,當然「整併」一定是選項之一。

但是「我併人還是人併我」?這是台灣當前生技公司一定會遇到的難題。其實,十步之內必有芳草,又何必孤芳自賞?現在的台灣生技公司,大多認為自己很優秀,別人一定比不上自己,一說到要整併,便說「我自己很好、我不需要別人」,這樣的觀念要在本土打滾都很困難,遑論進軍國際。

以東洋的國際夥伴fresenius kabi為例,他是全球腎透析領域的大廠,記得幾年前他們一年的營收才10多億美元,最近,他們又來拜訪我,我隨口一問,才驚覺他們去年的營收早已經站上55億美元的高度,原來,也是透過不斷的優勢整併。

但是要人家看上你,或有能力去整併別人,還是要先壯大自己的實力。這也是為國際化做好準備。東洋未來每一年都至少要推出三項產品、打入三個市場,我們給自己這樣的目標,不為別的,就是把自己「準備好」。

舉一個「非同業」做例子吧。我與正新輪胎的第二代是小學同學,我唸國中的時候,正新輪胎還是一家小公司,做的是腳踏車輪的「內胎」

當時,南港、泰豐輪胎規模都比正新規模大很多。不到幾年的光景,在我唸大學的時候,正新開始跨入機車輪胎領域。我發現,他們不斷的在成長,挑戰對手。等到我30多歲時,正新已經超越他的對手大廠;現在,正新輪胎已經是國際前六大的輪胎廠,而他創立的輪胎品牌瑪吉斯,行銷全球。

準備好了,就可以跨出去了。所以,現在如果你問我,東洋難道已經要「嫁掉」了嗎?我的答案是,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也不斷的在做好準備,最重要的是正確的國際化觀念。

端看全球,幾十億美元營運規模的國際藥廠不斷的在合併,他們抱持的觀念是「攜手壯大」,而不是誰吞掉誰、誰吃掉誰。台灣生技公司,要有這樣的觀念準備,而不需要孤芳自賞。

 

英國一名埃博拉患者使用中國藥物後痊癒

《新華社》‧倫敦/3月29日電

英國一名埃博拉患者近日痊癒出院,她在治療期間使用了中國生產的藥物MIL77,是世界上首個接受這種藥物治療的埃博拉患者。

據英國媒體報道,這名患者名叫安娜·克洛斯,今年25歲,是一名英國軍方醫務人員,此前在埃博拉疫情重災區獅子山志願當護士,不幸感染埃博拉,被送回英國倫敦北部的皇家免費醫院治療,現已康復出院。

該醫院的專家表示,克洛斯在治療期間使用了中國生產的藥物MIL77,是世界上首個接受這種“試驗性藥物”治療的埃博拉患者。不過,現在還不能確定這種藥物在她的康復過程中發揮了多少作用,對其確切療效還有待更多研究進一步證實。

另在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毒物藥物研究所主辦的《國際藥學研究雜誌》2015年第一期上,刊有一篇名為《抗埃博拉病毒治療性抗體研究進展》的論文,其中提到:“為了給中國埃博拉疫情防治提供應急抗體藥物,提高國家埃博拉疫情防控能力,由軍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牽頭……完成了抗EBOV單克隆抗體聯合注射液(MIL77)應急生產儲備任務,具備應急條件下使用的基礎。”

據論文介紹,藥物MIL77的原理與在埃博拉疫情中名聲大噪的ZMapp類似。此前有多名埃博拉患者在服用ZMapp後康復,但同樣也仍不能確認它的具體療效,美國有關方面已經在2月份開始了對ZMapp的大規模臨床試驗。在醫藥研究中,試驗性藥物一般要經過3期臨床試驗後,在數據支援的情況下,才能視為療效得到確認。

 

浩鼎效應 多頭指標掛牌

《先探投資週刊》.文/徐玉君

果然不出所料,在距離浩鼎解盲時間點還有近一年的情勢來看,浩鼎掛牌後的表現,也確實如預期般展開洗浮額的戲碼,這些浮額到了誰的口袋?現在的情況該如何解讀?回到生技投資的角度,素有「生技投資教父」之稱的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從他過去投資的產業與趨勢,或可略為領悟一點投資生技新藥的「眉角」。

擴散效應時機未到

《先探週刊》二月底曾製作「生技三月舞春風」,當時櫃檯生技指數在一七○點低檔區,指數也確實一路緩步推升,最高來到一八二.五七點,漲幅七.三九%,而隨著浩鼎的掛牌前法說,宣布乳癌新藥OBI-822二/三期臨床解盲時間點將落在年底或明年第一季,導致不耐久候的短線投資人先行獲利了結。

從浩鼎掛牌第一天的成交量爆出二萬七千餘張的天量來看,市場的解讀並不樂觀,首先掛牌後可以買進的法人並未買帳,甚至外資中的原始投資人都陸續丟出籌碼,三大法人第一天的淨買超張數只有二五八張,占整體成交量一%不到;後面三天累計法人甚至賣超七張,顯然法人的按兵不動預告了生技產業的時機尚未到來。

那麼,這些籌碼進了誰的口袋?當初新股掛牌釋出的二萬多張籌碼,想必已經重新回到長投者(大股東)的手上,接下來的表現,恐怕就是壓縮價格、沉澱籌碼,靜待乳癌二/三期臨床解盲,或者卵巢癌的臨床結果提前發布。

現階段該如何看待生技產業?美國NBI生技指數創下歷史新高,台灣的生技產業自是不能相比,不過美國的生技產業也是辛苦耕耘一路走來,台灣一定有機會走上美國生技股過去到現在的成長軌跡曲線。

NBI指數一四年從二三六九漲到三一七七,漲幅三四%,今年以來一路狂漲到最高的三九○二點,漲幅二三%,國際生技基金荷包滿滿、近期開始減持,短線已見快速回檔賣壓;反觀台股,仍處於低檔區,浩鼎若真能成為領頭羊,這些國際生技基金會到美國以外的市場尋找類似的機會。因此調整投資思維,朝更寬廣的國際視野才能看得更全面。

勤做功課 等待時機

只是,新藥研發面對的是一翻兩瞪眼的結局,不是成功、就是失敗,因此,口袋不夠深的人不敢玩、沒把握的不敢玩,即便有經驗的生技基金,也不是每投必中(成功),但是投資十家新藥研發公司,如果有一家成功了,也就翻本了。

筆者曾於生技新藥的投資評價模式篇中提到,「漲時看好、跌時看壞」,是投資者的最大罩門,而不能同患難於股價震盪的苦、卻要享受成功後一波到底的主升段,是貪婪;沒有深入的研究與探討,而跟著市場的傳言起舞,是無法享有收穫的果實。

目前,全球的用藥趨勢朝生物藥(泛指抗體新藥、蛋白質藥、醣分子新藥)邁進,國內的新藥研發也朝這個方向前進,除浩鼎是全球唯一以醣分子為主研發的主動式免疫療法新藥外,友華的頭頸癌新藥、中裕的愛滋病靜脈注射藥物、台微體的脂質包覆技術平台新藥、醣聯大腸癌新藥、永昕的類風濕性關節炎新藥、藥華藥治療真性紅血球增生症(PV)的P1101長效型干擾素等,都屬於生物製藥,這些新藥研發個股都可留意相關進度。(全文未完)

 

 

~感謝閱讀~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產業訊息。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