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唯一懸念,經濟

Share Button

20150322 04:10 中國時報

new64-1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病危,隨時可能告別他以鐵血意志締造的新加坡。他曾說:「如果發現情勢不對,即使躺在病床上或者已進入墳墓,我都會跳起來干預。」如果老天允許,也許李光耀真的會起來過問早已和他血肉相連、難分難捨的新加坡政事。

新加坡於1965年被迫從馬來西亞獨立之時,李光耀立下心願:「我們是絕對不會爬著乞求回到馬來西亞的。」李光耀及其領導核心自獨立後赤手空拳殺出一條血路。憑什麼?

首先是憑藉過去10年政治鬥爭經驗所淬煉出來的強勇智能。從1954年成立人民行動黨開始,李光耀就投入政治鬥場上你死我活的殘酷遊戲中。

通過街頭激烈的對壘鬥智、甚至是兵戎相見的廝殺,使他成為在尖銳而凶險戰鬥中淬煉出來的戰士,腦海容不下縹緲的夢幻玄想、抽象的意識形態。有的只是實實在在的求生存發展之道。唯一懸念是如何讓人民安居樂業,讓新加坡興國安邦。

獨立建國之前,李光耀和共產黨人先聯合再鬥爭的歷程,在聯合陣線中「跟魔術師做學徒」,更在其中擷取政治利益,他惕勵自己「騎上一隻狂野的老虎,可是不能因為恐懼而變成癱瘓無能」,他們咬緊牙根騎著老虎走,當自信已經足夠壯大,就翻臉打起老虎來了,「直到牠精疲力盡而被制伏為止」。

民主只有工具價值

他以鐵血捍衛政權。人民行動黨趕走共產黨人2年之後,新加坡被馬來西亞人趕出去了。猝然遭此變故,陷於死地邊緣的新加坡必須獨力求生。李光耀相信「生活是最終的考驗」,他堅信一般人民最迫切需要的就是經濟發展,因為貧苦的人民「有像樣的生活去享受民主嗎?」他認為:「這是絕對、絕對、絕對無庸置疑的。」

民主政治於他僅有工具價值,讓人民行動黨透過選舉形式合法取得執政權,他唯一的懸念只是經濟發展以及厚植發展所需的一切配合條件。對於民主政治價值的公然貶抑以及猛力抨擊西方國家向新加坡推銷民主政治,讓他飽受非難,被貼上「軟性威權主義」或「溫和的政治獨裁」等標籤,但他不改其志,堅持不行民主、不畏人言,絕不手軟地把新加坡政府打造為父權式、家長式的專權性威權政體。他讓非執政黨力量宛如置身在乾旱的沙漠中,也讓民主缺乏成長的沃土。

由於他極度重視國家治理的實際效益,特別是其對於人民福利的增減損益,因此他對於如何處置民主問題的著眼點,與西方主流意見截然不同。這不僅見諸新加坡民主問題,也見諸蘇聯前領導人戈巴契夫讓聯邦解體以及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武力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他有著獨樹一幟的評價。

經濟發展壓倒一切

對於中國大陸1989年發生的天安門事件,他並未譴責中國政府,反而稱許鄧小平:「作為一名戰鬥與革命的宿將,他將天安門廣場上示威學生看成可能使中國再陷入百年動盪衰朽的危機。他經歷過革命,在天安門廣場上提早看到革命的潛在信號。戈巴契夫與鄧小平不同,他只在書本上讀過革命,沒法看出蘇聯即將瓦解的危機信號。」他認為鄧小平扭轉了中國的命運,給中國人民留下一筆巨大和充滿希望的遺產,而且也改變了世界的命運。

這就是李光耀!經濟發展壓倒一切,其他任何有礙於這個總目標的事全部靠邊站,而所有國政問題乃至個人生活與社會行為也須服從總目標,全然配合。

李光耀聚焦經濟發展,運用鐵腕手段遂行志業,創造了新加坡的經濟發展佳績。遙想當年被迫退出馬來西亞時,李光耀講了一段豪氣萬千的話:「坐在凳子上比坐在手杖凳(一種頂端可以打開來做凳子的手杖)舒服。現在我們坐在手杖上了,我們沒有別的凳子。但是請別忘記新加坡人民有的是鋼做的手杖凳。」

如他所願,新加坡得力於他鋼鐵般的意志,現在牢牢地坐在鋼做的手杖凳上,燦然自得。

(作者為中央社董事長)

本篇發表於 人物側寫, 專家筆記, 李光耀新聞集錦, 社會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