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丘福隆博士專欄

高端疫苗理論安全 但實際可靠嗎?驗證方法很簡單

高端於2020年2月11日與美國國衛院(NIH)簽約,合作開發新冠肺炎疫苗;6月簽約保障NIH分享一半商業利益。檢視記錄,國光最先於2020年6月提出第一期臨床試驗申請,然後因未能達標而退出。聯亞亦於6月提出第一期臨床試驗申請,達標後首先進入第二期臨床試驗。高端雖然在7月提出第一期臨床試驗申請,9月才啟動實驗,但達標後進入第二期臨床試驗便快速超越聯亞。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產業訊息,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

科普新冠6 結語|疫苗是必要之惡!疫情能在五年內結束?

非典病毒(SARS-CoV-1)與新冠病毒(SARS-CoV-2)都是冠狀病毒,由英文代號更可看出其同源性。事實上,兩者的基因序列大部分相同,而且在抗原性、免疫反應性、不突變基因區域等都有高度雷同之處。是否過去曾經受過非典病毒感染便會對新冠病毒也產生免疫力,頗值探討。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科普新冠 | 發表迴響

科普新冠5 授權篇|EUA吵什麼?解構國家利益&藥廠考量

原則上EUA屬於政府的行政權。EUA產品不須走完研發、臨床、製造、申請等全部法規流程,只須走完執政當局規定的特殊流程。EUA產品被特許在臨床測試之外,在緊急情況下使用。該類產品畢竟不是被批准上市商品,政府可以行政命令做任何處置。另方面,任何主權國家都可對任何進口產品授予EUA認可。法理上製造廠家無權自由買賣EUA產品,實質上政府卻不會管那麼嚴,但仍會運用EUA產品為國家創造最大的政經效益。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科普新冠 | 發表迴響

科普新冠4 接種篇|打兩劑、三劑求什麼效果?混打安全嗎?

為了解這問題,讓我們從最簡單的模型著手:打第一針疫苗時,用的是抗原蛋白(棘突蛋白)、帶有抗原的物質(病毒)、能產生抗原的物質(mRNA;DNA)等,主要在促使B淋巴細胞產生抗體。此後,許多新生抗體在全身跑動,隨時間越來越多;此期間,抗體會消滅所有碰到的抗原;接著因無抗原可滅,抗體會逐漸減少。打第二針時,身體的舊抗原差不多已被清除乾淨了,新注射進來(或新產生)的抗原會喚起老B淋巴細胞的記憶,促使它趕快製造大量抗體。於是,即使隨後抗體的濃度也會降下來,但還是會比打第一針後高很多。換言之,經過第二針,抗體的現役部隊與後備部隊編制都比以前大很多,可以應付大量病毒的挑戰(免疫力強是也)。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科普新冠 | 發表迴響

科普新冠3 疫苗篇|新聞常報導的mRNA、腺病毒等是啥?差別在哪?

抗體類似一根油條,由兩條完全一樣的長分子合併而成;上半身兩條分開,下半身兩條合倂在一起,形成Y字型。抗體的上半部頂端有類似手掌的功能,能抓握住抗原。於是,每個抗體能夠同時抓住兩個抗原。請注意,這兩隻手是完全相同的手(長分子),而不是左右各一隻手。基於此,大量的抗體與大量的抗原混在一起時,彼此會緊密地糾纏成一團而產生沉澱,這就是抗體快速清除大量病毒的威力所在。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科普新冠 | 發表迴響

科普新冠2 病毒篇|COVID-19感染為何難識別?又為何易突變?

一條神經往往比一隻病毒大一萬倍以上,因此,說病毒很狡猾會思考,與實不符 。事實上,直徑約100納米的病毒,主要由表殼上帶有許多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以及內含一條複製指令的mRNA,根本容不下任何複製病毒的原料或工具。所以,病毒必須躲進宿主細胞,以便利用宿主的原料、設備、空間為它複製後代。病毒與人體細胞的互動有如小白鼠與牛魔王共舞;小白鼠很單純,是牛魔王使事件複雜化。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科普新冠 | 發表迴響

科普新冠1 免疫篇|製造高效疫苗有竅門

導言:現有新冠肺炎疫苗都是將十幾年疫苗開發研製過程壓縮成一年不到的緊急使用授權(EUA)疫苗,而且目前有些變種病毒已能擺脫現有疫苗的壓制而危害人類,短期內若無新疫苗或新策略,前景將非常危殆。有鑒於此,鼓勵開發新疫苗符合全人類利益。本文將根據已知事實與科學論證,對免疫常識與疫苗開發做簡易的介紹。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科普新冠 | 發表迴響

開發疫苗自救 何必妄自菲薄? — 丘福隆博士

台灣迄今尚無行銷國際藥證,更談不上是製藥強國,難怪許多學者不看好台灣自製的新冠肺炎疫苗而有諸多非議。然而客觀事實並不支持這種看法。 繼續閱讀

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 發表迴響

兩國論釋疑 — 丘福隆博士撰作

1998年辜汪第二次上海會談後,雙方原擬進一步商討邀請汪道涵赴台訪問以推動兩岸關係。不料李登輝總統驟然拋出「兩國論」這項驚爆,使案情急轉直下。 繼續閱讀

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

海外遙觀罷韓之役 — 丘福隆博士 撰作

這次出來投票罷免韓國瑜市長的高雄選民意志非常堅定,97.2%罷韓,2.8%不罷韓。這種一面倒的罷免結果極為稀罕,若能調查這次選民相關信息,一定可得相當可靠並且十分有趣的統計資料。
繼續閱讀

發表於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

大陸面臨「新冠肺炎訴訟」天價索賠 — 丘福隆博士 撰作

數家美國團體以「因新冠肺炎受害」為由,集體向中國政府提告索賠。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被告總是會在第一時間喊冤,堅持公道自在人心,誓言抗爭到底。然而,除此之外,迄今仍然看不出中國政府是否已「知己知彼,穩操勝算」。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政治觀察,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

以新思維理解新冠病毒 — 丘福隆博士撰作

病毒是小到不能再小的病原體。它不能自行走動,也沒有自行複製的全套裝備;它的存在與延續完全仰賴宿主,甚至沒資格稱之為生物。相反的,它的人類宿主卻是飽含七情六慾的最複雜生物。當病毒寄生於人體時,病毒頓然看起來好像有了腦袋,不但詭計多端,還會鬥智;兩者糾纏有如串聯鑰匙與飛機引擎相互碰撞,產生爆炸性結果。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

Novel thinking for novel virus — John F. Chiu , PhD

Virus is the smallest viable particle. It cannot walk, nor can it multiple by itself. Virus has to reside in a host cell to grow and proliferate. Indeed, virus can hardly be qualified as a living thing. On the other hand, human being is the most sophisticated living entity, with unlimited sensation and imagination. However, as soon as the virus resides into human body, suddenly the virus “appears" to be very smart and tricky. Unfortunately, when they tangle with each other, like key chains and a jet engine, they don’t tango, it explodes.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

An effective method to deal with COVID-19 asymptomatic transmission: Additional antibody detection 14 days apart

COVID-19 diagnostic testing can provide information to: (1) Is the patient infected? (2) How bad is the COVID-19 pandemic? (3) What can be done to contain the disease and prevent it from spreading without collapsing the healthcare system?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

全面檢測新冠肺炎的方法:14天內兩次檢測抗體 — 丘福隆博士 撰作

檢測新型冠狀病毒可知:(1)病人是否為新冠肺炎患者。(2)新冠肺炎的傳播疫情。(3)採取何種有效防疫手段方不致崩解醫療體系。 繼續閱讀

發表於 COVID-19最新動態, 丘福隆博士專欄, 專家筆記, 產業訊息, 社會經濟 | 發表迴響