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 生技產業新聞

Share Button

新 聞

生華科登興櫃 新藥吸睛 (經濟日報)

醫學突破 新藥使脊柱損傷者有望重新站立 (大紀元)

杏國明年新藥臨床進度續推進,價值累積獲看好 (MoneyDJ新聞)

癌症治療的最新進展–免疫檢查點療法 (Pansci泛科學)

沒說清楚的兩種傳染病 (聯合報)

雜 誌

第五屆中國(泰州)國際醫療博覽會 (環球生技月刊第201411期)

「華人特色醫藥」 產業迷思! 發展利基?  (環球生技月刊第201411期)

生技投資三大主軸潛力品項大公開 (理財周刊第745期)

 

~新聞內文~

生華科登興櫃 新藥吸睛

【經濟日報╱記者高行/台北報導】

新藥公司生華科(6492)昨(4)日登錄興櫃,該公司表示,後續將以實質研發成果爭取市場認同,旗下進入臨床實驗的兩款新藥CX-5461及CX-4945,預計2016年將會有明朗的成果。

其中CX-5461為治療血癌用藥,若研發成功,估算在全球市場具有187億美元的龐大商機。

生華科昨日首盤交易價從登錄價82元衝到110元,當日買賣均價為108.8元,交易不算活絡,卻符合該公司穩健個性。生華科表示,後續將以具體研發成績獲得市場認同。

 

醫學突破 新藥使脊柱損傷者有望重新站立

【大紀元/記者郭靖康/編譯報導】

隨著工業化發展及交通的繁忙,脊髓損傷發生率呈逐年增高趨勢。美國脊髓損傷發生率大約為13.3-45.9人每百萬人口,導致的社會經濟損失大約為每年80億美元。脊柱損傷往往導致損傷節段以下肢體嚴重的功能障礙,很難治癒。現在有一種新藥可促進神經元再生,有望從根本上解決脊柱損傷的治療難題。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報導,由俄亥俄州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神經科西力弗(Jerry Silver)教授率領的團隊發明了一種新藥,通過注射就可以促進切斷了的神經元細胞再生,徹底解決神經元細胞很難再生的問題。

脊髓損傷患者身心痛苦也造成社會經濟負擔

脊髓損傷不僅會給患者本人帶來身體和心理的嚴重傷害,還會對整個社會造成巨大的經濟負擔。不妨讓我們一起來感受一下脊髓損傷者的經歷:且不說損傷當時巨大的痛苦和恐懼,損傷後在脊髓受損部位以下的肢體功能喪失,由於沒有神經的支配,腸子不能蠕動而出現腹脹,且由於長期臥床而致褥瘡、感染等等,更為恐怖的是膀胱失去排尿功能及生殖功能的喪失。

脊髓損傷的患者如是說:腹部脹痛,我們忍了,手腳不能動,我們忍了,離不開輪椅、不能出門,我們也忍了,最不能忍受的是不能控制排尿及性功能的喪失,感到眼前一片黑暗,喪失了繼續生活的勇氣和信心……

以往碰到脊髓損傷後的醫學難題是疤痕組織的產生。神經元被切斷後會慢慢地產生新的軸突(神經細胞就是靠軸突與其它神經細胞聯繫的),可是還沒等軸突長好,就被疤痕組織嚴嚴實實地裹住,就像捕蠅紙把蒼蠅粘住那樣,從而阻止了神經細胞的生長。這其中的關鍵,是有一種叫蛋白聚糖的分子,會粘附到神經元斷裂處,從而形成疤痕組織。

這種新開發出來的藥物能夠使切斷的神經元細胞重新連接起來,在大鼠動物實驗時,已能夠使脊柱損傷的大鼠後肢恢復功能,更重要的是膀胱重新有了排尿作用。西力弗教授說:「這種脊柱損傷後的恢復,簡直是前所未有的,非常振奮人心,想到有朝一日能使數以百萬計的脊髓損傷患者重新站立起來,我們激動不已!」

無需手術 新藥可直接注射

目前醫學上沒有有效方法促進神經元再生。臨床上常需通過外科手術,進行干細胞移植或神經組織移植,來部份恢復肢體的功能。

西力弗教授他們團隊設計了一種化合物,這種化合物像神經細胞受體一樣,可把斷裂處的神經軸突包住,從而阻止了蛋白聚糖的分子粘到神經軸突上,這樣就止阻了疤痕組織的形成。這種化合物可通過注射進入人體,不需要手術,這樣便減少了脊髓損傷者再受二次打擊(手術本身也是一種創傷)的機會。

西力弗教授的研究團隊給這種新的化合物命名為西格瑪肽(Sigma peptide),注射到26只脊椎損傷的大鼠後,有21只大鼠恢復良好,或者肢體功能恢復,或膀胱功能恢復,或者兩者皆恢復。他們的論文已發表在《自然》雜誌上。

當然他們的方法現在剛在大鼠身上獲得成功,要真正用於臨床使那些脊椎損傷者完全拋棄輪椅,還需假以時日並要經過大動物實驗,最後才能用於臨床。

責任編輯:林妍

 

杏國明年新藥臨床進度續推進,價值累積獲看好

【MoneyDJ新聞/記者蕭燕翔/報導】

上櫃後受到生技新藥股投資氣氛不佳的影響,新藥廠杏國(4192)跌破承銷價,最低市值一度面臨30億元的保衛戰。不過,法人認為,以該公司擁有的帶正電微脂體包覆技術發展平台(Endo-TAG),及兩個瞄準Unmet medical needs(未被滿足醫療需求)的中後期臨床新藥,所隱含的淨變現價值(NPV)將可期。且該公司內部也計畫,明年兩項新藥都將推進下一期臨床。

杏國是杏輝(1734)轉投資的新藥公司,過去積極透過自行研發與授權移轉,建構完整的產品Pipeline。目前除用於菜花治療的植物新藥SB03(酚瑞淨,如附圖),已在台灣銷售上市外,其餘還在臨床的新藥則分屬臨床一至三期,完整性堪稱上市櫃新藥股之最。

其中外界看待該公司的最大價值,來自兩個即將進入二、三期臨床的新藥。特別是自德國藥廠Medigene授權引進帶正電微脂體包覆技術平台(Endo-TAG)的全適應症。該平台是利用正電與癌細胞多帶負電的相吸特性,提高標靶性,業界認為,未來有發展多種癌症適應症的機會。

進度最快的適應症-三陰性乳癌〈約占全球乳癌人口的15%〉,至今尚未有標準療法。事實上,因全球乳癌人口居各項癌症前位,現有乳癌藥品市場上看百億美元,以最具指標的Herceptin年銷約50億美元來看,如果成功開發出其中15%還未找到最適療法的三陰性乳癌新藥,市場可期。

而杏國開發的三陰性乳癌新藥SB05,先前二期臨床試驗顯示,平均存活期可較對照組延長7.7個月,國內法人用成功機會、潛在市場、折現率等綜合指標計算的淨變現價值(NPV),至少30億元起跳,對杏國每股盈餘的貢獻多介於50-80元,假設考慮該正電微脂體包覆技術平台發展其他適應症的潛在價值,可望遠超過於該數。經營團隊也規劃,SB05將於明年啟動全球三期臨床。

另一個同樣也是未被滿足醫療需求的老年乾式黃斑部病變的SB04,則是自美國MacuCLEAR授權引進,先前已獲台灣二/三期臨床試驗獲准,內部規畫明年推進二期臨床。法人也看好在高齡社會帶動下,黃斑部病變人口將呈增長,且可發展前期發現的檢測平台的潛在價值。

杏國因上櫃後股價一度探底,近兩日彈升後,市值不過也僅30餘億元。法人認為,以該公司現增後帳上現金超過7億元,及產品Pipeline隱含價值的基礎,加上生技新藥股投資氣氛好轉下,後續評價將獲調升。

 

癌症治療的最新進展–免疫檢查點療法

【泛科學/文:駱宛琳】

不久前,號稱東方諾貝爾獎的唐獎 (Tang Prize)在生技醫藥領域,頒給致力於癌症免疫治療的詹姆斯•艾利森(James Allison)博士和本庶佑(Tasuku Honjo)博士。而最新一期的《自然》期刊,更是一連刊了五篇癌症免疫治療相關研究的最新突破[1-5]。2014年即將進入尾聲,而在癌症治療上,則發布了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什麼是癌症免疫療法(Cancer Immunotherapy)呢?簡單來說,就是利用病人本身的免疫反應機制來對抗癌細胞。我們的免疫細胞除了抵抗外來病毒、病原菌,平時也到處巡邏確保身體內我們自己的細胞沒有病變成不正常的細胞。而這種「檢查哨」的角色,必須經過嚴密調控,以防止免疫細胞不會錯亂並攻擊正常細胞,造成正常組織損傷或誘發自體免疫疾病。對免疫細胞來說,腫瘤內的「微環境」通常都不太利於活化免疫細胞,使得腫瘤內部常處在偏向免疫抑制的狀態。癌症免疫療法就是希望能透過各種已知使免疫細胞反應更活躍的方法,重新活化免疫細胞,讓免疫細胞能成功辨識並殺死腫瘤細胞[6, 7]。

類似癌症免疫療法的構想可以追溯到1890年代由William Coley醫師所提出來的假說[6, 8]。Coley醫師認為手術後的癌症患者,如果併發細菌感染,可以降低癌症復發的機率。Coley醫師在病患腫瘤內注入高溫殺死的細菌,希望藉由激發病患的自體免疫反應來控制腫瘤,注射後,部分病患身上可觀察到腫瘤逐漸消失了[6, 8]。如今,科學家對於免疫反應機制有更深層的瞭解,也發展出許多促進或活化免疫系統,以對抗癌症細胞的治療策略。其中一種眾所矚目的治療方法,就是艾利森博士及本庶佑博士所研究的「免疫檢查點療法」(checkpoint blockade)[6, 7]。

癌症細胞能夠誘使免疫細胞啟動「抑制免疫反應」的訊息傳導,而免疫檢查點療法是透過阻斷這些「抑制免疫反應」的訊息傳導,使免疫細胞即使在腫瘤內部(不利免疫細胞發揮功能的環境)也能夠被活化,完成消滅腫瘤細胞的任務。主要的治療靶點,是CTLA-4和PD-1這兩個表現在T細胞表面的免疫抑制受體[6, 7]。當CTLA-4和PD-1與各自的配體結合時,抑制T細胞免疫反應的訊息傳導會被啟動,於是T細胞的功能與活動力會因此降低。以PD-1受體來說,很多腫瘤細胞會表現其配體PD-L1,當PD-L1和PD-1結合後,表現PD-1的T細胞會因此死亡。目前阻斷PD-1或CTLA-4功能的抗體已由美國FDA核准為治療癌症的試驗用新藥。在臨床治療上,許多使用後的病患也能穩定控制病情。但是,免疫檢查點療法並非期待免疫系統將癌細胞趕盡殺絕,科學家也沒有誇下海口說這樣的治療策略能夠完全「治癒癌症」。或許對於治療癌症而言,我們也許並不是需要真正的「治癒」,而是透過免疫系統的監控,讓癌細胞對正常生理與病患日常生活的影響力降到最低,變成能和平共處的慢性病。

另外,免疫檢查點療法目前僅發現在特定的癌症與部分病人上有顯著的療效,約有半數的腎臟癌、肺癌,和黑色素細胞癌之病例,證實使用該方法能夠延長病患的生命。但在最新一期的《自然》期刊上所發表的五篇相關論文,除應用免疫檢查點療法於不同癌症上,也找出部分病人在接受治療後有良好反應的主要原因。

Antoni Ribas博士的研究團隊發現,對免疫檢查點療法有明顯反應的病患,在治療前,腫瘤周圍會聚集較多的CD8+ T細胞(一種可以直接殺死目標細胞的T細胞), 而且PD-1與PD-L1的表現較高[3]。以直觀來說,腫瘤內PD-L1表現特別高的病人,理當會對阻斷PD-1訊息傳導途徑的抗體治療反應較明顯。但是,Ribas的研究團隊認為,關鍵不僅是腫瘤內癌細胞PD-L1的表現量,在治療前腫瘤邊緣所聚集的CD8+ T細胞數量,與這些細胞所表現的PD-1與PD-L1也相當重要。於是Ribas研究團隊的發現,可提供另一種方式評估臨床上病患是否適合接受免疫檢查點療法。

而分別由Nicholas Vogelzang與Stephen Hodi所主導的兩個團隊,發現透過抗體阻斷PD-L1(目前所用的抗體為阻斷PD-1)的功能,能應用於多種不同癌症,而且目前臨床實驗中觀察到的副作用也較低於原本的免疫檢查點療法 [1, 2]。另一方面,Robert Schreiber與Lelia Delamarre的研究團隊則分析癌細胞所表達的癌細胞抗原[4, 5],發現癌細胞所表現的特殊抗原,不一定來自與腫瘤疾病進程有關的基因。

這些關於癌症免疫治療最新研究,不僅為癌症病患捎來了好消息,也在癌症醫療上建立了新的里程碑。

 

沒說清楚的兩種傳染病

【聯合報╱By LAWRENCE K. ALTMAN, M.D.╱陳世欽譯】

WASHINGTON — A mysterious virus emerges in Africa and spreads. An anxious and skeptical public rejects scientific evidence that the lethal virus is transmitted only through body fluids. There are no drugs to effectively treat infected patients, nor a vaccine to prevent new cases.

People shun the infected and their contacts; some demand quarantines. Conspiracy theorists contend the virus escaped from government laboratories.

No, th is is not Ebola. It is the outbreak in the early 1980s of H.I.V., the virus that causes AIDS.

一種神秘的病毒在非洲出現並擴散。焦慮的狐疑大眾不接受這種致命病毒只透過體液散播的科學證據。沒有藥物可以有效治療,也沒有可以防止病毒擴散的疫苗。

人們避開病人以及病人接觸過的人。有人要求隔離病人。陰謀論說,病毒自政府實驗室逸出。

這不是伊波拉病毒,而是1980年代初引起愛滋病的愛滋病毒。

The epidemics have prompted eerily similar reactions from health officials and the public, raising crucial questions about why the world remains persistently unprepared to react to sudden viral threats.

Experts underestimated the extent of the spread of both viruses. After development of an H.I.V. test, doctors discovered that millions of people were infected in one of the worst pandemics in history. The Ebola epidemic, which involves thousands, is confined to West Africa for now. But as long as the infection spreads in West Africa, it poses a major threat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many countries will have a difficult time controlling its spread if it reaches them.

這兩種傳染病引起公衛官員與大眾的類似反應,同時衍生為何全球始終未能針對突如其來的病毒威脅作好準備的問題。

專家低估了這兩種病毒擴散的程度與範圍。醫學界研發出愛滋病毒檢測法後發現已有數百萬人感染,愛滋是歷來最厲害的流行疾病之一。牽連數千人的伊波拉疫情目前僅限於西非。然而只要當地病例持續增加,就會對世界其他地區構成重大威脅。如果病毒掩至,許多國家將難以招架。

Scientists quickly and clearly delineated how Ebola and H.I.V. are transmitted. But public officials, then and now, failed to communicate this information in ways most people understand.

At the onset of the AIDS epidemic, officials and journalists spoke of “bodily fluids” to avoid using words like penis, vagina and sperm. Only later did officials become explicit about the risks of rectal intercourse.

科學家迅即明確釐清伊波拉與愛滋病毒如何擴散。然而當時與現在的官員並未以多數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加以說明。

愛滋病肆虐之初,官員與媒體提到「體液」,避免使用陰莖、陰道、精液等字眼。官員後來才明確談到肛交的危險性。

Ambiguity was costly. People avoided restaurants where waiters were perceived to be gay out of fear of getting the disease from “contaminated” food and dishes. Some people called for quarantines, which made no scientific sense.

Health officials have had ample time to polish their language skills. Yet the phrase “bodily fluids”is again with us, and confusion has arisen over whether the virus can be “airborne” as officials try to explain that Ebola virus is not dispersed like the influenza and measles viruses.

模糊代價高。人們避免前往侍者被視為同志的餐館用餐,唯恐因食物與餐盤「受到汙染」而中鏢。有人呼籲採取毫無科學意義的隔離措施。

官員有充分的時間磨練用字技巧。然而「體液」這個字眼再度出現,而在官員試著解釋伊波拉病毒傳染的方式不像流行性感冒或麻疹之際,有關這種病毒是否可能「透過空氣」散播的問題又引起混淆。

And so history repeats. An uncertain public has stigmatized many Ebola survivors , as AIDS patients once were, even though they are not infectious to others. Governors and health officials have clashed over the need to quarantine people returning from West Africa, though such policy is not based on scientific evidence.

By its very nature, public health involves politics. As politicians, health officials have traditionally tended to play down risks to calm anxiety .

歷史因此重演。困惑的大眾再度將許多伊波拉倖存者汙名化,就像以往的愛滋病人,儘管他們不會感染別人。雖然政策並無科學證據為依據,美國各州州長與公衛官員仍然對應否隔離自西非返國民眾爭論不休。

公衛本質上就涉及政治。政治人物與公衛官員往往為了安撫民心而傾向於淡化風險。

Officials have not been silent about Ebola, but sometimes they have been too emphatic and absolute in their choice of words. Despite lack of prior experience, the experts predicted that any American hospital could safely handle Ebola patients with little risk . That assurance came back to haunt them in Texas. To their credit, the officials quickly corrected themselves. But by then, the damage was done.

Fear of the unknown plays a great role in fanning anxiety during outbreaks of deadly diseases. H.I.V. was truly a mystery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AIDS epidemic. At first, scientists debated whether the cause was an infectious agent or a drug .

官員並未對伊波拉保持沉默,然而有時候選擇用字又過度強調與堅決。雖然前無經驗,這些專家卻預測美國任何醫院均可安全處理伊波拉病人,幾無風險。這種保證在德州砸了他們自己的腳。官員迅速認錯值得肯定,然而傷害已經造成。

致命疾病擴散時,對於未知的恐懼會引起焦慮。愛滋病流行之初病毒確是謎團。科學家最初曾就它是傳染原或藥物所致而起爭論。

Ebola was identified in Central Africa in 1976 but was unknown in West Africa when cases began to occur in Guinea earlier this year. As of November 7, Ebola had infected 13,268 people, of whom 4,960 had died,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said.

As in the early years of AIDS, standard support therapy is the only proven therapy. If drugs are found to treat Ebola, health workers will need ways to get them to Africa’s poor. If nothing else, the AIDS epidemic may have prepared us for that.

科學家1976年在中非確認伊波拉病毒,而今年稍早幾內亞出現病例之前,它在西非不為人知。世衛組織說,至11月7日為止已有13268人感染,其中4960人死亡。

就像愛滋病肆虐之初,標準的輔助(支持)治療是唯一經過驗證的療法。如果出現可以治療的藥物,公衛人員要有辦法送到非洲窮人手中。愛滋病可能讓我們對此有了些準備。

Both viruses continue to raise major challenges. A decrepit infrastructure for delivery of health care and other services is the result of years of political unrest in West Africa. Hundreds more doctors and nurses are needed from elsewhere to care for the ailing.

The fact is that Ebola, like AIDS, will leave behind a tragic legacy: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orphans.

這二種病毒仍然構成嚴峻挑戰。西非因為多年政治動盪而致基礎建設破敗,難以輸送醫療照護與其他服務。病人還需要來自其他地區的數百名醫護人員。

真相是,伊波拉會像愛滋般留下一種可悲的後遺症:孤兒成群。

 

「華人特色醫藥」 產業迷思! 發展利基?

新興的中國大陸藥品市場年銷售額超過2萬億人民幣,每年維持17%左右成長率,國際大廠都已落子中國佈局,比鄰的台灣位於亞洲樞紐點,擁有絕佳的市場切入地理位置,兩岸開放以來,前進大陸的台灣醫藥企業日夜如潮汐。


不過,由於國情還是有相當差異、思考模式差異不小、隱藏性經營成本不易估算及控制、金融和行政體系可能干預、智慧財產權保護觀念薄弱、政府與民間企業決策善變等,無法預期與掌握的變數,台灣醫藥企業在大陸發展者,成功案例非常稀少。

低調、穩健的台灣原料藥及中間體獲利王—旭富製藥(4119),今年前8月自結稅前獲利年增率又高達近5成,API獲利第一寶座穩如泰山。但在今年1月27日,旭富也公告完成南京旭富清算註銷。

2008年6月旭富為拓展大陸發展,低調地在南京籌建了研發團隊,5年後,公司承認進軍不順,決定棄守返台。旭富資深副總佘桂芳說,「簡而言之理由是兩岸管理文化、制度法規水土不服。」

不過,今年10月2日,安成藥(4180)宣布以不超過1500萬美元取得入主中國海南省華益泰康藥業過半股權,取得華益泰康經營控制權,是近年來極少數台灣藥廠併購大陸藥廠的好消息,但併購後真正營收績效依然需要時間兌現。

早在2003年,晟德製藥就進京併購了北京永光藥廠,開啟台灣藥廠赴大陸投資藥廠先鋒。儘管走過10年山水路,大陸事業已經分佈北京、蘇州淮安等地落定的晟德集團董事長林榮錦,他現在甚至在思考找大陸人才來台灣擔任旗下公司CEO,卻仍對本刊表示,他認為自己還在「摸清楚怎麼走」。

「兩岸三地」怎麼進?機會在哪裡?

過去因服務其他如電子、金融、房產等產業,觸角深佈大陸的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近來年,生技醫藥類企業躍為公司最大的客戶族群之一,「醫療與生技產業」專業小組應運而生。

勤業「醫療與生技產業」小組負責人虞成全會計師表示,眼看著中國醫藥市場崛起,「客戶都在問怎麼進?機會在哪裡?」。勤業眾信董事林安惠指出,大陸法規與政策獨樹一格,許多仍無法和世界接軌,但中國如此龐大的市場,導致客戶都有意願到大陸發展卻仍很猶豫。

首度深入兩岸產業調查

一項由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委託生物技術開發中心(DCB)產業資訊組,進行的『華人特色醫藥產業之關鍵成功因子』調查,透過深度訪談在大陸醫藥巿場已有佈局之標竿企業CEO或領導階層以取得第一手資訊,作為產業資訊小組量化、質性分析的基礎。

DCB產業資訊小組組長羅淑慧說明,深度訪談企業包括臺灣藥廠、大陸本土藥廠及大陸海歸派企業,以及兩岸醫藥公協會共27家。量化資料則主要根據已接受訪談,或不便受訪之兩岸公協會、西藥及生物製劑廠商所做的問卷調查所統計分析,統計有效份數共24份。

調查統計結果顯示,兩岸都一致認同影響大陸巿場佈局的關鍵要素中,「法規」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政策」。

羅淑慧解析,由於醫藥產業需要法規嚴格管制,並且在政策面大力扶持企業,這是醫藥產業與其他產業最大不同之處。

不過,從調查中也發現,兩岸產業許多認知存在相當不同,其中最大落差之處是在「潛規則」部分。

勤業眾信醫療與生技小組負責人虞成全認為,因為大陸企業有在地優勢,所以企業並無存在潛規則的問題。然而,臺灣企業對於大陸潛規則的了解仍非常有限,因此,訪談的臺灣企業都認為大陸潛規則的相關風險與成本付出,是發展大陸醫藥巿場十分關鍵之影響要素。

審查的行政效率國際接軌、審查透明度

此外,兩岸也都一致認同法規最主要關鍵的影響因素是「審查的行政效率」。不只是台灣企業,大陸企業同樣對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總局(CFDA)審查效率的冗長等待大呼疾苦。

根據CDFA網站統計,截至11月5日,目前申報受理藥品審查的案件高達144,603件、保健食品(含國外進口)案件達14,935件、醫療器械也有91,974件。

台灣製藥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生展生技總經理陳威仁建議,「藥證要盡量和當地合作從本土申請,苦守寒窯的時間、成本是廠商進軍大陸一定要考量的。」(本文節錄自環球生技月刊2014.11月號)

生技投資三大主軸潛力品項大公開

對生技股投資的狂熱氛圍,自基亞事件後一瀉千里,多數生技股股價也回到前波起漲點,低迷氛圍讓投資人對台灣生技產業未來發展感到憂慮,未來生技該怎麼投資? 


自上周,美國那斯達克生技指數(NBI)上漲3.1%,再創十四年新高。再來看台股上櫃生技指數上漲3.3%,等待市場信心回籠,維持弱勢整理格局。觀察過去五年,台股上櫃生技指數大致與NBI走勢相仿,連動性高。 

台股生技回歸國際趨勢


而台股生技類股偏中小型居多,股價漲跌易受到市場消息左右,雖然近來基本面變化不大,但全球生技發展環境丕變的情況下,台灣生技股終將回歸國際軌道,法人建議,投資人中長線可逢低布局2015年基本面轉強個股。 

其實,生技醫療產業大約可以分成三個領域,分別是新藥開發、醫療器材及醫療照護。而這三個領域可以說是三個不同的產業,因為各具有完全不同的特質。

就長遠來看,全球人口高齡化已是不爭的事實,也表示生醫產業未來的發展趨勢向上,而台灣生技產業也在這幾年間蓬勃發展,政府政策的大力推動也是激發生技投資熱潮的因素。 

資本市場對生技產業投資有多熱?不僅是國內幾個生技大老,包括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等人大力支持,國內外創投資金投入也相當熱絡,就連一般散戶,對於熱門生技股也可以如數家珍,侃侃而談,台灣生技產業投資的熱絡可見一斑。但基亞事件後,不少投資人慘賠,對生技股態度轉趨保守。

其實,在生醫產業發展成熟的美國,遇到新藥研發失利,股價暴跌,抑或是新藥研發成功,股價暴漲,都是相當正常的事,一個產業的成功,這些都是必經的過程。業界人士表示,即使產業有泡沫也是一個好現象,畢竟能夠在大浪席捲下存活下來的公司,才會是真正好公司,對整體生技產業發展也才是健康的。

台灣生技產業的發展,早在民國70年代就已經開始,七十一年頒布的「科學技術發展方案」中,即明訂生物技術為八大重點科技之一;七十三年以財團法人形式成立「生物技術開發中心」(DCB),八十四年通過「加強生物技術產業推動方案」,八十七年將生物技術列入十大新興產業,八十七年工研院更成立「生物醫學工程中心」。

台灣生技發展30年 即將開花結果

而為進一步整合國內生技研發能量,朝產業化、商品化發展,從民國98年到101年的「台灣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簡稱「鑽石計畫」),透過跨部會合作,建置與國際銜接的法規環境,成立食品藥物管理局,並加入PIC/S GMP國際品質組織,以及成立台灣生技整合育成中心等。至101年底,台灣藥品產值已從96年的680億元成長至800百億元,醫療器材產值則從749億元成長至1092億元。 

直至102年六月,又將方案名稱更名為「台灣生技產業起飛行動方案」(簡稱生技起飛方案),政府都是希望能在之前的基礎下,輔導產業、整合資源、推動藥品與醫療器材產業化,並在藥品、醫療器材、醫療管理服務等三個領域創造成功案例。 

台灣投資生技產業至少三十年,政府更將生技列為重點發展產業,政策大力推動,國內學者也不餘遺力。當初,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大老遠飛到美國,親身登門拜訪每一位列在「鑽石計畫」候選人名單的生技業A咖大老,包括許照惠、張有德、唐南珊、美國維梧創投合夥人孔繁建等,還有前一波海外歸國的生技大咖包括張念慈、張念原、許明珠、陳志明等,紛紛回台創立新藥公司。 

近幾年,也因為這些旅居海外的生技界大老紛紛回台,將新藥研發成果展現在生技股上,帶動一股投資熱潮,近兩年多來生技股成為市場寵兒,不少生技新藥股漲幅以倍數方式成長,即使新藥研發持續虧錢,但投資人還是相當捧場。 

台灣生技抓機會 五年內拚升級

翁啟惠即表示,當台灣有一個國際大藥出現時,國際資金潮的進駐是必然的趨勢,也連帶創造產業供應鏈的價值。畢竟台灣市場不夠大,要能展現自我優勢,與國際夥伴及市場連結,前景才值得期待。 

中研院院士陳良博日前回台,公開表示台灣生技業發展到現在是一個奇蹟,而且有機會在五年內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生技大國!雖然基亞事件是個教訓,但其實也是因為F*太景(4157)、寶齡(1760)、智擎(4162)、中裕(4147)、浩鼎(4174)和藥華(6446)等仍有機會取得新藥藥證,並在未來五年內上市,藥證的取得將能挹注台灣生技新力量。 

不過,聯訊創投公司共同創辦人鄭志凱則公開表示擔憂,他認為目前全球投資新藥的趨勢,都是在獲得第一期或第二期FDA許可後,就賣給國際大廠,對投資人來說,這也可能是獲利了結的時間點;再者,新藥研發曠日廢時,複製成功所要花費的時間也很長,即使成功了也很難複製。

誠如F*太景董事長許明珠說的,「每顆藥的適應症和功能都不一樣,要怎麼複製成功?」即使成功了,成果也難以累積擴散,之前眾人期盼的兩岸「綠色通道」快速審查根本不存在,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也是台灣未來新藥產業如何發展下去必須仔細思考的問題。 

除了生技新藥產業外,醫療器材也是台灣相當具潛力的產業。浩鼎董事長張念慈認為,以台灣目前情況看來,醫材是最具利基的,台灣因電子業有國際競爭力、產業供應鏈完整、不缺資金,很適合台灣發展,而且醫材的週期短、風險小,被告的機率也比較小,但業者要突破只做小型醫材的模式。(文未完) 

~感謝閱讀~

Share Button
本篇發表於 產業訊息。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